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转身说爱你 > 第八章.3
    距离上次会面不过两个礼拜,但是对于热恋的情侣来说,就像隔了好几世纪那样长久。

    他们吃过晚饭后,漫无目的的在人行道上走了好几个小时的路,只为了能享受手牵手并肩而行的幸福感。

    一直到了夜深,两个人才踏上归途。

    程豫把车开到了知恩租屋处楼下。“你家到了。”他说。

    知恩待在车里,看着程豫,拉着安全带,有些依依不舍。

    见知恩迟迟没有动作,程豫疑惑的瞅着她。

    “怎么了?”说着,温柔的大手探着知恩额头的温度。“不舒服吗?”

    知恩摇摇头,她拉住程豫的手,仔细的望着他的掌纹。

    意识到自己喜欢他之后,幸福的感觉让她一直笑容满面。

    看着程豫,犹豫了几秒,知恩终于向前,轻轻的在程豫颊上印下一吻,然后匆忙的解开安全带下车。

    关上门,在门前停顿了一会儿,她转过头,望着车窗,依旧是笑着。

    朦胧的路灯,照不清楚她的表情,程豫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出知恩像是在脸红的样子。

    甜蜜的感觉,传染到了程豫的嘴角。

    “今天,谢谢你。”知恩说。

    程豫笑着,很好看的笑着。“保持联络。”

    知恩点点头。此时,单行的巷道后头有了来车,无法通行,对他们按了喇叭。

    “有车来了,快走吧!我再打电话给你。”

    “知道了。”程豫微笑的瞅着知恩一阵后,才拉了排挡,驶离知恩公寓楼下。

    黑色的轿车缓缓的驶离巷道,知恩看着远去的车影,心里有点甜蜜,但莫名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浮上心头。

    她好像……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

    心头一窒,用力摇摇头。不是决定不再管过去如何了吗?

    叹着气,知恩转过身,从包包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才抬头,她吓了一跳。

    清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公寓楼下大门前。

    “清风?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阵子。我到附近办点事,就顺道过来看看你。”她表情淡然地朝知恩走近。“你跟谁出去?男朋友?”应该不可能。听知翔说,这两年来知恩都是一个人生活,绯闻没有到让冉昭雄着急的想替知恩安排相亲。

    听着清风的话,知恩还是笑,现在只要一想到程豫的脸,心口就甜滋滋的。“算是吧。”

    算是?清风有些意外。她打趣的望着知恩的表情,那双圆圆的眼里充满了快乐,气色红润,看来知恩的日子过得不像知翔形容的那么黯淡。

    “是吗?是怎样的人?”看到好友脸上有笑容,清风语气轻松。

    “一个很温柔的人。”顿了顿,知恩看着清风,“说不定你也认识他。”

    她认识?“叫什么名字?”

    “程豫,前程的程,犹豫的豫。”

    知恩话一出口,清风蓦地凝住表情,她一脸讶异的瞅着知恩的笑脸。

    程豫?!她……跟程豫?

    “你们……怎么碰面的?”

    “我们杂志的一个专栏,我去采访他。”知恩没注意到清风神色有异,她继续说着,“怎么?你认识他吗?”

    清风细细的观察知恩的态度。看样子,知恩应该还没想起程豫。

    收起情绪,清风摇摇头,以一贯的冷静语气回道:“不认识。”

    “是喔。”知恩颔首,再次转身开门。“天气好冷,赶快进来吧,我冰箱里刚好有最近取材时买到的好吃甜点。”

    清风应了一声,跟上知恩的脚步,心情忽然沉甸甸。

    原来,知恩就算没有记忆,还是不自觉的又进入了轮回里。

    怎么会这样?守着不让他们相见,但是命运却还是把他们两个人连在一起!

    难道,真的无能为力了吗?

    清风忆起知恩痛苦的表情,她困惑的抿起唇。

    不行!悲伤一次就够了,她得阻止,在事情继续往下发展之前。

    凝睇着知恩走在前的身影,清风在心底默默的下了决定。

    寒风,冷得让人直打哆嗦。

    向清风面无表情的站在私家车旁,漂亮的脸蛋有些苍白,她眉头深锁,似乎在沉思什么事情。

    司机先生杵在一旁,必恭必敬的弯着身躯道:“小姐,天气冷,您要不要在车里等?”

    清风摇头。“我要站在这里。”

    这里,美国纽约,前几天下了雪,现在气温只有个位数,天阴得像要下雨,犹如清风现在的心情。

    司机不再多言,陪站在一旁,对小姐说一是一的个性已经习惯了。

    清风看了看司机,目光一转,望着眼前高耸的办公大楼。

    根据调查,程豫两天前到了这里谈公事,一件景观设计案,预计在今天下午出发回台湾。

    她必须把握时间,在程豫回台湾之前把话跟他说清楚。

    不然回到台湾,知恩在,她找不到适当的机会,这样下去,事情就难以挽回了。

    一定要趁现在——一切还来得及的时候。

    眯起眼,寒风吹过,发丝在颊边飘动。等了一个小时,清风等的人终于走出了办公大楼。

    她示意司机,司机朝程豫走了过去,转达了主人的意思。

    程豫楞楞的看着司机,再抬头看到了清风,表情有些讶异,犹豫了几秒,才往清风的方向踱了过来。

    “有事找我?”清风的脸对程豫来说,算是陌生又有点熟悉。

    记忆里,他只记得她是知恩的好朋友,而他只在跟知恩的婚礼上见过她一面。

    “是的。”清风冷冷的看着他。

    “什么事?”

    “进车里吧!我送你回饭店,到那里,我再跟你说。”

    程豫心里不明白,但还是坐进了车里。

    到了饭店,两个人进了一楼的咖啡厅,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随意的点了咖啡和红茶。

    等服务生走远,程豫面对着清风,礼貌的开口:“请问,有什么事吗?”

    清风拿着水杯,慢慢的放下。

    “听说,你和我的朋友,冉知恩,最近有在连络?”

    程豫闻言一顿,抬眼。“是的。”

    “那么,你应该知道,知恩失忆的事了吧?”

    “是的。”他颔首。

    “既然如此——”清风往椅背靠去,双手交握在身前。“我希望你离开她,不要再跟她连络。”冷静的,她表情平淡地对程豫提出要求。

    很些微,她看到程豫愣了一下,但旋即收起了惊讶,似乎对她的要求并不感到意外。

    “为什么?”程豫的口气,平板得听不出情绪。

    “为什么?”清风挑眉,“你对她的‘曾经’,你难道忘了?”

    表情一凝,程豫沉默。他怎么可能忘了!

    “我不知道你再来找知恩的动机是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放了她,在她想起你之前,放了——”

    “我爱她。”程豫打断清风的话。“也许我这么说很矫情,但是,我爱她,就算她不记得我,我还是想跟她在一起。”

    “爱?”清风不以为然。“如果你爱她,那就更应该放她走。”

    程豫安静地望着清风,眼神里有着无法苟同。

    “你知道知恩为什么失忆吗?”她问他。

    程豫颔首。“知恩说,是因为车祸。”

    “车祸?”对于这样的答案,清风并不惊讶,因为那是冉家给知恩失忆的理由。她伸手,用汤匙搅拌着服务生送上的红茶,口气依旧淡淡的,“如果是这么单纯的原因就好了。”

    程豫听着,眉头皱了起来。“难道不是?”

    清风敛容,正色望着程豫。“不是。”

    “那是什么?”看着清风的认真,程豫心里浮出不好的感觉。

    “是因为心痛。”

    “心痛?”

    叹着气,清风拿起杯子,喝着红茶,幽幽地道:

    “与你分手的打击太大,那天晚上,知恩因为过度的心绞痛送医急救,在车上,她曾经一度失去了心跳,经过了电击抢救回来,她再次睁开眼,就失去了记忆,所有——关于你的记忆。”

    “我的……一切?”

    “是的,所有在知恩脑海里关于你的一切,全部像是被抽离一般的消失了,她忘记你,也只忘记了你,你晓得那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程豫沉默着,他的心,一时被惊愕塞得满满的。

    清风不待他回应,继续道:“你对她是痛苦的回忆,但她不愿恨你,所以宁愿遗忘。她爱你爱到如此,你现在回来找她,还希望这个遗忘你的女人怎么做?”

    “我不知道跟你说是不是对的,但我觉得还是要让你知道,知恩她……从大学时代,就一直爱着你。”

    猛然抬首,程豫瞠着双眼,面对着清风接下来的话。

    “她爱你,但是因为你和安芃薇的关系,她只好将自己的感情隐藏了起来,然后傻傻的等待着。”清风苦扬嘴角,“以为自己最后就会如此抱憾终生,却没想到你提出了结婚的要求,因为爱着你的关系,她毫不考虑的答应了你。”

    搁下手里的杯子,清风无奈的叹口气,接着说:

    “对你,她没有口出恶言过,对着我们,她只说过自己幸福,说你是个认真的好人,因为她说得毫不犹豫,曾经一度,我真的以为知恩会这样幸福下去,但是事实,似乎不是如此。”

    清风平静的瞅着程豫,在她的言语间,程豫的冷静渐渐瓦解。她看着程豫,看他表情激动地摇着头,最后,他一脸痛苦的用双手蒙住了脸。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知恩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这些,就算我们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依旧没告诉我。”

    过去的种种如潮水翻涌,在程豫的脑海里搅动着;一个笑着的女人、一个哭泣的女人、一个眼里只有他的女人——这些,是知恩啊!

    而他竟然什么都没注意到,只自私的对了她提出了毫无意义的婚姻要求!

    他……到底对这个爱他的女人做了什么?!

    “所以,如果你说的爱是真的,如果你还有点良心,放开知恩吧!遗忘可以让她的人生重新开始,在这途中遇上你,只能说是意外,但是为了她好,就算我求你,请你离开知恩的人生。”

    程豫一脸悲伤地望着清风,该说的肯定答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出了程豫的迟疑,清风又叹了口气,“我话就说到此,怎么做,我相信你应该清楚了。”她站起身,拿起帐单。“是我找你的,钱由我来付,先告辞了。”语毕,清风走了出去。

    程豫一个人呆在座位上,消化着清风告诉他的事实。

    想起了知恩的笑容,他的眼眶不禁酸涩起来。

    程豫忆起了与知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那是一个下着雨的夏日午后,一个个头小小的少女,满脸笑意的背着一个很大的包包,正站在屋檐下等着他。

    那天的雨很大,她的包包有一半都被雨水淋湿了,凌乱的马尾黏在颊边,看起来有说不出的狼狈。

    可是即使如此,面对迟到了二十分钟的他,知恩笑容里的诚意却没有减少。

    她看着他出现,把保护在怀里的讲义小心翼翼的交给他,她被雨弄得很糟,但是怀里的讲义却是干爽整齐。那个时候,程豫有点不明白,为什么知恩会为了一个算是陌生的人做到如此?

    不过,程豫并没有继续深思问题的答案,当时他的人生重心,是在课业跟安芃薇身上。

    冉知恩的出现,就像是走在路上与他擦肩而过的行人那般微小,从认识冉知恩开始,他只是习惯的接受,习惯她的帮助,习惯得理所当然,一直到毕业,他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在他身边的女子,连一次都没有。

    到了最后,他们走向了莫名的婚姻,度过了五年实名将亡的结缡生活,一直到安芃薇的再次出现,敲开了迷雾,以为平静的背后,事实的真相竟是这般的残酷。

    程豫一直以为,知恩的爱情,是在他们成为夫妻之后;却没想到,萌芽的爱情,是再更遥远的之前,那个他一点都不在乎她的时候。

    当时,她答应他的求婚,是用着怎样的心情呢?

    程豫倚着墙边,俊颜充满着无边无际的痛苦。

    以为自己最后就会如此抱憾终生,却没想到你提出了结婚的要求……

    那时的他,心里爱的还是别人啊!为了一个自私的原因,他把一个爱他的女子折磨到了什么境地?

    假使你能看见我血淋淋的心,你就能体会到你有多残酷……

    病床上,那天,知恩泪流满面地朝他怒吼着。

    血淋淋的心……对他,她总是在勉强、总是在妥协,她这样的退让所期望的,只是希望他能回头,好好的看她一眼而已。

    如果你已经娶了我,能不能让我拥有全部的你呢?我不想……不想……只有一个叫作“程豫”的背影……

    原来啊——原来——事情比他认为的还要残忍。

    她忘记你,也只忘记了你,你晓得那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你对她是痛苦回忆,但她不愿恨你,所以宁愿遗忘……她爱你爱到如此,你还希望这个遗忘你的女人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