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星陨游记 > 一章 格鲁特公爵

一章 格鲁特公爵

        在我做生灵之花时,和格鲁特公爵打过不少照面——在我的印象里,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甚至有些愚蠢。

        前脚和他下了两盘棋,后脚他就会向教会捐上一笔巨款。

        今天和他喝上几杯茶,明天他就会为教会拉拢数名权贵。

        对于这位轻易就能被收买的公爵,我起先觉得风险太大。

        “这个人这么容易被说动,哪天要是被别人骗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听我此言,爸妈不约而同地笑了。

        “你要先明白,公爵他还是一名死心塌地的生灵教信徒。”

        “一个脑子里只有信仰的人,不会管对错。”

        “所以,他只会为教会所用。”

        父母的解释很是在理——我清楚我们家族拿着高尚的信仰做过什么事。

        可我总觉得,一盘棋,一盏茶...

        和他说话还是太容易了。

        这点违和感化为了内心的一根小刺,在每次和公爵见面时都微微抵触着我的内心。

        星陨历八零九年冬,王都近郊。

        我正坐在前往格鲁特宅郡的马车上,心情激动不已。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剪下长发,以男性的身份示人。而且还假扮成了格鲁特公爵的私生子,以全新的姿态踏入以弗所的政界和社交界。

        新鲜感与危机感在我的心中萦绕不已——这直接导致我在马车中坐立不安。

        “格鲁特,你太紧张了。”

        “在女士面前,怎么可以这么失态?”

        “一会你可还要见你父亲的。”

        说话者是生灵之花,也就是我的替身。看着她穿着我的衣服,仪态端庄地坐在我对面,我老是有一种照着镜子的错觉。

        她看出了我的紧张,就一直在以身作则地进入角色。这对我的确是良好的刺激和帮助。

        深吸一口气,我在脑海中构想起自己的台词来。

        “诺斯小姐,实在抱歉。”

        “我几天前不过是一个小镇上的平民罢了。”

        “熟识的亲友们被死灵教暴徒杀害,我生长的街区也被付之一炬...”

        “我还没有从这样的打击下恢复过来…”

        “让生灵之花大人您见笑了...”

        话毕,沉浸在角色中的我润湿了眼眶。这引得生灵之花微微一笑——她把手帕掏出来,说:

        “擦擦眼泪吧。”

        “可别像个女孩子一样,哭哭啼啼地去见你父亲。”

        听闻此言的我再次摆正了心态。

        “多谢。”

        接过手帕,抹下眼泪,我再次在脑海中盘点了一下自己在这十四年来累积下来的女性习惯。

        转换角色,任重道远。

        转眼间,马车已经停在了格鲁特宅郡前。

        负责应门的仆人并不少,可见宅郡今天的热闹。

        格鲁特公爵为了庆祝找到了儿子,后继有人,特地在今天办了一场聚会。以弗所各界的达官显贵几乎全部到场。

        随着仆人把车门打开,我如自告奋勇般,先走下了车——见下车的是一个穿着比较寒酸的男孩,仆人们的眼光中都多了一份鄙夷。

        这个时代的仆人们大部分都是这样,觉得自己是为权贵工作的,就能高上其他平民一截。

        “有邀请函吗?”

        说话者是格鲁特宅郡的管家,我以前见过很多次,他生得高大壮硕,但又文质彬彬,事无巨细——是一名优秀的管家。

        此时的他虽保持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职业微笑,但显然是故意多上前了一步——如山的身躯骤然拉近,给我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有邀请函吗?”

        我才刚在地面上站稳,管家就又问了我一遍相同的问题——这一遍还微妙地提高了音量,大有一种“再问就是滚蛋”的意思。

        我没有理这个管家,而是转过身,接住了一只从马车里伸出的纤纤玉手。

        生灵之花挽着我的手,提着裙子,从马车上款款走下——仆人们顿时变得毕恭毕敬,管家虽仍面不改色,但已经悄悄往后退了两步。

        “上午好,生灵之花大人。”

        待这位气宇不凡的女孩下车后,管家才开口问候。

        “上午好,亨特先生。”

        生灵之花自然地松开我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三张邀请函——管家立刻伸手接下。

        “二位大祭司怎么没来?”管家明知故问。

        从管家的反应上看,他应该已经对我私生子的身份猜了个大概。

        他是想借着几句寒暄,掩盖之前对我失礼的事情。

        而生灵之花又哪里看不出来这回事。她也乐得给管家找个台阶下。

        “家父家母忙于公务,所以让我代他们出席聚会。”

        “原来如此。”

        寒暄两句,管家这才向生灵之花问道:

        “您身边这位少年是?”

        生灵之花也没有拐弯抹角:

        “就是贵府少爷。”

        管家作出惊慌的表情,向我深鞠一躬。几个在旁的仆人们见状也跟着鞠躬。

        “小的有眼无珠,没能一眼认出少爷!”

        “还请少爷见谅!”

        我也故意慌乱起来,立马高声解释道:

        “啊!我刚刚才跟着诺斯小姐学习礼仪!我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我说着,便冒冒失失地向管家一众回鞠一躬——管家眼疾手快,我刚鞠到一半,他便将我扶稳站好。

        浮躁的气氛被管家这一扶,安定了下来。

        “少爷,您是这座宅郡未来的主人,不用向我们弯腰。”

        “我明白了...”

        “生灵之花大人,感谢您对我家少爷的教导。”

        “应该的。”

        看着管家眉头微皱,生灵之花嘴角一勾,我便知道自己演得很成功。

        管家先是派了一个仆人去通报格鲁特公爵,然后就领着我们往宅郡内走去——微妙的是,管家没带我们走正门,而是绕进了一扇偏门——接着在无人的走道内拐了又拐,最后将我们安排到了一间僻静的会客室内。

        我心里又一次佩服起这位管家的精明——毕竟我的仪态不怎么样,如果就这么让我进入聚会会场,就很可能让公爵和我丢脸。

        所以,他才想着先把公爵叫来,再做打算。

        会客室内,我和生灵之花并排坐着,显得比较亲昵——管家虽然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看着我和她聊天,但他微皱的眉头,就足以显现出他心中的担忧。

        没过一会,管家到底还是开口了:

        “生灵之花大人,您居然还特地和我们一起过来一趟——小的实在是诚惶诚恐。”

        管家已经是把我这个少爷和他自己,当成“我们”了——言外之意就是,我家少爷和老爷相见,和你生灵之花没关系。

        再加上我不懂礼仪这一条,要是在之后,和公爵见面时闹了笑话,不就全被生灵之花看在眼里了吗?

        看着生灵之花不但像是没有眼力见一样,跟了一路,而且还干脆和我坐在一起闲聊。

        (本章未完,请翻页)

        管家能不“诚惶诚恐”吗?

        “一起过来是当然的——家父家母交代过我,要把贵公子送到公爵先生面前。”

        生灵之花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就像是完全没听懂管家的暗示。

        “原来如此。”

        管家的脸上显现出一丝苦涩。

        “真是麻烦诺斯小姐了。”

        我装作不明真相的样子,也跟着生灵之花笑了笑。

        生灵之花之所以要一直跟在我身边,当然是想要以她的身份为我提供便利——直至我顺利打入格鲁特宅郡内部。

        而且我毕竟在剪发换装前,和她一模一样——这也是为了实际检验我们两个的相似度,才一起行动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突然,走廊上传来有人跑动的声音。

        管家立刻抖擞精神,推门而出。

        生灵之花不再和我闲聊,而是很识时务地坐到了远离我的一个位置上。

        我整整衣冠,稳稳坐好。

        没一会儿,管家便把一位身着华丽军装,散发威严气质的中年男子请了进来。

        他的脖子上,挂着的一颗代表生灵教信徒的洁白骨珠如勋章般闪亮。

        这便是格鲁特公爵。

        他不仅有着公爵的爵位,而且还有着将军的军衔。戎马半生的他,锤炼出一具甚于那位管家的魁梧身材,积累了这个时代最为丰富的作战经验——是万众景仰的硬汉,颇具谋略的军官,信受奉行的教徒。

        传闻他在一次打猎中,仅十几人的队伍遭到了五十多名死灵教信徒的袭击,队伍中的其他人先后被杀——而公爵他自己,凭借着一杆线膛枪,以及对猎场的熟悉,硬是在林子里和邪教徒们转上了六个多小时,毙伤活体敌人三十多名,行尸二十余只。最后,毫无斗志的邪教徒们和前来寻找公爵的队伍撞个正着——这场卑鄙的袭击才终于落下帷幕。

        第十三代格鲁特公爵,黑暗之国以弗所的一代传奇。

        未曾婚娶,不存子嗣,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

        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一进门,两眼就停在了我身上,久久不愿挪开。

        我便空洞地凝视回去,似在诉说着亲友的死去,家乡的燃烧。

        坐在一旁的生灵之花看见我露出的眼神,嘴角便微微勾起,向我表以赞许和肯定。

        而管家发觉情况不对,便悄悄带上了会客室的门。

        父子相见,气压很低。

        两边都只是看着对方,谁都没有打破这灰暗的沉默。

        “儿子,你的事情,我都在大祭司给我的信里...”

        公爵犹犹豫豫地先开口了——他身上的威严荡然无存,如同是触犯了军法的士兵。

        “见过公爵大人。”

        我趁他还未说完,便起身行礼。

        见我开口,他没有再说一个字。

        但当他听见我话里的“公爵大人”,看见我像平民般恭敬的态度,他的脸就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我的心里除了陶醉着的怨恨,就是弥漫着的狂喜——我的演技很成功。

        “儿子...我...”

        他的话里带着哭腔——我抬头看时,这位高贵的公爵已经不顾形象,泪流满面。

        我坐回了座位,双眼紧闭。就像是拒绝了这位父亲的一切解释。

        我之所以要如此折磨格鲁特公爵,都是为了让格鲁特家的势力和生灵教的关系出现裂痕,直至和生灵教脱钩。

        这是让我褪去生灵教背景的最后一步,也是让格鲁特公爵和教会最为痛苦的一步。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

        (本章完)

  https://www.mdwenxue.com/book/46/46787/21985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