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转身说爱你 > 第十章.2
    她……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知恩在公园等到觉得黎曜应该已经离开公寓的时候,才又漫步踱了回去。

    她尽量装得自然,想表现什么话都没听到的样子,但是当她打开门,看见程豫站在玄关等着她的笑容,不自觉的又想起了他们的对话。

    “你今天比较晚。”

    “嗯……加班。”知恩低头脱鞋,不敢看他的脸。

    “吃过东西了吗?今天黎曜来找我,我还没煮晚餐。”

    “没关系,我弄个泡面就好。”她说,脱了鞋进客厅,放下包包和身上的外套,走到厨房拿锅子装水,然后放到炉子上开始煮水。

    接着她到厨柜前随便挑了包泡面,又从冰箱拿出鸡蛋,水还没开,面跟蛋就下了锅,最后她杵在锅子前,安静了。

    程豫站在厨房门口,双手环胸,斜倚着墙,眉挑着。倒水煮面放鸡蛋,这一连串的动作,知恩看都没看他一眼,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知恩。”他唤她。

    她像是受了极大惊吓般的身体颤了一下。“什么事?”她回他,但是头没转过来。

    “你有事吗?”

    她怔了怔。“没有。”转了旋钮,火力加大,平静的水泛起纹路。

    “那你为什么不看我?”

    “有吗?”她说着,头还是没有转过来。

    终于,水滚了,知恩下了调味包,用筷子随便搅了几下,就熄火端锅上桌。

    程豫帮她把隔热垫放在餐桌上,知恩搁下锅子,坐在椅子上,二话不说开始吃面。

    程豫坐在她对面,盯着她面无表情的小脸。虽然觉得疑惑,但不知原因出在哪里,只能一脸不解的望着知恩,等着她想说话的时候。

    知恩面吃得食不知味,程豫的眼神瞧得她心神不宁,终于,她从锅中抬头,对上他的眼。“看我干嘛?”

    “因为你不看我。”

    什么理由?知恩没好气地看了程豫一眼,然后又拿起筷子。以为她要继续吃面,却看见她沉思了一阵,忽然放下筷子,起身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没一会儿,她又坐回椅子上,瞅着程豫开口:“手伸出来。”

    程豫看着知恩的眼,有些纳闷,但还是照做。

    下一秒,一股冰凉搁在他的手心里,是一副备用钥匙。

    “这……”

    “是公寓钥匙,总不能让你一直待在屋里不出去。”知恩淡淡地道。瞅见程豫带着惊喜的眼神,她又低下了头。“先跟你说清楚,给你钥匙不代表我接受你,我只是不想让我家到后来变成你的私人办公室。”

    在公园想了三个小时,这是她最后的结论。

    知恩的解释程豫听了几分不知道,不过他的表情,意外的非常快乐,像是此生无憾那样的快乐。

    他伸长了手,握住知恩放在桌上的柔荑。

    “谢谢你。”他满怀感动,始终认真的眼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

    望着那双眼,知恩又看到了一只对她摇尾乞怜的大狗,胸口塞进满满的满足感,内心柔软的那一处,跟着慢慢扩散了。

    春雷轰隆响,雨开始下,阴湿湿的天气已经好几天,但是程豫的心情却是阳光普照。

    他面带微笑、待人亲切,面对客户所有要求也笑嘻嘻的照单全收。

    黎曜盯着被日本客户要求更动的几个地方,心里疑惑。

    程豫一向对自己的设计很有原则,客户不合实际或不符他理念的要求,他从来不妥协,这次却意外反常,天知道这些变动有几项连黎曜自己都无法接受,程豫竟然眼睛眨也不眨的就说“好”?!

    不理解,真的不理解,爱情真的有改变一个人的强大力量?

    “看来你真的变了。”坐在椅子上,黎曜大口吃着鸡排对站在办公室窗边的程豫说。

    程豫正在浇花。几个月下来,他已经习惯做这类的事情了。

    他抬头,“什么变了?”

    “个性。”

    “哈,大概吧。”程豫没有反驳。

    他走到自己的桌前,拿起桌上用蓝色丝绒小盒子珍藏着的一副钥匙,在黎曜面前晃了晃。“你不觉得这是个契机吗?”

    “契机?”黎曜呵呵两声,鸡排也咬了两口。“你确定吗?说不定实际上真的如知恩所说,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自己家变成你的办公室,才给你她家的钥匙。”

    “就算是如此,但至少这个举动反应了一件事。”

    “什么?”

    “她并没有那么的讨厌我。”

    笑容依旧漾着,程豫快乐的抬起头,望着窗外雨丝淅沥沥,他想了一阵,又看了眼桌上的钟后,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我今天就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黎曜疑惑的抬眉,“你要去哪?”

    程豫笑开,露出他洁白的牙齿。“我要接知恩一起回家。”

    交出备用钥匙之后,知恩每天收到的礼物,从一束鲜花升级附加了一个八吋高级蛋糕。

    大狗的讨好程度似乎越来越厉害了。

    知恩盯着花、吃着蛋糕,表情似乎有些困扰,但是内心却塞着满满的满足感。尤其是当她听见别人这么说的时候——

    “知恩姐,你男朋友对你真的好好喔!”

    哈!“好好”这两个字可是货真价实,跟以前她自我催眠时候的喃喃自语完全不同。

    “你真的什么都没说,她就送这些东西来吗?”花花分享着知恩的蛋糕,小脸充满了羡慕。

    知恩颔首,“嗯。”她是没说什么,只是给了程豫一副钥匙。

    想想,过去她给了程豫很多东西,学生时期整理好的影印讲义、生日时的手制饼干、结婚纪念日的喀什米尔名牌围巾……许多许多,都没有像这一副钥匙得到这么大的回应。

    当初,她是因为程豫可能为她失去工作而良心不安,才交给他钥匙,却没想到他很高兴,那双诚挚的眼几乎感动得快要盈出泪水。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记忆中,程豫不是一个热情的人,无论对谁总是淡淡的,就算是安芃薇,他也只是笑得比较亲切。

    但是现在的他不只会亲切的笑,还会展现无赖与感动。

    看来,程豫似乎真的改变了。

    因为她而改变吗?

    哼着笑,知恩吃着蛋糕,没想到她冉知恩也有今天。

    垂下睫,知恩看了眼桌上的时钟,愣了下,三两口把剩下的蛋糕吃尽,然后从办公桌起身。

    “花花,我要先下班了。”

    “下班?”小女孩嘴边沾着奶油。“剩下的蛋糕怎么办?”

    “帮我分给大家吧。”知恩边说边拿着外套和包包往大门走去。

    “这么急要去哪里?”花花对着知恩的背影问道。

    知恩回过头,微笑的说:“我男朋友要来接我回家。”

    因为心情好,什么事情都觉得顺心,即使下雨小小的塞了一下车,程豫到达知恩公司楼下的时候,表情一点都没有不悦的样子。

    坐在车里想抽烟,掏烟包时,程豫发现了放在西装口袋里的公寓钥匙。

    他拿了出来,细细端详。

    这钥匙不是新的,上头有着一道道的刮痕,齿模凹痕的金属涂漆也有些剥落,看起来就是灰灰旧旧的。

    但是在程豫的眼中,它却像是发了光一样的闪耀。

    大大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捧着,望着望着,笑容不时从程豫的脸上冒了出来。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上这一遭。

    在那个下雨的午后遇见知恩开始,命运像是条无形的线,把他们连在一起。

    像是大大的一个圈,分开,又相遇。

    就如同母亲告诉他的——

    知恩是个好孩子,你的人生,有她才会完满。

    当自己跟一个人感觉到了幸福相守的时候,成就的是一个完整的圆,完满的人生也因而展开。

    只是现在这个圆有着缺口,没有连接,虽然看得到对方,但是还有一段距离。

    他努力的想要拉近彼此的间隔,也希望对方能够回应。

    而现在,他终于得到了对方给的一点回应。

    望着手里的钥匙,程豫淡淡的笑着。就算只是些微,对现在的程豫来说,都弥足珍贵。

    抬起头,车窗外哗啦啦的雨声乍然响起,毛毛细丝变成了倾盆洪水,程豫看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他把钥匙放回左胸西装口袋里,拿了伞,决定在车外等待。

    自从给了钥匙之后,他跟知恩之间真的有些微的改变了。

    今天早上他问知恩可不可以去公司接她回家,她没有拒绝。

    光是这样,程豫整天的心情就飞跃得跟什么似的,就算是烦人的雨季也影响不到他。

    撑开伞,跨出车外,程豫绕到路旁的骑楼底下,才踏上红砖道,便不小心和跟他一起探进骑楼的人有了擦撞。

    “对不起。”偏首,他一愣。

    “没关系……”

    对方转头看他,也楞住了。

    “程豫?”安芃薇的眼里尽是讶异。

    回过神,程豫瞅着她,礼貌性的点点头。“好久不见。”

    那年分手后,两个人没再见过面,甚至连通电话也没有过,当时那“三败俱伤”的局面,所有的当事者都不愿意再触碰那道伤口。

    一直到……他与知恩重逢之后。

    “好久不见。”安芃薇回说,“最近好吗?”

    程豫笑笑,“还可以。你呢?”

    “我很好。”她说,然后就沉默了。

    太久没见,原有的感觉早已不存在,连普通朋友的交情也变得生疏,想要多说什么,一时间也找不到话题。

    安静了一阵,程豫才又出声:“你现在要去哪呢?”

    安芃薇顿了一顿,“我跟我未婚夫约好了要吃饭……啊,对,我要结婚了,婚期在今年六月。”她秀出手上的婚戒。

    “恭喜你。”

    “谢谢。”安芃薇点点头,抬手看了表。“不好意思,我时间……”

    程豫会意的说:“你去忙吧,不耽误你了。”

    安芃薇笑了笑,“再见。”

    “再见。”程豫让开了路。

    安芃薇往前走几步,忽然又转过身,看着程豫。“那个……”

    “有事?”

    她抿了唇,直直望着他。“有些话,我一直想告诉你。”

    程豫撑着伞,瞅着安芃薇。“什么?”

    “那年,和你分手后,我想了很多。曾经,我怨叹老天的不公,不明白衪让我失去丈夫又失去情人,我怨天怨地,但是从没想过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安芃薇叹道,“我总是想着自己的感觉,把别人对我的好视作理所当然,当初离开你到美国去,也是因为我害怕寂寞,后来我想,我会有这样的结果,大概是因为老天在惩罚我的自私自利。”

    安芃薇幽幽的说着,她轻柔的嗓音如昔,但是话语背后的语重心长,程豫是第一次听到。

    时间,让每个人都有了不同的心境。

    程豫摇头。“不管如何,当初我也有错,我们都太骄傲、太自我,以自己的认为判断事情,最后才造成这样的结局。”

    “也许吧。”安芃薇说,“总之,现在说也许有点迟,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抿了唇,她朝程豫开朗的笑开,“关于当时的一切,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电梯下楼的时候,室外的雨忽然变大了。

    知恩走到办公大楼自动门前,才发现自己因为离开太匆忙,忘了拿伞。

    眼看跟程豫约定的时间过了好几分,她想了想,放弃折回去,跨出门,在骑楼下找寻程豫的黑色轿车。

    蒙蒙的雨阵中,视线不甚清晰,知恩左顾右盼,找不着她搜寻的目标,觉得有些疑惑。她转头,想翻出包包里的手机打电话,忽然间,她在对向大楼的骑楼下发现了程豫……还有安芃薇的背影。

    安芃薇?

    知恩愣了愣。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动作停格在那一秒,知恩视线停在对面看起来谈笑风生的两人身上,心里突地像是吃到麻糬梗到一般难受。

    知恩一怔,低了首,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惶恐。

    为什么……难受?她有什么好难受的?

    是因为看到安芃薇的关系吗?

    心底不明的掺杂起慌张和迟疑,知恩不停的拨着发,站在大门没有移动脚步,眼光三不五时的瞥着对街的身影。

    她就这样看着,看到他们互相道别而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