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山河忘 > 第17章 出山

第17章 出山

        十日后,苏九霖已是彻底痊愈了。而且精神状态似乎比受伤之前还要好。

        期间,黄牧与古常、李朝阳也曾多次来看过苏九霖的伤势。

        看着苏九霖的伤势一天天好起来,却始终找不出是什么原因。

        这天,古常、李朝阳又来到了黄牧一门所在山头,想看苏九霖是如何使出的“百二关山”。

        苏九霖正立于后山半山腰一块空地上,前方一丈远处,有一块岩石从山体的岩石突兀出来,七尺余高两尺余厚。而一众人则站于其身后。

        “师傅,那我开始了。”

        “开始吧。”

        得到应允后,苏九霖开始学着那日一样,先调息。

        只见苏九霖先是根据黄牧教的导引、吐纳、胎息、存神等基础功法在调息养神。

        随后,右脚往右跨一大步的同时,双臂迅速各往身体左右两侧直直伸展开来,却没似金佑做停留,而是直接举高过了头顶。

        再然后苏九霖压下身体,膝盖弯曲,呈马步状。而举高过头顶的双臂还是没做停留,立马直直的向前劈下!

        两条手臂瞬间迸发出两股罡气,砸向前方巨石。

        “乒!”

        “啪!”

        瞬间,碎石横飞。

        再看去,巨石上已被砸出了两道浅浅的凹痕。

        竟是比当日金佑使出此招时的威力还大上一些!

        苏九霖就这般看着前方被他打出凹痕的岩石,他还是觉得此招很是简单,只是先运气,然后举起手时把内力提到手臂上的同时用力向前甩出去罢了。

        “三师弟,霖儿此招跟我们所使方法略有不同啊…”古常看完后,正小声的在跟黄牧嘀咕。

        因为巫崇子四弟子中,属黄牧在“六合玄鉴掌”的造诣最高,自然是最有发言权的,古常想问问他的意见。

        哪知,黄牧好像并没听到古常的话似的,一拍大腿就嚷了起来:“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招本就该是这样的呢?!”

        随后,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黄牧上前,朝着巨石,按着苏九霖的方法使了一遍“百二关山”。

        随着一声巨响,巨石瞬间被砸出了两道裂缝。这还只是黄牧随意一击。

        “爽快!”黄牧大喝了一声,接着又转头看向金佑,“佑儿,拿剑来!”

        金佑闻声忙抽出佩剑,扔给了黄牧。

        黄牧接过剑后,又使了一遍“百二关山”。不过,这次劈下的是剑,只见一股剑气击向了巨石,巨石瞬间裂出了一道比先前两道更深的裂缝。

        苏九霖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霖儿!这是真气借物之境!”黄牧又转头看向苏九霖,“你且认真再看为师这一招!”

        说罢,黄牧扔掉了剑慢慢朝岩石走去,在离岩石大概一尺远处停了下来。垂下的右手衣袖无风自动。

        黄牧缓缓抬起右手,五指并拢成掌,掌心朝上,抬至胸前时,猛的向前刺去,刺的过程中翻转手掌,掌背朝上。

        此时,黄牧除大拇指外的四个指尖已击到岩石上,瞬间碎石横飞!

        口中还念念有词。

        “一叠!”

        再然后,右手并没有收回,而是运气又往前推进了一步,同时五根手指指中关节弯曲,形成了四根手指指面击在岩石上,又是砸出一片碎石。

        “二叠!”

        最后,右手还是没收回来继续运气往前推进了一步,同时手指关节全部弯曲,即握成了一个拳,击打在岩石上。

        “砰砰!”

        拳风竟瞬间洞穿了两尺余厚的巨石,把巨石凿出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洞来!

        “阳关三叠”!

        苏九霖已看的傻眼,金佑和楚诗凡则在一边连连鼓掌。

        黄牧转头看向苏九霖:“你来试试看。”

        “是,师傅。”

        说罢,苏九霖就欲走上前,黄牧却是又叫住了他:“你就站在那里试。”

        楚诗凡和金佑则是都犯起了迷糊,这招黄牧教他们的时候就是要对着石头练的,实在搞不明白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隔空又是如何个使法,苏九霖此时离巨石可是有一丈余远。

        苏九霖应声后稍微想了一会儿,回忆着刚才黄牧的招式。然后还是先运气调息一番,接着便学着黄牧把手抬到了胸前,而后虚空中向前刺了出去。

        只是苏九霖刺出去的手臂并没像黄牧般伸直。

        “一叠!”

        却只是激起了一股微风,巨石并无任何反应。

        “二叠!”

        巨石还是没有反应。

        最后,苏九霖在“三叠”握拳的时候,手臂也伸直了出去,同时左侧身,加大了出拳的力度。竟有一股罡气自握拳的手砸向岩石。

        “乓!”

        竟把巨石砸出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凹槽!

        楚诗凡跟金佑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此刻黄牧与古常、李朝阳都已确信,苏九霖实乃练“六合玄鉴掌”的奇才!

        要再说苏九霖是看师兄弟们练功时悟出来的,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了。

        因为,如果要用“阳关三叠”打出罡气,是需要练会了第四、五掌后才能这般用的出来的,而观中目前能隔空使的,只有黄牧三人。

        往后的日子里,苏九霖每天便多了一项练“六合玄鉴掌”的日常。

        当苏九霖在两个月时间内就把前三掌都练熟悉后,就去问了黄牧第四掌。

        此时他才知道,第四掌“四离五散”和第五掌“五合六聚”其实不是掌法,而是催动第三掌“阳关三叠”和第六掌“六神无主”的心法。

        而当苏九霖询问第六掌的招式时,却被告知可以算是没有招式。

        “有次,罗浮山冲虚古观的邹一凡观主带了一个朋友来我们上清观做客。饭后,你师公曾与邹观主的朋友在后山切磋过武艺,你师公曾使过‘六神无主’来对掌。当时,你师傅我才十岁,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你师公用‘六神无主’这招。”

        黄牧认真回忆着:“对方的功夫极高。只见对方用了威力无比的一掌攻向你师公,一掌使出,狂风大作。掌风所到之处,更是飞沙走石。眼看那掌真气就要攻到你师公了。”

        “而你师公只是缓缓向前推出一掌,竟是把那人的掌力挡在了身前一丈远处。两人就这般僵持着,直至结束你师公都未曾让对方掌力再向前移动半步。当时对方曾评价你师公的武功在当时能排进天下前三之列。”

        “那么那个邹观主呢?他排第几,他有没有跟师公他们切磋武功啊?”苏九霖很是好奇,邹观主的朋友都那么强,他料想邹观主应该也很强才对。

        “邹观主不会武功,”黄牧说着又看向了苏九霖,“但他的道法很是精深,你师公都自愧不如。说起来,邹观主来我们上清观讨论道法也有好多次了,于理来说,我们有机会也得去拜访拜访他。”

        “扯远了,再说回你师公使出‘六神无主’那一战。两人对拼完那一掌后,便没再比试了。再后来,你师公才跟我们谈起,那掌就是‘六神无主’,还问我们悟出什么没有…”

        闻言,苏九霖转头看向黄牧,问道:“师傅,那你们悟出什么没有?”

        “没有……”黄牧也转头看向苏九霖,“硬要说有,那应该是你师傅我,两年之内就练到了第六掌,你另外三个师伯到现在都还进不了第六掌。不过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练到了第六掌的…”

        苏九霖一听,瞬间眼睛瞪得比鸡蛋还大:“师傅!您会第六掌啊!您快教教我啊!”

        黄牧却是皱起了眉,又把苏九霖带到了那天练“阳关三叠”那里。

        两人正站于巨石前三丈远处,只见黄牧看着前方巨石,却举起左手放在身旁的山体岩石上,许久没任何其它动作,就这般看着前方已有些破碎的巨石。

        忽的,却是一声巨响!

        “轰!”

        苏九霖吓一激灵,感觉前方有什么爆炸了一样,马上抬手挡在身前。待反应过来再仔细看去,前方那块他练过“阳关三叠”的巨石竟一瞬间全部炸裂开来不复存在了!

        苏九霖半天说不出话来,看看巨石,又看看黄牧。

        “看我干什么,你师公就是这么教我练的。”

        “掌法也教你了,心法也教你了,你自己练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着,黄牧就自顾自走了,留下还没缓过神来的苏九霖一个人风中凌乱。

        倒不是黄牧不肯教,主要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就突然会的,实在是无从教起。他想着,可能就像巫崇子说的,是他资质好,也有可能,让苏九霖也见一次那般对决,也能学会。

        时光飞逝,一转眼,苏九霖拜入上清观已有八年时间了。

        八年间,苏九霖除了在上清观做些日常修炼、打坐、练功等,还是每年都会有半年时间出去寻找父亲苏鸣峰。

        崇庆城周边大大小小的城镇他都跑遍了,却还是始终没有苏鸣峰的消息。而每当失望的回到青城山,他都会晚上跳上屋顶去看星空。

        而第六掌“六神无主”和真气借物,他至今还是没有能学会。

        不过就算如此,他已经是弟子中武功最好的一位了,特别是真气凝聚速度之快,黄牧都有点望尘莫及。但他每每跟黄牧过招,却还是接不了黄牧几招。

        不过,因为外出做的事情多,去的地方多,苏九霖这八年间学会的手艺倒是不少。

        除了在崇庆城做过酒楼打杂、伙夫还有货郎,后来什么铁匠啊、纤夫啊、砂丁啊还有马夫,他也全都做过。

        八年间已是存了有十八两银子了。

        这天,刚给海天帮送完面粉,苏九霖又接了个送米的活,从郫县赶着马车到了新都县。而在新都卸完米刚准备出城回郫县的时候,他却愣在了城门口。

        新都城墙上,官府居然张贴了苏鸣峰的通缉画像!

        “缉拿令

        案犯苏鸣峰,系世宗元年逃跑的通敌叛国犯,近期发现其尚存于世且不断蛊惑百姓造反,被发现后到处逃窜,遂特此公告全国缉拿此人。如有人拿得此人上报州县官府,赏银一百两。如有隐匿知情不报者与犯人同罪。

        世宗二十五年

        应天府刑部令”

        “这位官爷,这个通缉犯在什么地方出现过啊?”苏九霖傻傻的问着贴告示的衙役。

        衙役转过头来,指着墙上的字说道:“你看仔细咯,全国通缉。我哪知道啊?我还想得这一百两银子呢!”

        待苏九霖回到郫县后,发现郫县也张贴了苏鸣峰的通缉画像。他随后便直接辞了工回了青城山,收拾好行囊后,便下了山。

        “霖儿,这天大地大的,你知道去哪里找你父亲吗?”

        山脚下,看着背着行囊迫不及待要走的苏九霖,黄牧很是担心。

        “师傅,霖儿这八年来承蒙您和两位师兄照顾,过了八年好日子。”苏九霖一下跪在了地上,双眼噙着泪水。

        “可霖儿父亲现在正在外面受苦受累,有好多坏人想要害他,霖儿不得不走!”说着,苏九霖便给黄牧磕了个头。

        “师傅,”苏九霖还跪在地上,抬起头来看着黄牧,“霖儿若找到父亲,定回来看您!”

        黄牧走上前缓缓扶起了苏九霖,金佑和楚诗凡也已走到近前来。

        楚诗凡哪能看的惯苏九霖掉眼泪,把手搭在了苏九霖肩膀上,直言正色的说道:“三师弟,你如果找到你父亲了,记得早点回来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师兄做的饭菜多难吃,”说着,楚诗凡叹了口气,“回来晚了,可能都见不到我了……”

        “噗……”

        金佑都忍不住笑了一下,却没生气,说道:“对啊,我还等着你教我做菜呢,师傅说我的厨艺再不进步的话,就把我逐出师门,你也不想下次回来只有二师兄在没有大师兄吧。”

        苏九霖擦了擦眼泪,看着金佑和楚诗凡:“大师兄……二师兄……”

        黄牧眼中也尽是不舍:“为师还是以前那句话,青城山,随时欢迎你回来!”

        苏九霖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青城山。

        半山腰处,古常和李朝阳看着苏九霖渐行渐远。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李朝阳却是开口了:“掌门师兄,我已大概率能确认他是乱党之后。”

        “哦。”古常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你就不怕放他出山后,会给上清观带来祸患吗?”

        “焉知祸福啊……”古常说完,却是自顾自的走了。

        (本章完)

  https://www.mdwenxue.com/book/57/57579/229625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