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诡村:归乡 > 第七章:没有五官的男人

第七章:没有五官的男人

        可这刚一想到刘墉,我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儿,要说现在外面这狂风,

        就跟不要钱似的,玩了命的刮,估计刘墉这会儿已经,不知道被吹哪儿去了。

        比起胡思乱想,更重要的,还是考虑一下现在的处境。

        目前看来,这间屋子,除了有些诡异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危险存在。

        现在只要等到暴风雨过去,应该就能出去了,正这么想着呢,

        我突然就听到楼下似乎,有些动静。听上去,有点像是打翻了什么东西。

        我忙不迭得,跑下楼,想检查一下门窗是否有被关好。却是惊讶的发现,

        此时一楼大门右侧,那窗户边上,竟站这一个人...面向窗口,背对着我。

        看身材和个头,应该是王泉没错了。这倒是挺让我惊讶的,

        看他刚才还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真的不打紧么...

        “王泉!你干嘛呢?王泉?”

        我试着对王泉喊了一句,可是那家伙压根儿就没有搭理我,

        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窗外,就好像外面有什么东西,

        吸引着他似的,整个人就这么僵硬的愣在原地,宛如一具雕塑。

        另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刚才如墨般漆黑的一楼,

        此时居然呈现出了,暗红色的色调,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身处在,

        洗刷照片的暗房内,空气之中,还弥漫着一种类似于香灰燃烧的味道。

        顺着烟味,我再一次来到了,那张摆放遗像的八仙桌跟前,

        惊讶的发现,此时桌面上居然多出了一个香炉,正好就处于两张遗像的正中间位置。

        香炉上还插着,三根燃烧着的香,两短一长,在烟味的弥漫下,

        让人觉得整个脑袋,都昏沉沉的,暗红色的色调,投射在两张遗像上,显得越发诡异,

        总让人有种动态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从相框里跳出来似的。

        “王泉,这香是你点的么?”

        我快步走到了王泉跟前,试图要将这小子给转过来。

        谁知这孙子,此时就像是,被牢牢固定在原地的雕塑似的,

        硬是拉不过来,冰凉的触感,再次袭来,我注意到,他终于算是动了一下。

        仿佛像是打了一个冷颤,而后开始慢慢转身,动作极其僵硬,犹如提线木偶一般。

        随后,我便看到了有生以来,最为诡异和惊悚的一幕!

        因为此时王泉的脸上,压根儿就没有五官,整张脸是光秃秃的,

        只能隐约看到,眼睛部位的人皮略微凹陷,以及鼻子和嘴巴部位的皮,略微的隆起,

        整体效果,就像是某些恐怖电影中,时常提到的无面人。

        关键,现在的情况是,王泉的五官其实都还在,只是并没有长在脸上,

        而是掉在了地上!妈了你个爸爸的,要不要这么离谱。

        我说踩在地上,怎么软绵绵的,还这么q弹。此时地上的那两只眼睛,

        就像是两个独立的个体,眼珠子还在打转,似乎像是在打量周围的环境。

        也许是刚才被我踩到的缘故,还特意在地上爬行着,与我保持了一段距离。

        只是鼻子还在我的球鞋边上徘徊,鼻孔一缩一缩的,似乎是在辨别我的气味。

        嘴巴也没闲着,一张一合的,似乎想说些什么,只是光张嘴,

        就是发不出声音,画面一度变得非常诡异和迷幻。我只觉得整个人开始头重脚轻,

        有种类似于酒喝多了的感觉,隐约中,似乎是看到相框中的大姨,

        又开始冲着我笑了,笑得还是那么诡异,而我整个人,就像是喝醉了似的,

        东倒西歪,只觉得相框中的大姨,嘴巴也跟着地上那张嘴一样,

        开始一张一合,看这口型,似乎是在不断的,重复着念叨一个字:死...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是感觉天旋地转,似乎整个房间都在转动,空气中熏香的味道,越发浓郁。

        “死...死...”

        耳边传来的碎碎念,却是越发清晰,眼前一黑,终于是失去了意识。

        等到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居然正躺在乡村公路边上的,

        一条臭水沟里头,浑身疼痛难忍,勉强支撑,站起身打量,

        胳膊上,大腿处,竟有好几道口子,血流如注。环顾四周,只见此时公路上正侧翻着一辆,

        燃烧着的大巴,火光冲天。有十几个消防员正拿着水枪,朝着大巴喷射。

        人群来来往往,周围警笛声,叫唤个不停...

        “队长,这儿还有一个活的!”

        “还愣着干嘛?赶紧抬上救护车啊!”

        迷糊之中,我觉得自己看什么都是重影的,身子还是无法站稳。

        只记得,最后来了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察,再次醒来之后,就到医院了。

        等到再次清醒,我发现自己的额头上,以及左腿和右手处,都被缠上了白布。

        因为我的病房,是位于最靠窗的位置,所以从窗外能够很清楚的看到,

        楼下不远处,高高耸立的白色烟囱,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那是我老家附近的印染厂,也就是说,我现在所在的医院,

        就是老家小镇上的中心医院,想到这里,我是不由得想起了老妈,

        刚想着要不要和她打个电话,报平安之类的,结果病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吧。”

        推门而入的,是一名警察,模样大概40岁上下的样子,估摸着应该和我表哥差不多大。

        中等的身材,有点啤酒肚,头发两鬓已经发白,眼角的皱纹明显,

        看上去有点操劳过度,不过眼神明亮清澈,看上去倒挺有精神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眼前的这位警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可这一时半会儿,还真就想不起来。

        “噢,呵呵呵~抱歉哈,小伙子,打扰你休息了吧?”中年警察缓步走到了我的病床前,

        然后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笑得很自然,很有亲和力,在和我对视了两三秒后,

        没等我说话,他又缓缓开口说道:“小伙子啊,你知不知道,自己昨天傍晚出了车祸啊?

        奥,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回忆一下,昨天车祸的细节?怎么样,还想的起来么?”

        听了警察这话,我立马就僵住了...

  https://www.mdwenxue.com/book/70/70863/23718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