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诡村:归乡 > 第三章:神秘失踪的村民

第三章:神秘失踪的村民

        就在当晚,警方接到了常乐村村民报警,可就在火警到达现场的时候,

        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此时村子里头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尽是空空荡荡的房屋,

        也没有村民所描述的那样,火光冲天,人们四散奔逃的景象,

        和电话那头的村民,再三确认后,火警队非常确定,眼下脚踩的地方,

        就是村民口中,所说的常乐村,周围一片漆黑,没有半点儿火星,

        也没有半个人影...倒是电话那头的村民,显得非常慌张,几近奔溃,

        时不时还能听到里面传来,人们绝望而无助的呐喊声,以及熊熊火焰,呼呼作响,和房屋倒塌的声音..

        “大兄弟,反正你是不知道啊,就当时村里头,报警人有数十个之多,

        你知道,他们当时都跟警察说了什么话么?”说到这里,王泉是吞了一口唾沫,

        脸色一下子全白了,转而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们说啊,明明之前死去的亲人,突然一下子全都上来啦,

        二话不说,就把活人往地下拉啊!”我听得就跟天方夜谭似的,有点恼火,不想理他,还有,王泉这小子到现在还没说到重点呢。

        “哎呀,别急呀,你知道吗?当时火警原以为只是村民们闲得蛋疼,联合起来,搞的恶作剧,

        不过再三考虑下,还是决定继续扩大搜索范围,警队在村子附近,

        整整搜寻了一夜,竟没发现半个人影。倒是第二天一大早,再回到老地方,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重点来了,根据王泉描述所说,就在警队搜寻了一夜,再次回到了常乐村后,

        还真就发现了线索,那是一个巨大的深坑,直径得有,100来米,

        就在村子的中央广场凭空出现的,深度大概有十几米的样子,

        乍看之下,倒是有点像陨石砸出来的。可是根据民警调查发现,当天晚上,

        并没有陨石坠落在当地,而且也没有挖掘机之类的工业设备作业的痕迹,

        可以说,整个晚上,常乐村是异常的安静,就连一声狗叫声,都不曾有过。

        这么大的一个巨坑,究竟是怎么形成的呢?

        另外,就在民警仔细研究过这个坑洞之后,居然还有了更加意外的发现。

        那就是,坑洞的底部,似乎还埋藏着什么东西,等到挖掘出来一看,

        居然是三座诡异的雕像,由于事出突然,当时警方很快就封锁了现场,

        考虑到,这些雕像很可能是文物,所以连夜请了国内最顶尖的考古学家,而当时专家过来一看,也是一头雾水,

        陆续运走了两座雕像,说是让国外的专家,一起研究。可此后这件事,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据说就在两座雕像被运往国外的当天,那几位考古专家,突然无故失踪,如果你认为他们监守自盗的话,

        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当时失踪的人员,可不止这些,其中还包括了,参与事件的办案民警和火警,

        甚至连当时运送雕像的搬运工,也是莫名失踪。没错,这些人,连同常乐村200多户居民,全部人间蒸发了,

        自那以后,没有人,再看到过其中的任何一人,为了事情不被闹大,

        后来所有关于这件事的消息,被完全封锁了,外头解释,就说是这些村民以及公职人员,都是因为大火而丧命的。

        作为一个究极无神论者,我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脸的不屑,琢磨着,这件事应该没这么邪乎,八成是村里的人,

        都搬走了,当地为了吸引旅游,搞的一个幌子,你像当时火遍全国的灵异封门村,也不就是这样么,都是没影儿的事儿。

        “得了,既然这么危险,你还来这里,难不成,你也想消失啊?”我是没好气的说着。

        王泉倒是没有马上生气,转而是一脸兴奋的,看着我背上的刘墉,笑得很猥琐,

        露出一口大黄牙,然后说道:“艾,哥们儿,你刚才说,他是这里的村民,是真的么?”

        其实王泉的意思我明白,既然刘墉是这里的村民,想必应该知道不少事儿。我也憋着好多问题没问呢,

        可眼下这家伙,就跟死过去是的,没一点反应,好在还有呼吸,不然我这算白忙活了。

        要说我们刚才沿路走来,的确尽显荒凉,周围的房屋全都破败不堪,这才刚刚入夜,

        也没见村里有人点灯,想必真的如我猜测的那般,村里人可能全都搬出去了。

        现在唯独见到了刘墉,难不成这人成了村里的钉子户?

        抱着这种试试看的态度,我再次背起了刘墉,继续前进。心想着,既然刘墉都成钉子户了,那我表哥家,

        会不会也是相同的情况,可是结果却令我大失所望,一路上全都是破败不堪的旧瓦房,

        相比十年前,它们现在已经显得更为老旧,根本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我将手机,开启了手电筒模式,几乎挨家挨户的查看,希望能够看到钉子户的存在,可眼前这些破旧的瓦房,

        没有一丝生气,唯独只有见到,家家户户的房门上,贴着一张张黄色的符纸,

        可能是刚才暴雨肆虐的关系,很多都已经冲刷得只剩下残叶了。

        在我的印象中,我表哥家,应该是顺着左右这两排瓦房直走,然后会经过一座石桥。

        而眼下,我正站在这座石桥上,和十年前不同的是,现在这座石桥已经被很多挡板加固,

        桥头上还插着一块警示牌:禁止垂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桥下面这条河,应该是刘墉承包的鱼塘,

        记得小时候,我在这边钓鱼,还被他逮到过好几次,每次他都给我姨夫打小报告,自然少不了一顿毒打,

        弄得我现在每次想起姨夫,都会打冷颤,当然也对刘墉记恨,所以小时候总是喜欢对着他家院子墙角撒尿,

        倒是也没被他发现过,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要说眼下这条河的河水还散发着,浓浓的恶臭,

        闻上去很像是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铁定不会再养鱼了。

        “卧槽,大兄弟,你快看那边!”

  https://www.mdwenxue.com/book/70/70863/23718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