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离歌2 > 第13节

第13节

        (13)

        颜舒舒消失了三天,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几日里,网上的照片每日都有更新,内容越来越不堪入目。“颜氏艳照门”事件早已经不可避免地在天中传得沸沸扬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越来越暖和,流言也不再带着不可告人的潮湿阴气,只在洗手间、卧谈会、课堂上的小纸条里悄悄传播。就连熙熙攘攘的走廊上,都有人嗓门嘹亮地打趣道:“你那套艺术照,比起颜舒舒那个尺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昨晚我好像看见颜舒舒了,她就在学校附近。”

        “她退学了,已经这样了,我看不如早点自力更生!”

        完是谈论典故的口吻,还连名带姓。我心里虽然恨她们胡说,却没办法堵每个人的嘴。更何况颜舒舒空荡荡的座位和网上那几十张旗帜一般的照片,都诉说着一个个欲盖弥彰且又值得推敲的故事。

        老爽在早读课开始前要求大家:“别的班我管不了,但我们班的人,一不许传看,二不许乱讲,三我们大家都要想办法,把颜舒舒尽快找回来。”

        大家议论纷纷,有人安慰老爽:“放心吧,颜舒舒老有钱了,离家出走只要身上有钱,都不会有啥事。”

        “是啊,她在外面玩够了,总会回来的,我们干着急也没用。”

        “我看她就算回来也别回我们班了。”教室后排有个叫竖子的男生大声说道,“我们班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说什么呢!”没等老爽开腔,肖哲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他一直走到那个男生面前,死盯着他说,“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竖子才不怕肖哲,应该说,没有一个男生怕肖哲。他站起身来,用嘲讽的语气一字一句地对肖哲说:“这种女人,你要真喜欢,以后可以娶回家做老婆,但不要在留我们高一(9)班丢人现眼!”

        在班的哄堂大笑中,肖哲用拳头堵住了他得意得咧开的大嘴,和这个明显高出他一头的男生厮打到了一块。直到老爽从讲台上跳下来,在周围几个男生的帮助下,硬生生拖开了他们。

        肖哲的眼镜被打掉了,校服的一个袖子在外面晃荡,他引以为傲的白衬衫纽扣似乎也不完整了。可他还是像只小蛮牛一样地往前冲,嘴里大声地骂:“SHIT,你这无耻小儿!你是人吗?有基本的道德观吗?我看你是——不要脸,生个孩子没屁眼!”

        古今中外的脏话一股脑都被他说了出来,看来他真是气狠了。

        不知道颜舒舒看到这一幕,会作何感想。

        体育课的时候肖哲没去上课,而是独自跑到电教室去了。我估计他是去上网,关注一下事态进展。我尾随着他而去,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他头枕在桌子上,双手握着拳,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开始我很担心他在哭,因为安慰一个男生不是我的长项,当我走近我发现他没哭,他只是在喃喃地重复三个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是在说给她听吗?”我问道。

        他吓一跳,猛地抬起头来,看到我,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垂下脑袋。

        “放心,她会回来的。”我安慰他。

        “网上还在更新,而且,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叫大帮的。”他用拳头狠狠敲了一下桌面,说,“这件事警方都介入了。再闹下去我看她真的完蛋了。”

        “人各有自己的劫数,过去了就没事了。”我说。

        “你是宿命主义者?”他问我。

        我不习惯被忽然按上这样一个大檐帽,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他深吸一口气,好像鼓足了天大的勇气一般,用非常严肃的语气对我说:“马卓,有件事,我必须、一定要告诉你。”

        “什么?”

        “其实,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去我表姐家。我们吵架了就在你走了之后她把脏东西都蹭在我背上还要我背她我不肯她就用棒球棒打我我逃跑她冲过来要亲我我推开她骂了她一句垃圾她很生气要我再说一次我就再骂了她垃圾垃圾垃圾如果我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是把我的嘴缝起来我也不会讲那样的话相信我!”他像是背书一样毫无间断痛苦而大声地说完了这一切,已经是一脑门的汗了。

        我恍然大悟。

        我早就应该猜到,颜舒舒不是那么轻易被打倒的人。她心中真正所不能释怀的,应该是肖哲的口不择言才对吧。

        “如果她有事,我会负荆请罪,视死如归。”肖哲表情痛苦地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发出一声闷响。我很想问他,如果她真的一去不回了,你又能对谁负荆请罪呢?但我又注意到他的脸上,有一小块紫青,应该是早上跟人打架所致。

        这个男生,就算他真的犯了什么鲁莽的错误,他至少勇敢地承认并承担,并为之付出应有的代价,从这点来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汉。

        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决定再去找于安朵。

        这一次谈判,我不想输。所以我得先去找他。经过几次一来二去,我发现只要他让于安朵做的事,她一定会做。尽管我要让他做的事,他是不是一定会去做还有待考证。

        我在离天中不远的一个新修的小公园里等到他。他远远地走过来,迈着一向懒懒的步子,四月底的阳光打在他的头发和鼻梁上,这一切真像个够土够没创意的梦境。

        走近了,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又是你第一次主动约会男人么?”

        “是。”我笑。

        “想我了?”他说着,手已经恶狠狠地压到我的左肩上来,然后用力地捏我,想逼我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我开门见山:“想请你帮个忙。”

        “哦?”他好奇地说,“讲。”

        “帮我跟于安朵去要点东西。”

        “操!”他说,“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成不?”

        “是我同桌的一些照片。”我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她和大帮设计她拍下的,现在他们将它放到网上,我同桌受不了这个刺激,至今下落不明。”

        “好。”他并不多问,而是爽快地说,“马小卓的事就是我的事。”

        “费心了。”我咧开嘴微笑。

        “可你得谢我。”他说。

        “谢谢。”我说。

        “用行动的。”他说。

        我伸出一根手指,贴到我自己的唇边。然后我踮起脚尖,用那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脸颊。他笑着,伸出手轻轻捏住我的那根手指,放到我自己的嘴唇边,给我画胡子,一边画他一边说:“马小卓,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一只猫?”

        “喵……”我学猫叫,他竟然迅速反应过来,在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作发威老虎状。

        可这并没吓到我,我微笑着对他摆摆手,说:“等你的好消息。”

        “这就走?”他并没有拦我,但他眼神里的不舍令我心动。

        “中午时间很短。”我低下头说。

        “你脸红了。”他得意地说,“来,抬起头,让我好好瞧瞧!”

        我红着脸抬头,飞快地白他一眼,飞快地离开。

        想到他一定目送着我远离,我的脸就由红开始变得发烫了,像一只温度不断攀升的温度计。我只有加快了我的步子,祈祷擦肩而过的风能吹淡我的窘迫。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

        我真是矫情到可以自杀。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处理事情的速度如此之快。于安朵主动来找我,是在那天傍晚晚自习开始之前。我洗澡耽误了一小会儿,本来就有些迟了,从宿舍拿了本练习题急匆匆地离开宿舍区往教室赶,是王愉悦叫住了我。

        “跟我去舞蹈房。”她很不客气地拉了我一把。这个嗓门粗重的黝黑女孩,天生跟谁说话都是一股命令的口吻,好像她有于安朵这份铁关系在,得罪谁都不要紧似的。

        “没空。”我不急不慢地答她,“有事现在说。”

        “你不是想解决问题吗?”她说,“她只有现在有十分钟时间,去不去随便你。”

        我把练习题卷成卷,夹在胳膊里,跟着她,往舞蹈房的方向走去。

        天边的火烧云这时已经即将消散,只留一根窄窄的光带在,黑夜已经近在咫尺。不知为何,就在王愉悦快步上前,替我推开舞蹈房门的那一瞬间,我有些不祥之感。我在门口停了一秒钟,听到王愉悦在我身后轻笑:“怕了?”

        我当然不怕。

        这是在学校,她能把我怎么样?

        我走了进去。奇怪的是王愉悦没有跟进来。这些显然是她早就安排好的——谈判?打架?难不成让我跟她比舞?我都不在乎。我环顾四周,发现舞蹈房的落地窗窗帘几乎部拉紧,整个舞蹈室都陷入一片压抑的昏暗中,花了好几秒钟,才找到唯一的光源——一靠近后台的一扇玻璃前,留着一丝光缝——直到我看到站在光影中的于安朵,半边脸浸在黑暗里。

        她的训练好像已经结束,正在脱那件跳舞衣,仿佛褪壳的小虾,渐渐在我面前露出白皙的身材,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同性的身体,虽然差不多是在黑暗里,我还是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也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她却对我暧昧地笑了,转头轻笑着对我说:“他最喜欢我这样在他面前跳舞。”

        她的语气是那么轻那么轻,就算说着如此自轻自贱的话,依然保持着她自认为蚀骨的温柔。不得不说她羸弱,尽管她喜欢假装强大,但是天生属于舞者的柔软的脊柱却令她失去了攻击性,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或许,这就是她激起他的保护欲的最佳方式?

        但她的话还是让我控制不住地想入非非了,而且有些要了命的不爽。幸亏黑暗很好地掩饰了这一切。我装出尽量平静的语气问她说:“你找我?”

        “不是啊。”她没有穿上衣服的意思,而是说,“准确地说,应该是你找我才对,是不是呢?”

        “好吧。”我说,“你可以开个价。”

        她发出一阵类似蒸汽顶翻开水壶盖的笑声,好像从我进来开始她就一直在忍,终于到了极点。我对她的笑不予置评和疑问,她反而终于套上了她的内衣,慢悠悠地走近我说:“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给他报了多高的价,请他替你办这件事呢?难不成,是你的玉体?”

        “你真恶心。”我实话实说。

        “谈钱多伤感情。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坐下好好聊一聊。”她穿好衣服,就这样在舞蹈室的地板随便坐了下来。我接受了她的建议,但不愿离她近,而是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谁知道她却迅速挪到我身边,对我说:“离这么远,怎么谈心?”

        “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报应’,你知道吗?”我转头问她。

        她的皮肤真是好,白里透红,吹弹可破。我忽然又想到另一个词“美女蛇”。中国的文字,真是伟大。

        “报应?”她笑,“我想听女状元解释一下,可否?”

        “害人终害己。”我说,“你还是早日收手为好。”

        她的回答让我震惊:“我的人生早已千疮百孔,我还怕个啥?”她一边说,一边靠近我,举起一只胳膊,让我看。我看到上面有好多细细的伤口一样的东西,在我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的时候,只见她用另外一只手在那只举起的胳膊上,来回轻轻地划拉。那是在干什么?她的动作又轻又快,空气里好像还有细小的皮屑断裂的声音。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让我很快辨认出,捏在她挥动的那只手里的,正是一把刀片。她似乎了如指掌黑暗对我而言的威慑力,把那只胳膊举得离我更近些,差不多只有五厘米的样子,好让我更能看清楚她那只丑陋而伤痕累累的手腕以及一些正在慢慢渗出的细细的黑色血珠。

        “你敢这样吗?”她放下她的手臂,把那个小小的刀片随便往地上一丢,只是轻微的一声响,我始终夹在胳膊肘里的书却应声落在我身边的地上,让我不得不丢脸地捡起它。

        “说起来你或许不信,这是我们常玩的游戏。力道要刚刚好,会疼,但会觉得很爽,不会真的有事,你要不要试一试?”说完,她把手腕举到嘴边,舔了一口自己的血迹。

        那一刻,我身的鸡皮疙瘩都泛滥开来。真是变态!

        她又一次举着刀片,靠近我的脸。我下意识地躲开一些些。

        “哈哈。”于安朵笑了,在我耳边怂恿我,“来,你若敢玩一次,我就帮颜舒舒一把!”

        我当然知道她在耍我。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去接刀片的时候,她却一把把刀片扔到我脚下不远处,用威胁的语气对我说:“算了,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可以放那个姓颜的一马,但也希望你们从此识趣,别把我于某人当软柿子捏。”字正腔圆地说完这些,她又补充道,“十岁的时候,想卖我的人就开始乖乖替我数钱了。她算什么?”

        “谢谢。”不管怎么说,既然她表了态,我觉得我还是要说这两个字。

        她笑:“别看他愿意帮你,他只是想骗你上床而已。就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还是要很遗憾地告诉你,你是不会赢的,因为只有我,才和他是一个世界里的人。”说完这句话,这场安排好的戏才开始收尾。于安朵站起身来,以飞快的速度套上她的深色长裤和深色外套,踩着刚被她扔到地上的那枚仍然散发淡淡血腥味的刀片,离开了被黑暗灌得满满的舞蹈室,好像她才是那个来赴约的人。

        像是有千百颗小碎石硌着胸口,我竟然感到了难过。说不出的,既非醋意,也非恨意,只是单纯的难过,就好像“我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是一句厉害的咒语一样。她的身体,她的刀片,她的鲜血,都没有吓到我。我却被这一句我自己也曾经说过的似曾相识的话深深击中。

        “爱情若没遇对,就是伤痕累累。”这行某个人在天中图书馆的桌上刻下的歪歪扭扭的话,我曾经用心体会和研究过,现在想来,它仿佛是一句早就放在那里的警世箴言,提醒我不要在错误的甜美的假象里迷失我自己,从而指引灾难的来临。

        在她走后,我又一次摸起那枚刀片,用手指指肚反复轻轻滑过那锋利的刀口,忽然仿佛被一只细小的蚊子叮了一口那样的,我的指心散发出一丝温热。

        难道,这就是她所谓的爽吗?

        难道,我永远也赢不了她吗?

        难道,我真的在乎这些输赢吗?

        ……

        我的心因这些弯弯曲曲的问号而变得脆弱和瑟缩,一个人在微凉的地板上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才想到站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双腿,往教室走去。

  https://www.mdwenxue.com/book/1/1270/10225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mdwenxue.com。茅盾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md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