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去后山

        去后山的路上也有不少人,打算趁天气还不热去地里忙活。

        看到凤九兄妹俩都开口打招呼。

        “哎哟!这丫头好了吧?”

        “你这丫头傻不傻?那个小子值得你去跳河吗?”

        “就是啊!刘能那个胎里坏能养出什么好儿子?”

        “丫头啊!以后可别做傻事了!还有你三个哥哥疼你呢!”

        一群善良的老娘们八卦心起,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热闹。

        凤九面对这样的事情有些好奇,她还从来不知道一群老娘们凑一块说的话会这么热闹。

        劝说凤九的都是一些心善的,不忍心看到一个痴傻儿被人那么欺负。

        其中也有说酸话的。

        “她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看不到吗?长的这么难看,要是我儿子也不会要这样的女人!”

        “富贵那样的秀才郎,跟我们家杏花才相配呢!”

        “她只不过是凤家收养的养女,女娘都是赔钱货!也不知道凤家的郎君为什么这么宠一个外人!”

        说话的是刘能家的邻居,是一个寡妇郑氏。

        站在她身后的就是她女儿刘杏花。

        刘杏花低垂着头,时不时瞄一眼走在凤九身旁的凤丹青,瞬间害羞的收回目光。

        刚才还聊天热闹的一群娘们,听到她的话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她不是我爹娘亲生的又怎样?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妹妹!我们愿意宠她!关你屁事!”

        凤丹青把凤九护在身后,对着郑氏就是一顿怼。

        敢说他妹妹?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他二话不说直接揍死!

        “小九是个傻丫头不假,人家没吃你家米吧?说话别那么难听!”

        开口的是凤九家的邻居,王大娘家的儿媳妇王梅。

        王梅是个心地善良的,因为她的丈夫也是瘫痪在床,所以对凤九这一家充满同情。

        她也一直挺喜欢凤九的,那丫头虽然傻,从未有害人之心。

        郑氏不服气嚷嚷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她只是一个赔钱货,至于把她当宝贝似的供着吗?”

        郑氏又转身对着王梅,“怎么滴?你这是同情他们家了?不会是葛子成了瘸子忍不住寂寞,想着改嫁给凤家大郎吧!”

        说的凤家大郎,就是凤白起。

        王梅气的脸颊通红,人家凤家大郎才多大?

        这样坏人家名声也不怕遭雷劈!

        “郑寡妇!做人要留口德!你整天出去勾三搭四的,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穿不住裤子!”

        王梅不打算搭理她,这个人就是一个混不吝,根本不讲理!

        凤九听到这些话小眼眯起,眼中闪过一道光,说她不要紧,敢说她大哥?这绝对不可原谅!

        凤九装作傻兮兮的样子咧嘴一笑。

        指着郑氏的脖子,“你这里有虫子!我帮你拿下来!”

        说着就上去撕扯郑寡妇的衣服。

        郑寡妇可能昨晚被折腾的不轻,今天精神萎靡,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面对凤九这个胖块头,根本无力反抗。

        凤九撕扯着郑寡妇的衣服加头发,衣服都被她撕扯的裂开了口子。

        暗中还在她身上拧着。

        郑寡妇脖子上露出暧昧的痕迹触目惊心。

        凤九傻笑着还不想着放过她,扯着她的头发使劲拽。

        “虫子!你身上有虫子!”

        凤九傻笑着就是不松手,逮着她可劲揍。

        “哎哟哟!这个疯子要杀人了!”

        郑寡妇一阵鬼哭狼嚎。

        凤九早就看到郑寡妇走路姿势不对了。

        根据她解剖众多尸体的经验来看,这是房/事过猛造成了肌肉拉伤。

        这才让她走起路来有些奇怪。

        没想到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娘们,夜生活还挺饱满!

        本来她不想多管闲事,说她的坏话顶多装没听到,说她大哥就是不行!

        不让她的丑事曝光,她就不是凤九!

        凤丹青站在一旁傻眼,小妹的战斗力不是盖的啊!

        他是男人,也不好上去搭把手,只好看着点自己小妹,省得她受伤。

        凤九才不要她三哥帮忙呢!

        老娘们的事情就让老娘们解决,老爷们靠边站!

        其余人也是一阵傻眼,谁也没想到凤九说动手就动手,手法那叫一个利索!

        “哎哟!傻小九,赶紧住手,千万别闹出什么事情。”

        王梅上去拉开小九,这傻丫头疯起来可不分轻重。

        凤九也借坡下驴,顺手松开了郑寡妇。

        松开郑寡妇的时候,顺便还踹了她屁股一脚。

        多踹一脚是一脚。

        反正她没吃亏,郑寡妇浑身的暧昧痕迹已经暴露,她的目的达到。

        凤九还是傻乎乎的道:“虫子!她身上有臭虫唉!说话都是臭的!”

        说着还想上去再薅两把她的头发!

        她看着那个寡妇就来气,敢坏她大哥名声,薅不秃你!

        王梅一个眼疾手快拉住了凤九,这要是再上去薅两把,她就真的成秃头了!

        看看满地上的头发!

        一地哀伤啊!

        凤丹青憋着笑拉住自己小妹,“小妹乖啊,我们去挖野菜。”

        哎妈呀!从来没这么痛快过!

        以前这些长舌妇八卦他们家的事情,他们都是老爷们,也不能上去跟他们理论,只能装作听不见。

        那些欺负小妹的人,他们二话不说上去就是揍一顿。

        揍的也只是些小子,他们还不屑揍女人。

        如今小妹清醒了,对付女人的事情小妹明显比他们顺手。

        “没天理了啊!傻子欺负人啊!”

        郑寡妇蹲在地上。拍着腿鬼哭狼嚎。

        凤丹青转头恶狠狠道:“我小妹不是傻子!你要是再喊她傻子,我也揍你!”

        他小妹现在不傻了!

        嗝!郑寡妇对上凤丹青赤红的双眼,硬是把话又憋了回去!

        这小子的眼神好可怕!

        凤丹青拉着凤九向后山走去,独留下一群傻眼的人。

        看着蹲在地上的郑寡妇,身上那些斑斑点点,谁还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也有一些老爷们直勾勾看着郑寡妇露出的胸膛,全都被自己家婆娘拧着耳朵拖着走了。

        呸!真是不要脸!大白天的就勾引别人家的男人!

        王梅摇摇头,也快速的去了自家地里,眼看着太阳就升起来了。

        一群人看到没热闹看了,纷纷散开去干活去了。

        独留下刘杏花,望着凤九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阴毒。

        凤九走远了,这才对着凤丹青笑笑,“三哥,怎么样?刚才我揍她了。”

        凤九笑的脸蛋子乱颤,一双狐狸眼深邃又迷人,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狐狸。

        凤丹青‘扑哧’笑出声,“小妹!没想到你战斗力不赖嘛!”

        以前小妹只会被人欺负的哭,也不会反抗,任由那些人对她拳打脚踢。

        如今小妹能够自保,他心里别提有多安慰了。

        ------题外话------

        凤九:敢败坏大哥名声,就让你当秃驴!

        (*?????*)????

  https://www.mdwenxue.com/book/74/74154/23941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