茅盾文学 > 随身药园:今天你入魔了吗? > 第二章 孤女

第二章 孤女

        沉寂的夜里,在一池潭水旁,一座古香古色的宅邸之中,四处都是刀光剑影,术法微光,两拨人马在这宅子中厮杀成一片,其中一拨是一群带着青色面具的黑衣人。

        黑衣人的目标似乎很是明确,都是冲着一个四五岁光景的小女孩儿,只是,小女孩儿被严密的保护着,那些黑衣人一时半刻也奈何不得。

        “娘亲——”

        突然,一道孩童撕心裂肺的喊声,划破长空。

        “阿茵!”正在与人厮杀的男子,转头看到受伤倒地的女子,顿时红了眼睛。

        “小妹!”不远处另一个男子分了神,被黑衣人一剑刺在了右肩处。

        “浅儿……”受伤的女子腹部一道狰狞的刀口,正汩汩的流着血,她一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一手拉着一个四五岁光景的小女孩儿,安慰道:“浅儿不怕,娘亲保护你!”

        “娘亲。”女孩儿哭着拽着那女子的衣袖,眼中带着恐惧,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在家里待着,却有这么多可怕的人来他们家杀人放火,她看到熟悉的奶娘、服侍她的婢女姐姐,一个个都倒在了血泊中,爹娘和舅舅也满身的血,她害怕得浑身颤抖。

        “阿茵,你和浅儿赶快走。”那红了眼睛的男子,一掌拍飞眼前的黑衣人,拼着胸口挨了一剑,将那女子与孩童周围的黑衣人悉数震开,冲着那些黑衣人暴喝一声:“今日我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不会让你们伤害浅儿一分一毫。”

        “远哥!三哥!”被唤做阿茵的女子流着眼泪看了看自己的夫君和哥哥,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儿,最后一咬牙,对女孩儿说道:“浅儿,跟娘走。”

        女子转头又看了一眼奋力苦战的两个男子,忍着伤口的疼痛站了起来,抱起小女孩儿就往内宅中奔去,一路因着与人几次交手,伤势更重了几分。

        小女孩儿窝在女子的怀里,从女子的肩膀上方看到自己的爹爹和舅舅都被黑衣人砍倒在地,便大哭道:“我要爹爹,我要三舅。”

        到了内宅,那女子将小女孩儿带到了寝室中打开了暗室,从暗室的一方暗格中取出了一只玉瓶,将玉瓶中的一颗丹药喂进小女孩儿的嘴里。

        女孩儿心中升起一丝不安:“娘亲……”

        “浅儿乖。”女子不舍的摸了摸女孩儿的脸颊,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娘亲先送你去一个地方,等这边安全了,娘亲就去找你,好不好?”

        “真的吗?”

        “真的,你就在那个地方等娘亲,好不好?”

        “那娘亲你一定要说话算数。”

        女子笑着点了点头,气息越来越微弱,她强撑着一口气,忍着腹部的剧痛:“浅儿,娘亲以后会在每天的夜里陪着你,白天的时候娘亲要睡觉,晚上就会回来陪着你,好不好?”

        “娘亲,你不要离开我。”女子的话,让小女孩儿心底更加的恐惧,她不由将女子的衣袖拉得更紧了些。

        “浅儿,答应娘亲,你要乖乖的,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好不好?”

        女子言语更咽,见小女孩儿依旧抽泣着,只是更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袖,不由急道:“浅儿,快答应娘亲。”

        “浅儿……浅儿答应娘亲。”

        女子带血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儿的脸颊,温柔的把小女孩儿抱在了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抹掉眼角的泪,祭出一张万里遁地符,贴在了小女孩儿的身上,便一把扯断了被小女孩儿拉扯的衣袖。

        遁光一闪,小女孩儿只觉得娘亲离自己越来越远,她惊恐的想要抓住娘亲的手,可什么都没抓住,只有娘亲的身影在她的眼前越来越小……

        “娘亲——”

        小女孩儿只觉得心口剧痛,不由咳嗽了一声,一口血就喷在了她自小带在手腕上的玉珠上,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娘亲——”

        临州,阜阳城杜家的一处偏僻的小院子里,原本趴在小轩窗前的案几上沉睡的少女轻呼了一声,便猛地睁开了眼睛。

        少女十三四岁的年纪,面容上虽然还带着些稚气,却已是明眸皓齿,弯眉琼鼻,清丽至极,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裙,袖口和裙摆处用浅浅的青色勾勒出月影云纹,乌黑的云鬓上只插着一支浅青色的木簪,便再无其他饰物。

        刚刚从噩梦中惊醒,少女还有些怔楞,她慢慢的抚着自己的心口,那里还有钝痛的感觉。

        她又做那个噩梦了,最近一两年来,只要她一闭上眼睛,那漆黑暗沉夜色中的无边血光,便会出现在她眼前,只是以前那个梦并不太清晰,可今日的梦清晰得她恍若身临其境,甚至,她可以清晰的看到梦中那些人的面孔,清晰的听到所有人的话语。

        那是什么地方,那些人是谁?

        在那个噩梦里,她仿佛就是那个小女孩儿,恐惧无助的喊着娘亲、爹爹和舅舅,可他们都被那些黑衣人害死了,她看不清那些黑衣人的相貌,只在恍惚间,看到其中一个黑衣人被剑气割裂的衣袖下,一个殷红诡异的图案。

        浅儿,是梦里的那个小女孩儿的名字,一如她的名字:杜浅。

        “咣当”一声,不等少女缓过神来,她所住的小院子的院门便被人一下子踹开了,一个与杜浅差不多年纪的明媚少女大摇大摆的带着几个婢女走了进来,

        “呦,我们的杜浅姑娘倒真是悠闲得紧啊。”走进院子的少女冷笑一声,慢慢走进屋子,看着小轩窗旁的杜浅说道:“知不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议论你的?说你就是只白眼狼,我们杜家好心收留你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老太太更是把你当亲孙女儿养,可是老太太如今过世了,你却是连面儿都不露。”

        说话的少女正是杜家二房的姑娘,行三,名杜婷,平日里大家都喊她三姑娘。

        而杜浅则是杜家的养女,是杜家老太太当年上香时捡回来的。

        这杜老太太是杜老爷的继母,没有生养过子女,家中的孙子孙女都与她不太亲,捡到了杜浅后,见她手中攥着的布帛上写了个“浅”字,便给她取名杜浅,将杜浅当亲孙女儿般养在了自己膝下。

        对于杜浅的存在,杜家大部分人都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是个女娃,就当养只小猫小狗了,而对杜浅厌恶最深的,便是这位杜家的三姑娘了。

        原因无他,在杜浅没有来杜家之前,杜婷是家中女孩子里最漂亮的,可自从杜浅来了之后,所有人见过杜浅的人,都夸赞杜浅的容貌,除了爹娘,却是没有人再说她最漂亮了。

        因为这个原因,杜婷简直要恨死杜浅了,都是这个杜浅,夺走了本来应该属于她的赞美和目光。

        “我为何没露面,不是你们家的人说,我不是你们杜家人,没有资格给老太太守灵吗?”杜浅的肩背挺得笔直,面色清冷,与杜婷对视的目光里没有丝毫的畏惧。

        三天前,杜老太太过世后,她便被杜家人送到了这个小院儿来,平时都有人守在院子外面,别说给杜老太太守灵了,就是连这个小院子她都出不去。

        “哼,是又如何。”杜婷冷哼一声:“你本来就不是我们杜家的人,就不让你去,你又能如何。”

        杜婷得意的抬着下巴,不屑的看着杜浅:“不过……其他人不知道啊,反正在所有人眼里你就是一个白眼狼,况且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说不定就是命硬,弄不好我祖母就是你克死的呢,你这个害人精。”

        杜婷极尽所能的斥责杜浅,她想看杜浅软弱哭泣,这些年,她最烦的就是杜浅这幅清冷疏离的样子。

  https://www.mdwenxue.com/book/74/74519/23941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