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 第40章 出事了怎么办

第40章 出事了怎么办

        “方巧宜,是不是你?”

        陆竽气血上涌,恼怒到极点,将矛头对准从阳台进来的方巧宜。

        “哐当”一声,方巧宜将手里的脸盆掼在地上,轻飘飘的脸盆在地面弹了几下,发出乒乒乓乓的轻响,最终归于平静。

        “你有病啊,关我什么事?”方巧宜像吞了炸药,一点即炸,气焰比陆竽嚣张多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没有就闭嘴,别血口喷人!”

        陆竽气得眼眶都红了:“不是你是谁?我没得罪过其他人。”

        她咬着唇,扫向宿舍里其他的女生。大家眼神坦坦荡荡,心里都很清楚,不是自己做的。一般人也没这么多坏心思。

        陆竽床铺上的被褥和床单被泼了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东西。

        虽说不是脏东西,可这两样东西浸入被芯后,非常难清洗。学校里又没有洗衣房,用手洗的话,不管清洗多少遍还是会有泡沫残留。

        都是一个宿舍的,什么仇什么怨啊。

        陆竽吸了吸鼻子,暗骂自己不争气。每回跟人吵架,还没说几句就忍不住鼻酸眼热,影响发挥。

        很想一句话不说,跟她打一架。

        可她不是小时候的陆竽了。

        “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陆竽挺直脊背,强自镇定下来,目光直视她的脸,“开学考的时候,你就在考场上扔纸条诬陷我作弊,如有没有田老师证明我的清白,数学零分的人就是我。”

        一石激起千层浪。

        宿舍里几个女生面面相觑,目露惊愕。她们昨天看过成绩单,已经知道方巧宜数学是零分的事实。然而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原因。

        有男生在课间多嘴问了她一句,是不是答题卡没交,被她翻白眼怼走了。

        原来是因为陷害别人作弊。

        这也太……恶毒了。有什么天大的恩怨,需要用这种方式找回场子?想想都可怕。转瞬间,大家看向方巧宜的眼神变了。

        方巧宜忍受不住,怒气冲冲吼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了吗?杜老师为什么找你去办公室谈话?你的数学成绩为什么作废?还是说,你觉得这件事天衣无缝。你不承认,那好,我们去老师那里理论!”一口气说完,陆竽更咽了下,委屈极了。

        被褥弄成这样,她晚上没地方睡了。

        方巧宜胸脯剧烈起伏,一时半刻找不到词来反击。

        一室寂静,其他人插不上嘴,只是谴责地看着方巧宜,有那么点唯恐避之不及的意思。毕竟谁都害怕招惹上这种难缠又阴险的人,搞不好背后被捅刀子。

        那些目光落在方巧宜脸上,跟尖刺一样,扎得她浑身不自在。

        蓦地,宿舍楼熄灯了,眼前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陆竽抬手抹了一下眼角,跑出了宿舍。

        “陆竽……”

        张颖和叶珍珍同时出声,没能叫住她。

        程静媛也有点担心:“这么晚了,楼下宿舍门都锁了,她能去哪儿啊?”

        叶珍珍焦急道:“快给她打电话!”

        “她没带手机。”

        “急死人了。”

        “大晚上的,出事了怎么办?”

        几个关心陆竽的舍友担忧不已,下一秒,被宿管阿姨一声吼震得不敢出声,只能用气声交流。

        程静媛说:“会不会去找她朋友了?13班那个,黄书涵。”

        张颖也知道陆竽有个玩得好的朋友在外班,两人经常一起吃午饭和晚饭,那个女生好像就在她们这栋宿舍楼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可能吧。”

        “唉,真是开了眼了,没见过这种……”

        叶珍珍吐槽到一半,被张颖扯了下胳膊,余下的话就没再说了。

        ——

        陆竽摸黑上了六楼,敲开602宿舍的大门。

        前来开门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穿着短袖睡裙,披散着及腰的长发,探出脑袋问:“你找谁呀?”

        “黄书涵。”陆竽平复了下呼吸,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不像刚跟人大吵一架的样子。

        “哦。”女生扭头叫人,“黄书涵,有人找。”

        “来了来了。”

        刚熄灯没多久,宿舍里的人还未就寝,黄书涵趿拉着拖鞋跑出来,见到是陆竽,惊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陆竽抿抿唇,低声说:“能在你这儿挤一晚上吗?我的床不能睡了。”

        黄书涵二话没说先把她拉进来,关上宿舍门,插好插销,这才关心起好姐妹的状况:“你的床怎么了?”

        陆竽想到床铺乱糟糟的,心情就宕到谷底,三言两句说清楚,直接把黄书涵气炸了。

        “这个贱人,看我不去撕了她!”

        她说着就要去找方巧宜算账,被陆竽拉住了:“没用的,她死不承认,我已经跟她吵了一架,没吵出结果。”

        黄书涵恼火不已,抬起手一个劲儿在脸旁扇风,嘴里念叨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么贱的人,骂一顿顶什么用,我想扇她!”

        “你想扇谁?熄灯多久了还在讲话,赶紧睡觉!一个个的,哪儿这么能说!”门外的宿管阿姨哐哐拍门板警告。

        方巧宜脖子一缩,吓得差点跳起来。

        门外的脚步声远去,她抬手抚了抚胸脯。

        陆竽借用她的洗漱用品,简单洗漱完,两个女孩挤在一米二的小床铺上,平躺着胳膊挨着胳膊。

        黄书涵气得睡不着,哼哧哼哧喘气,压着声儿说话:“就这么算了?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卢店初中出来的,就没有好欺负的!叫上顾承,教训她一顿!”

        陆竽拢着眉心:“没用的。开学那天就因为顾承威胁她几句,事情就愈演愈烈了,变成现在这样。”

        “靠!”

        黄书涵没能压住音量,一个粗暴的字眼在安静的宿舍里炸响。

        同宿舍的女生问:“怎么啦?”

        黄书涵情绪翻涌,腾一下翻身坐起,连带着架子床剧烈摇晃,床下的姐妹遭了殃。她嘴巴叭叭不停:“我姐妹宿舍里出了个贱人,往她床上泼洗发水和沐浴露,搞得我姐妹没地方睡觉。”

        “谁啊,这么奇葩?”

        “去年我们班有个女生也可奇葩,把室友的行李箱扔垃圾场了。”

        “我晕,这些人长大了不会报复社会吧?”

        正常人不会做出这种事,几个姑娘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光是听着就难受,义愤填膺地讨伐起来。

        陆竽闭上眼,了无睡意。

        黄书涵碰碰她手肘,小声说:“告老师吧,让老师来管教她。这里是学校,她是学生,总不能忤逆老师。”

        陆竽“嗯”了声:“睡吧,明早再说。”

        “唉——”黄书涵躺下去,长长地叹息一声,“还是好气。”

        ------题外话------

        ε=(′ο`*)))唉,还是好气!

  https://www.mdwenxue.com/book/60/60584/23941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