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大漠谣2(星月传奇) > 第六章:逃命
    霍去病“啊”了一声,“匈奴的单于?”

    我点点头,霍去病沉默了一会后,猛然大笑起来,“今日真是痛快,竟然赢了匈奴的单于,不过现在却只能落荒而逃了。”

    我一面观察着四周的地形,一面策马疾驰,“此处都是一览无余的草原,不好躲避,只要我们进入祁连山脉,我就有办法甩脱他们,有狼的帮助,绵延近千里的祁连山脉没有人能比我更熟悉。”霍去病笑着应好。

    伊稚斜送我们的马的确是万中难选一的好马,几个时辰的疾驰,虽已经有了疲态,可仍旧尽力在速奔跑。可后面的追兵因为有马匹可以替换,与我们的距离已经渐近。

    如果他们不放箭,我们还有希望,可如果他们放箭……我心里正在琢磨,霍去病忽地伸手要将我拽到他的马上,想让我坐到他的身前,与他共骑一骥。

    我挥手挡开他,怒道:“两人两匹马跑得快?还是两人一匹马跑得快?你以为我是谁?你还在羽林营里练习箭术的时候,我已经在这片大地上亡命奔逃了。我不需要你用背来替我挡箭,我要我们都活着。”

    霍去病愣了一瞬,猛一点头,“好!不过你不能让他们伤着你。”

    祁连山已经遥遥在望,我和霍去病都是精神一振,身后开始有箭飞过,射的却是我们的马,看来伊稚斜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杀死霍去病,而是想活捉霍去病。

    霍去病一手策马,一手挥鞭挡开羽箭,我也是轻舞绢带,替马儿划开近身的飞矢。他笑道:“玉儿,帮我挡一下箭。”拿起挂在鞍旁的弓,一手握三箭,去如流星,奔在最前面的三个人的马几声惨嘶,瘫倒在地。

    我挥着白绢卷开飞至的箭,笑赞道:“好箭法,难得的是射中的都是马的前额。”

    霍去病得意地眨了下眼睛,“多谢夫人夸赞!”我冷哼一声,猛然收回绢带,他立即手忙脚乱地挥鞭打箭。

    看到他的狼狈样子,我刚板起的脸又不禁带了笑,笑容未落,一只箭竟直射向我的背心,我俯身避开,却不料一箭更比一箭急,箭箭都直射我要害,再不敢大意,白绢舞得密不透风,力挡箭。

    霍去病那边却依旧只是箭冲马去,他怒吼道,“你们要射冲我这里来!”

    望见目达朵挽弓箭射我的咽喉,我不敢相信下,手势一滞,一只箭穿过绢带缝隙,飞向前胸,霍去病顾不上替自己的马挡箭,甩鞭替我打开,马股上已经中了一箭,所幸伤势不算重,反倒刺激得马儿短时间内速度更快。

    “玉儿!”他气叫道。

    我茫然地看向他,看到他的神色,立即醒悟,“对不起,再不会了。”

    目达朵依旧一箭箭射来,我一下下挡开。她的面色平静无波,箭法精确,我也冷静清醒,动作迅捷。只是,只是……我不明白,那个在我身后叫我姐姐的人儿哪里去了?这个草原上只有背叛吗?

    目达朵对身旁的人吩咐了几声,他身旁的人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听命,不再只射我的马,而是开始射我。

    伊稚斜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朵儿,你在干什么?”

    目达朵手一颤,不敢回头看伊稚斜,只叫道:“单于,我们活捉霍去病,可以威慑汉朝军队,激励匈奴士气,可这个女人没有用,这样做可以扰乱霍去病的心神,增加我们活捉他的机会。”

    伊稚斜没有说话,赵信叫道:“单于珍惜人才,想劝降霍去病,可霍去病的性格绝对不会归顺我们,如果单于想活捉霍去病,王妃的话很有道理。”

    伊稚斜看着霍去病,思量了一瞬,颔首同意。

    霍去病看我面色几变,急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我看看已经近在眼前的祁连山,强笑了笑,“我要赌一把了,如果我猜对了,我们也许能争取到机会。”

    霍去病点了一下头,“但是不要干蠢事,我不会接受,要活一块活,要死一块死。”

    “知道!”我一手舞着绢带,一手缓缓去解面纱,眼睛紧紧盯着目达朵,目达朵终于面色不再平静,掠过惊恐之色,手势越发快,箭如流星般而来。看她的反应,我的猜测应该有很大可能正确。

    面纱松开,飘扬在风中,我笑看向伊稚斜,他面色骤变,一声断喝:“住手!”弓箭立止,几只来不及停的箭也失了准头,软绵绵地落在地上。

    我一面笑向伊稚斜做了个鬼脸,吐吐舌头,一面暗暗拿箭刺向马儿的屁股。他一脸茫然迷惑,怔怔发呆。我的马儿已飞一般地急急蹿向祁连山,霍去病紧随身侧。

    伊稚斜望向目达朵,“朵儿,你看到了吗?那……那是玉谨吗?”

    几百人的队伍追在我们身后,却再没有一个人射箭,目达朵叫道:“不……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单于,玉谨已经死了,如果真是玉谨,她不会这样的。”

    伊稚斜茫然地点点头,“她应该恨我的,不会朝我笑的。”蓦地冲着我大叫道:“玉谨,是你吗?究竟是不是你?”

    我嘻嘻笑着,侧回头娇声问:“你猜呢?”

    赵信在马上向伊稚斜弯身行了一礼,恭敬地说:“臣不知道这位姑娘究竟是谁,但那不重要。单于,我们要捉的是霍去病。”

    伊稚斜悚然一惊,面色立整,瞬即恢复清明。我恨恨地盯了赵信一眼,我们若真有什么事情,也一定要你陪葬。

    伊稚斜望了眼祁连山,眼中寒意森森,下令道:“杀死霍去病者赏赐万金。不要伤到那个女子。”

    目达朵眼中的恨意刹那迸发,如烈火般燃烧着,看得我背脊一阵阵发凉。

    “去病!”生死一线,再无时间多说,我和霍去病交换了个眼神,两人齐齐翻身贴在马腹,箭密集如雨一般地飞向霍去病。我已经尽力用绢带替他挡开一些,可转瞬间他的马已经被射得如刺猬一般,凄声哀鸣着软倒向地。

    马儿倒地的刹那,霍去病抓着我的白绢,借我的马力又向前冲了一段,一入山谷,他立即飞纵入树丛间,挽弓搭箭,又是三箭连发,三匹马滚倒在地。此时山势向上,路径渐窄,骤然跌倒的马立即让追在我身后的队伍混乱。

    我又打了一下马,让它加速,自己却向侧方一跃,迅速掩入林中。眼睛瞟到伊稚斜挽弓射箭,惊惧地转头看向霍去病,浓密的树荫中,伊稚斜完看不见霍去病,却竟然只根据霍去病羽箭飞出的方向,就锁定了霍去病的位置,连珠三箭,各取三处要害,霍去病已经尽力闪避,却仍旧中了一箭。

    我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敢发出,只快速上前挽住霍去病,他笑摇摇头,示意自己能走。我点下头,借助绢带飞纵在林间,霍去病紧随在我身后。我一面奔跑,一面低低呼叫了两声,待到山林中响起其它的狼啸声时,我的心终于放下一半,回头细看向霍去病,他的衣袍上已经一大片鲜红的血色。

    林间的狼啸声越来越大,整座山都回荡着狼儿凄厉的长啸,霍去病随在我身后左拐右弯,跑到溪旁时,我停下看他的伤口,想替他把箭拔出,他道:“等一下。”说着趟过溪水,直到对岸,快速地跑了一段,又捂着伤口小心的沿着原路返回,跳进溪水中,“现在可以拔箭了。”

    先用绢布紧紧地系住他的胳膊,一咬牙,飞快地拔出箭。鲜血溅出,落在溪水中,很快就随着水流,消失不见。霍去病谈笑如常,指点我如何包扎伤口,尽量止血又不影响行动。

    我也算时常见鲜血的人,可看到他的血如此飞落,却觉得脑子发晕,手发软。不愿让他在这种状况下还安慰我,只能力求面色淡然,手势稳定,一句话不说地替他包扎好伤口。

    为了隐去两人的气味,我们趟着溪水,逆流而上。

    因为伊稚斜劲力很大,伤口较深,包扎后,血虽然流得慢了,却仍旧没有止住,霍去病面上虽然若无其事,可脸色却越来越白。我看了看四周的地势,“天已快黑,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他点了下头。

    一道黑影蓦然蹿出,我惊得立即挡在了霍去病身前,霍去病又一个闪身护住了我,两人都是一般心思,唯恐对方受到伤害。

    待看清是狼兄,轻呼一声,喜得扑了上去。

    狼兄领着我们又行了一段路,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瀑布前,他回头轻叫一声,跳入瀑布中消失不见。

    我牵着霍去病也跃进瀑布,没有想到一道水帘之后竟然别有洞天,虽然洞窟有些潮湿,可的确是藏身的好地方。一般人绝难想到瀑布后还有个如此隐秘的洞,水又隔断了气味,即使有猎狗也不怕。

    我捡了块高处的地方,让霍去病坐下,仔细看了会他的胳膊,转身想走,“这附近应该有止血的药草,我去寻一下。”

    他立即拉住我,“这点伤势我还撑得住,伊稚斜对我志在必得,虽然有狼替你吓唬和阻挡他们,可畜生毕竟斗不过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我们现在还没有甩脱他们……”

    我捂住了他的嘴,“正因为我们还没有甩掉他们,所以才更要替你止血,再这么流下去,难道你想让我背着你逃命?做将军的人难道连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吗?”他盯着我一句话不说,我笑道:“我带狼兄一块去,不会有事的。”

    他把弓箭递给我,“你会射箭吗?”我本想拒绝,可为了让他放心一些,伸手接过,“会用。”

    清风明月,溪水潺潺,虫鸣阵阵。一个美丽祥和的夏日夜晚,似乎没有任何危险。

    狼兄迅捷地在山石草木间游走,我跟在他身后也是蹦来跳去,随手摘着能吃的果子,最后还是狼兄的目力比我好,先发现了长在崖壁间的疗伤草。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个草究竟叫什么名字,因为狼儿受了伤总会寻它来替自己治伤,所以我就随口给它起名字叫疗伤草。

    一边咬着果子,一边急匆匆地往回跑,人还未到瀑布前,狼兄一声低鸣,挡在我身前,几条大黑狗和狼兄对峙着。

    伊稚斜和目达朵一前一后从树丛中缓缓走出。我们隔着黑狗和狼兄凝视着彼此,我的眼睛刻意地先望望后面,再望望四周,似乎是想确定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其实只是确定他们有没有留意到瀑布。

    伊稚斜望着我一声不吭,目达朵问道:“霍去病呢?”

    我把手中吃完的果子丢进树丛,“为了扰乱你们的注意,我们分开走了。”

    目达朵看向伊稚斜,伊稚斜盯着我的眼睛,一瞬不瞬,目达朵的脸色渐渐苍白,伊稚斜声音轻软,似乎怕声音一大就会吓跑了我一般,“你是玉谨吗?”

    隔着多年的时间,他似乎变化不大,依旧是匈奴中最英俊的男子,可我已经不是那个满心满眼盯着他看的女孩。我沉默了一会,摇摇头,“我不是。”

    目达朵似乎松了口气,伊稚斜想上前,狼兄警告地一声嘶鸣,山谷中响起其他狼鸣声,那几条狗虽然很惧怕,却顽强地吠叫着。

    我恼恨下,气踢了狼兄一脚,也叫了一声,山谷中的狼叫又迅速平息。原本隔着瀑布的声音,霍去病不见得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可大笨狼,你这么一叫,霍去病肯定已经听见了。

    伊稚斜一小步一小步,轻轻地向我走来,我的话是对着霍去病说的,却冲着伊稚斜大叫,“不许过来,你要过来,我就立即……立即……”我随手抽了只箭对着自己心口,“不要活了。”伊稚斜忙退了几步,微带着喜悦说:“你是玉谨。”

    我看了眼目达朵,问道:“伊稚斜,我是不是玉谨,很重要吗?我是玉谨,你又能如何?”

    他有些茫然,喃喃道:“你还活着,你居然真地活着。”他盯着我看了一会,似乎在再次确认我是真地活着,“可你不恨我?”

    我笑道:“我已经说了我不是玉谨,玉谨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和你没有关系,你想抓的是霍去病,如果你还是那个曾经豪气干云的左谷蠡王就请不要为难我一个女子,放我走!”

    伊稚斜说的是匈奴话,我却一直只用汉语回答他的话,让霍去病能明白,我正在设法脱身,不要轻举妄动。

    伊稚斜微仰头,凝视着天空的半弯月,目达朵痴痴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泪水,却咬着唇,硬是不让泪水掉下。

    伊稚斜的袍袖衣角在微风中轻轻飘动,一起一俯间落下的都是萧索。他微笑着对月亮说:“玉谨,我宁可你一见我就要打要杀,宁可你满是恨意地看着我,至少证明我一直在你心中,你从没有忘记过我,可是……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看我竟然一如看一个陌生人。”

    他低头看向我的眼睛,“不管在什么场合,不管是匈奴帝国的君王单于,还是未来的君王太子,当其他人都只留意他们时,你的眼睛却只盯着我看,满是敬佩,满是信赖,你的年纪虽小,可眼睛里却好象什么都懂,我的难过,我的隐忍,我的焦虑,都落在你的眼睛里,你会为我喜,也会为我愁,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吗?”

    我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眼睛,看向目达朵,“也许以前的玉谨的确如此看你,可现在只有另一个人这样看你了。她眼睛里的东西也许和当年的玉谨不一样,可她也是满心满眼只有一个你。”

    伊稚斜侧头看向目达朵,目达朵再也没有忍住,泪水涟涟而下,低着头急急擦泪。伊稚斜怔了一瞬,脸上诸般神色复杂,掏出一条绢帕塞进目达朵手中。

    伊稚斜忽地道:“玉谨,既然你不恨我了,就跟我回去。”

    我笑着用匈奴话道:“除非我死,你若想带一具尸体回去,请便!”转而又用汉语道:“伊稚斜,我阿爹是汉人,你该知道他一直想带我回汉朝的,我现在在汉朝过得很好,不要逼迫我,如果你真有些许内疚的话。”

    伊稚斜问:“霍去病就这么丢下你走了吗?你……你嫁给他了吗?算了,这不重要,匈奴人不在乎这些。”

    我带着气,怒道:“他是丢下我了,他中了你一箭,行动已经不便利,他不想牵累我,骗我说他走不动,要我去寻东西给他吃,结果我回转时,他已经不见了。”我咬着唇,眼中含着泪,面上却强笑着说:“不要让我找到他,否则我一定再刺他一箭。”

    这番话半真半假,似乎也符合霍去病和我的性子,伊稚斜显然已经相信,他沉默了会,一步步向我走来,丝毫不理会狼兄的警告,“玉谨,跟我回去。”

    他的眼神坚定不移,我一时方寸大乱,仓惶下举箭对着他,“不要过来,我绝对不会跟你回去。”

    他笑着摇摇头,轻柔地问:“玉谨,你要用我教你的箭术来射我吗?还记得你小时候,你坐在我的马前,我握着你的手教你射箭……”

    他一面说着,一面步子丝毫不慢地向我走来,毫不理会我手中的箭,几条狗团团围住狼兄,我手抖着,用匈奴话叫道:“站住,我不会跟你回去,不会……”听到狼兄的叫声,告诉我霍去病正在接近我们,我心中一急,脑中还没有想清楚,箭已飞射而出。

    我惊恐地看着飞出去的箭,伊稚斜定定看着我,眼中是悲伤和不能相信。

    目达朵飞身扑出,一声娇呼,软软地倒在地上,羽箭钉在她的胸上,霎时胸前已经红了一片。我双手抖着,身无力地跪倒在地,伊稚斜愣了一瞬,好似才真正明白发生了什么,看着目达朵,神情惊惶,几步上前抱起了目达朵。

    我一步步挪到他们身旁,“对不起,目达朵,我……”我的声音颤得说不下去,我们怎么会自相残杀呢?忽地伸手狠打向伊稚斜,以他的身手,居然没有避开我,任由我的拳头巴掌落在他的身上,“都是你,你为什么总要做这样的事情?总是逼得我们不能好好活着?为什么不能放过我阿爹,为什么不能放过我,现在又因为你,目达朵和我姐妹反目……”

    伊稚斜对我的话听而不闻,低着头只是查看目达朵的伤口。目达朵喘了几口气,望着我道:“姐姐,对不起,我不该恨你,其实不关你的事情,我还雇了西域人去长安城……”

    我摇头再摇头,“不是你的错,有错也是伊稚斜的错。”

    目达朵颗颗泪珠如断线珍珠,纷纷而落,“不怪他,是我自己,他宠爱我只因为我的性子象你,他又对你满是愧疚,我却不甘心,都是我的错……”

    伊稚斜轻轻捂住目达朵的嘴,“不要说话了,玉谨没说错,是我错了。”口中打了几个呼哨,抱起目达朵就走,“朵儿,你不会死的,我一定能让你活下去,你不是一直想就我们两个人去碎叶湖玩吗?等你好了,我们立即去。”

    伊稚斜转身间,视线看向我,仿佛有千言万语未出口的话。目达朵握着他的胳膊,咳嗽着,“真……的吗?我的身子好冷,好冷……”伊稚斜低头看向目达朵,“真的,我立即带你去见大夫,你不会有事的……”

    他抱着目达朵渐行渐远,隐入丛林前,他又回头看向我,却只闻目达朵猛然一阵咳嗽,血似乎流得更多,他再不敢迟疑,加快步子,转瞬间,人已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中。

    冷月凄风下,只有我怔怔地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霍去病从身后揽住我,“只要救治及时,她肯定能活下去,她虽然血流得多,可那一箭并没有射中要害,况且你射箭时心中没有杀意,手势又不稳,她中箭不会太深。”

    流血?我立即清醒,四处望了一眼,急急拽着他躲回洞中,把怀中的果子递给他,然后帮他上药。

    霍去病道:“把你的衣服撕一片下来,招一只狼系在它的身上,然后让它从你刚才站过的地方开始跑。伊稚斜为了顾及那个女子的情绪,暂时顾不上你,但他肯定会立即命人转回来追你。我们索性按兵不动,在这里再躲两三日,等他们把这一片部搜索完后再走。”我忙依照他的话去做。

    疗伤草不负期望,看到他不再流血,我心中稍安,又想起了刚才的事情,“目达朵真的不会有事吗?”

    霍去病笑揽住我,“堂堂匈奴帝国的单于难道还救不回一个女子?肯定没事的。你是关心则乱,你仔细想想刚才的情形,不觉得那个女子的表现很有些意思吗?居然短短一瞬间就因势利导,活用了苦肉计,这样的人精哪里能那么容易死?”

    我沉默了半晌后,往他怀里靠了靠,“对不起,我们应该拜祭完我阿爹就走的,我不该一时性起,动了贪玩的心思,惹来这么多麻烦。”

    霍去病轻抚着我的脸颊,笑道:“对不起的是我才对,夫人要玩,我没有护好驾,反倒让夫人受惊。等我把匈奴赶出漠南,把漠南部变成大汉的天下,你以后爱怎么玩,都不会有人惊扰。”

    我猛地抓住他的手,用力咬下去,他呲牙咧嘴地呼痛,我悻悻地道:“不许你再叫我夫人。”他想了想道:“那就叫娘子?”我做势要再咬,他忙道:“玉儿,叫玉儿。”我瞪了他一眼,脸靠在他的手上笑起来,笑声未断,眼泪却哗啦啦地流下来。

    他一言未发,只轻柔地顺着我的头发,“去病,你应该知道於单是谁吧?我阿爹是他的先生,我不是阿爹的亲生女儿,是被他从狼群中捡回去的,当时我还不乐意……我第一次见伊稚斜时,他……”

    第一次讲述自己的过去,说到高兴时,会依旧傻傻地笑,说到伤心处,眼泪止也止不住地流。自从初闻阿爹死讯,我大哭过一场后,一直再没有为过去掉过眼泪。总怕自己不够坚强,怕眼泪一落,好不容易凝聚的勇气就会部消失,装作自己再不伤心地生活着。今日却不再怕,毫不顾忌地笑着与哭着。絮絮地讲述声中,究竟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完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