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人在铲屎,猫主子他拿了影帝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矛盾

第一百一十二章 矛盾

        温茗半晌不说话,只是将脸深深地撇过去。

        郁窈放开拉住温茗的手,倒惹得温茗回头看了一眼。

        “温茗,听姐一句劝,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渠道去卖卵,但是也别再联系了,你如果真有难处,你跟我说,我会锦鲤帮你。”

        郁窈只能这么说了。

        温茗忽然笑了笑:“好,我知道了,我不去就是了。”

        小文笑道:“这才对嘛,咱们健健康康,和和美美的,把禾喵居的名声打出去!”

        郁窈把木桌上的体检报告递给温茗。

        她只道了一句:“好好拿着,身体是自己的,没人能帮得了你。”

        温茗接过,眼神复杂。

        当天晚上,郁窈在郁家别墅时,就开始着手发布招聘信息了。

        郁窍敷着面膜过来瞟了一眼,边擦着水乳边道:“怎么又开始忙着招人了?店里人手不够?”

        郁窈苦笑着摇摇头,又打了几个字。

        “我们店有个小姑娘估计过几天就撑不住了,我得先防患于未然。”

        郁窍疑惑:“撑不住?你把人家怎么了?”

        郁窈合上笔记本,拿起桌上的水晶葡萄,叹了口气。

        “我哪有把她们怎么了,我可是好老板,我还自己掏钱给她们做体检呢。”

        郁窍挑眉:“是吗?我记得你刷的是我的卡。”

        郁窈被戳穿,立马嘿嘿一笑,厚脸皮道:“你的就是我的嘛,咱们感情这么好,还用说这些吗?”

        郁窍看她那副俏皮样,伸出手来戳了她一下。

        郁窈摸着自己被迫戳出来的酒窝,嗔道:“反正不是我的问题,她自己要去卖卵,我是怕她哪天就出事了。”

        郁窍擦着水乳的手一顿。

        “卖卵?你查到了?”

        “没有,就是觉得她不对劲才让她们去做体检的,刚查出来她有个卵巢刺激症,医生就说大概是这样,很多年轻小姑娘都会为了钱去做这个。”

        郁窍轻笑一声,想起曾经见过的事。

        “我们公司也有,都是为了往上爬,想挤进更上流的圈子。那小厕所里各种的广告,都说是对身体没伤害,高薪,只有傻姑娘会信。”

        郁窈摇摇头,觉得无奈:“劝不住,她说是不去了,看她那样子估计只是会去的。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

        话音刚落,郑母笑着端了另一盘水果来放在桌上。

        “窍儿,吃点水果。”

        郁窍抬眸看了一眼,也笑了笑:“好的妈,我一会就吃。”

        郑母本来笑意满面,结果余光瞥见桌上放着一杯没有喝完的咖啡,脸色立马变了。

        “这咖啡是谁喝的?”

        郁窈见她脸色不对,忙圆场道:“阿姨,是我喝的。”

        郑母眼神这才缓和了一些。

        郁窍感觉心头烦躁,本来孕早期就吐得心烦,饭都不能好好吃,咖啡也不让人喝,真是什么道理?

        “妈,我喝点咖啡怎么了?人家营养师都说了,适量摄入咖啡因是没关系的,我几天才喝一杯啊。”

        她心情不好,语气也就随之差了些。

        这也不怪郁窍,怀孕的感觉确实不舒服,每天闻到一些稍微浓烈一点的味道就会呕吐,干呕不止。

        郑母见郁窍语气尖锐,心里也不舒服起来。

        “你这孩子,我也问了好些人,人家都说孕期是要忌口的,咖啡里面的咖啡因都说了对孩子有影响,你还这么一意孤行,你要知道,你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别这么自私。”

        郁窍自从怀孕以来,就情绪波动大,现在更是生气。

        她在孕期里面最反感的事情就是别人说她自私,完全不考虑孩子的感受。

        什么道理?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凭什么处处都要委屈自己。

        眼见郁窍面色越来越不对,郁窈知道,这对婆媳矛盾是要爆发了。

        “妈,你要是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你可以不看,我没有求着您来照顾我,如果我们住在一起这么矛盾的话,还是劳烦妈尽早回去吧。”

        郑母听到这话,气得直起身,指着郁窍开始数落:“现在你都会数落长辈了是吧,你爸妈就是这么教养你的?亏得你们郁家还是书香门第,我看和那些小门小户的做派没什么区别,你既然看着我烦,那我也不碍你的眼!”

        说完,起身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郁窈蹙眉看着郑母的背影,略有些担忧:“姐,你说这婆媳矛盾还能缓和吗?”

        郁窍也生气,将脸上的面膜一甩下来,嗤一声道:“缓和?还缓和什么?她一来,我心情都不好了。美其名曰要来照顾我,实际上处处都看不习惯,指指点点。她走了正好,我落个清净。”

        郁窈轻轻拍着她的背,赶紧安抚道:“没事没事,随她去吧,咱们晚上吃顿好的,你不是想吃小龙虾吗?让张姨她们做麻辣和蒜香的,波士顿龙虾也不错,让她们做个芝士焗龙虾。”

        郁窈这么一说,倒把郁窍给说馋了,一扫之前的不虞,兴奋不已:“好好好,就让她们做,把王璟妤叫过来一起吃。”

        郁窈笑了笑:“好,人多热闹。我再叫师蘅兰可以吗?”

        郁窍上下瞄了她一眼:“你不会是被师蘅兰灌了什么迷魂汤了吧,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

        郁窍住的别墅区虽然安保也做得不错,但是像她们这种人家,基本上很少请人到家里来,除非是很熟的人。

        师蘅兰毕竟只是郁窈的好朋友,不是郁窍的好朋友,就怕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郁窈摇着郁窍的手,撒娇道:“我的好姐姐,人家还是挺好的,都认识快一年了,我不至于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吧。”

        郁窍失笑,只能答应:“好好好,依你依你,你不问问人家喜欢吃什么?”

        想起师蘅兰那副吃货的样子,郁窈就觉得好笑。

        郁窈害了一声:“人家不挑食的,啥都吃。”

        过了一会,郁窍睡着了,郁窈就下去交代晚饭了。

        路过二楼的玄关时,郁窈却瞥见卧室里郑母在打电话,语气很激动。

        郁窈不自觉地脚步放轻了些,但郑母没说几句就挂电话了。

        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楼,几个菲佣笑着问好。

        郁窈回以微笑。

        张姨本来在清点食材,听到声响,回头起身笑道:“二小姐,有什么吩咐?”

        郁窈笑了笑:“没什么事,就是今晚上做个小龙虾,蒜香麻辣什么口味的都可以来一点,还有波士顿龙虾,做个芝士的,我们都馋得很,再煮个绿豆冰粥,其他的你看着安排,大概五个人吃的量。”

        张姨笑着点头:“没问题没问题,交给我们就行。”

        郁窈看了一眼二楼,压低声音问道:“刚刚郑阿姨什么反应,有没有收拾东西要走?”

        张姨立马精神了,也悄声道:“她就是刚刚很生气地下来,要我们把所有的咖啡给她看一看,但是我们都是储存好的,不好轻易拿出来,只能说把品种发给她。她很生气,也没说什么就回房间了,但是我也听到卧室里有点动静,不过一会就没声音了。”

        郁窈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今天天气不错,郁窍在后花园新修了一个藤椅秋千,左边是一个喷泉。

        这么好的天气,当然是在秋千上享受了。

        郁窈拿了一本书,戴了个遮阳帽半倚在藤椅上,慢悠悠地摇晃着。

        刚一坐下,就有菲佣端着一个托盘过来,放了一杯葡萄冰汁在一旁的玻璃桌上。

        菲佣用着不太自然的中文道:“二小姐,请慢用。”

        郁窈笑着点头。

        不得不说,这样的时间,也挺惬意。

        看了一会书觉得乏味,郁窈想起来还没通知今天晚上要来吃饭的两个美女。

        接通王璟妤的电话,对面忽然传来巨大的音乐声,让郁窈不自觉地把手机拿远了些。

        “在哪里呢,今天晚上有事没,来我姐这边吃个饭。”

        王璟妤正在巨大的舞池中间摇晃,听不清郁窈的话,大声喊道:“你说什么?”

        郁窈一听就知道这妮子跑去酒吧潇洒了,只能吸一口气大声吼道:“我说!你找个安静的地方!”

        王璟妤也吼道:“好!我知道了!”

        说着,她挤开人群,准备往厕所去。

        身边的潮男一把拉住她,问道:“干什么去?这一场有表演!”

        王璟妤甩开他的手,指了指自己手里的电话:“我姐找我有事。”

        说完,她就往洗手间方向去了。

        那个潮男顿时有些索然无味,回到卡座上。

        随手抬起一杯酒就疯狂灌了几口,很是狂野。

        身边的男子搭上他的肩,戏谑道:“怎么?不跟你的小妞继续跳舞了?”

        潮男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啐了一声:“一个比一个难搞定,她看得起我吗?”

        抬手又灌了几口酒。

        洗手间里,郁窈终于觉得自己的耳朵清净了些。

        王璟妤拿出补妆盒,开始对着镜子扑粉。

        “好啦,窈窈,你说,什么事?”

        “今天晚上来你窍姐家吃龙虾宴,特地吩咐了,能来不?”

        王璟妤拿着粉扑的手颤抖,兴奋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吃龙虾了!要不要我带瓶红酒过去,我爸最近又去酒会了,带了好多红酒回来。”

        “还是别带了,你窍姐怀孕了不能喝酒,万一我们在她面前喝她又嘴馋就不好了。”

        王璟妤一想也是。

        挂了电话,王璟妤收拾收拾拿起包准备走了。

        潮男一眼望见她,立马迎上去:“小璟妤,这么快就走了?今天晚上有明星过来表演,机会难得。”

        王璟妤把手机放进包里,望了舞池一眼,拒绝了:“明星?我就是明星,还看什么明星。我去吃大餐了,下回再说。拜拜。”

        说完,就转身走了。

        那一头长发甩开,散了一些香水味在空气中。

        沈浮站在原地,手不自觉地握紧。

        他的兄弟围过来,看着王璟妤窈窕远去的背影,调侃道:“看来你这美人入怀,还是漫长之路啊。”

        沈浮眼神复杂,不过也自嘲道:“人家看不上我这样的也是正常,毕竟她是天之骄女。”

        “切,得了吧,还天之骄女呢,她不是靠着她爸,能混成今天这样?”

        沈浮轻轻笑了:“靠爹妈吃饭,也是一种本事。”

        这边郁窈接着打电话给师蘅兰,问她能不能过来吃顿饭。

        师蘅兰先是一愣:“我去的话,你姐不介意吗?”

        毕竟上次她还是吃得挺多的。

        郁窈失笑:“没事的,又不是什么重要场合,你过来吃一顿就行了。”

        师蘅兰有些为难,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我这边,可能要处理点事情才能过来。”

        “没事没事,你有事你忙就行,我们给你留就行。”

        师蘅兰笑道:“我要是赶不过去了你们也不用给我留,下次我再来就是了。”

        郁窈也笑道:“好好好,那我发地址给你。”

        师蘅兰笑着挂了电话,不自觉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纪星河笑了一声,一双眸子微眯,打趣道:“你不用太道德绑架自己,你要是有事,我自己去医院也可以的。”

        师蘅兰微微侧头,风情万种。

        她把手机收到包里,也笑着回:“我是道德责任感太强了,但是为了我以后的事业,怎么说也不能让自己落人口实,今天这个医院我是肯定要陪你去的。”

        纪星河看了一眼自己随意包扎的手臂,虽然现下还有点酸胀,可也没有很强的痛感。

        当时他就是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没想过后果。

        现在想来,还好是手臂,要是头部就更糟糕一点了。

        师蘅兰也看向他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说真的,我实在过意不去,你今天的节目还没录完,就要耽搁了。”

        纪星河微微摇头,笑道:“比起录制被耽搁,我觉得眼睁睁看到别人受伤更难受一些,毕竟是举手之劳。”

        “说好了,一会医药费我全包了,你不能抢着付。”

        纪星河笑着答应:“好,我不出钱,就当你回报我这个人情了。”

        师蘅兰觉得这个人确实挺好的,很清楚她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也不故意拿腔拿调。

        和这样的人相处,总比和公司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人相处好多了。

  https://www.mdwenxue.com/book/40/40078/22962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