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笺眷召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误会解开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误会解开

        娆娆眼泪忍不住唰的一下,她眼里有过一瞬间的绝望,这个结果,是她最不想听到的。

        对不起,到底对不起了什么。

        “就算是您说谎骗我,我也会信的。”娆娆唯一能体会到的就是悲凉感,哪怕一句她心知肚明的假话,她都愿意相信。

        南淽上前,“左丘澜,你个伪君子,今日我就让你血债血偿!”

        “娆娆,让你家破人亡,无家可归是我一手促成,但是,在道义上,晋州府没有错。”左丘澜放下防备,“你若是想报仇,我不怪你,我希望你冲我来就好,不要伤及无辜。”

        “少虚情假意了,”南淽附耳对娆娆说了什么,便一声令下,门徒和毒蛇都一拥而上,将她们淹没。

        顿时两方交戎,不可开交,只有沈扶昭的视线,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娆娆,他杀出重围,一路追着娆娆而去。

        左丘澜被门徒包围,他拼力对抗,娆娆却在人群中没有了身影。

        南淽一挥手,毒蛇越来越多,全都涌了出来,淹没了晋州城,今夜的晋州城,和当年蛇谷那天,相差无几。

        娆娆一路跑着,她止不住的留着眼泪,眼睛里模糊不清,她一路向着晋州府里面跑去。

        “南果,你我是血脉至亲,只要你拿到残魂,蛇谷就能大仇得报!”

        南淽的话,她不知道该不该听,她无比纠结的停下脚步,全身蜷缩的蹲在地上,她怅然若失,顿时觉得这个晋州府,和她其实没有半点关系。

        她并不属于晋州府。

        这种被人抛弃,被人随意操控命运的感觉,她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归属。

        “娆娆!”

        她一怔,回过头,红肿的眼睛看着沈扶昭,她以前最讨厌的沈扶昭,此时却让她觉得自己无比愚蠢,她有什么资格讨厌沈扶昭。

        她因为什么讨厌的沈扶昭呢?

        她细细回想,是她刚来晋州府的第十四年,她第一次见到沈扶昭。

        那是一个拿着木棍当刀剑舞的少年,她只知道他是安家来的,其他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那天,沈扶昭抓住了她的头发,薅的她痛叫了一声,她回头就大哭了一场,一路跑回去,她第一次被沈扶昭这么欺负了。

        沈扶昭赶过来,紧张的看着娆娆,“娆娆…你没事吧?我带你离开。”

        “去哪里?”她泪眼抬眸。

        沈扶昭轻声,“安全的地方。”

        娆娆推开他,站起身,“你不要管我!”

        “娆娆!”沈扶昭拦住她,“我会保护你的,你不要相信南淽的话,她除了是蛇谷的人之外,还是门徒,但你不是。”

        “都一样,”她有蛇谷的血脉,她现在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可以操控蛇,原来是这个缘故,只要是蛇谷的人,她就会被人人喊打。

        “不一样,你和南淽不一样,你是娆娆,你是晋州府的人,你善良可爱,和南淽怎么会一样!”沈扶昭语气放缓,“你了解二少爷,他是什么人,你心里清楚,他既然救了你,又怎会让你误入歧途。”

        娆娆心里一阵酸楚,她根本无法为自己做出决断,“可我的爹娘,却是他杀的…”

        娆娆双肩颤抖,“我该怎么面对晋州府,怎么面对二少爷,我们隔着血海深仇,隔着道义云天,我能怎么办…”

        南淽再不济,仍然是她的至亲,她该怎么办,她害怕极了,害怕两边的人都在抛弃她。

        “你还有我。”沈扶昭底气不足,“尽管我不知道你讨厌我什么,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只要你开口。”

        娆娆心上被狠撞了一下,多年以来,她不懂沈扶昭对她在坚持什么,“你为什么抓我的头发?”

        沈扶昭一愣,“什么?”

        娆娆提醒道,“初次见面那天,在桑树旁,你为什么要抓我的头发?”

        这段回忆出现在沈扶昭脑海,他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因为那件事讨厌我?不是那样的!我抓你的头发是因为…”

        沈扶昭欲言又止,低头道:“你头发上有个蛊虫,我以为是个虫子,我想给你摘下来,但蛊虫咬了我一口,我就不小心…”

        被蛊虫咬了一口后,他痛的缩回手,抓了她的头发,他想连忙解释的,但娆娆大哭的跑回去,他伤口疼的没追上去。

        他就一直想对娆娆道歉,所以每次来晋州府的机会,他都想方设法的去见她,但每次话也顾不上说,就被娆娆扫地出门。

        渐渐的,愧意上了心,他就想着哄哄娆娆,可每次都说不上几句话,可观察的时间长了,娆娆在他的心里,不仅仅是因为愧意了。

        她善良,可爱,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娆娆每次以为他的花言巧语,其实都是真心的,只是说的多了,就不被娆娆当回事了。

        娆娆鼻子一酸,“我果然愚蠢至极!”

        沈扶昭连忙插话,“你不是,娆娆,你相信我,现在南淽心术不正,她今夜此举必定会有报应,你若是不想留在晋州府,我带你走。”

        “我哪里值得你这样。”娆娆望向蛊虫室,她是去是留,她何去何从。

        来不及再想,一声惨叫,门被撞开,门徒闯了进来,沈扶昭赶紧把娆娆护在身后,“娆娆,快走,躲起来!”

        娆娆这次没有迟疑,她转身就走,她余光看了一眼沈扶昭,她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每次只能被人保护在身后。

        她向蛊虫室走去,在里面锁上了门,忽略外面的厮杀声,她淡然的看了看每一只蛊虫。

        直到她目光停在一只熟睡的蛊虫身上,她轻轻的抚摸着蛊虫,这只蛊虫是蛊虫室里最不起眼的一只。

        “白蛊。”她轻轻的把它放在手心,转头走向了笔墨台。

        她拿起笔来,刚要在纸上落笔,她迟疑了,她脱下了外衣,将外衣里平铺,她挥笔之上。

        可能有些事,只能自己骗自己。

        弓葵在晋州城一路过来,被这副景象目瞪口呆,看来晋州府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她快速向晋州府的方向去,已经混乱不堪了,人群之中她能看到晋州府的人,还有众多门徒,其次就是毒蛇。

        “南淽…”她在人群中未见南淽,却在混乱中看到了那条龙须蛇。

        龙须蛇盘在一棵树上,眼中发着绿光,弓葵目光如电,南淽不在的时候,都是这条蛇在操控蛇群,它如同南淽的另一只手。

        弓葵缓缓在后靠近,剑出一道剑气,措不及防的直冲龙须蛇,一刹那,剑气横飞却被人打偏了。

        树枝被砍,龙须蛇受惊爬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盯着弓葵,顿时蛇群的矛头对准了她。

        而打偏她剑气的人,在树后缓缓站出来,南淽尤为感兴趣的看向不请自来的弓葵,“你自己送上门来,倒省得我跑一趟了。”

        弓葵也巴不得再遇上南淽,她走近几步,“你也是。”

  https://www.mdwenxue.com/book/34/34623/239413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