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转身说爱你 > 第八章.2
    程豫默默的守在知恩身边,听着她娓娓的道着关于植花的知识,她洋溢着快乐的小脸,让程豫的心情有些满足。

    果然没记错,知恩喜欢花草,即使失忆,并没有影响她原有的喜好。

    这些年,程豫一直记得,只不过,他是在知恩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她有这样的兴趣。

    看着他爱的女人的笑容,程豫内心有些恍惚,他爱的人因他而快乐,爱情说穿了,要的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东西而已。

    为什么当初他一点都不了解呢?

    牵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程豫看着知恩的脸,没有移开眼光。

    知恩从花里抬头,瞧见的,就是程豫一副看起来像是要哭要哭的表情。

    “你怎么了?”空出的小手抚上,冰冷的掌心贴上热热的脸颊。

    程豫回神,惊觉到自己又陷入过去的罪恶感,他用微笑掩饰。

    “天气冷,要不要找地方休息?”

    停在颊上的手僵了一下,下一秒,红霞飘上知恩的脸庞。

    男人说……“休息”?

    程豫瞅着知恩的反应,会意的勾勾嘴角,“我是说找地方喝茶聊天,你想到哪儿去了?”

    知恩愣了愣,她尴尬的收手,偏过小脸,不让自己懊恼的表情被程豫发现。

    她怎么会有这样色情的想法?

    不过刚刚,她还真有点期待他对她做些“什么”……

    想着想着,心又怦怦的加快速度,令知恩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程豫见她不语,有些纳闷,瞧着知恩的视线,他对着花摊老板喊道:

    “老板,给我两盆薄荷。”

    程豫的声音勾回了知恩的视线,在她来不及反应时,两盆绿意盎然的薄荷草已被打包好塞进知恩的怀里。

    “拿去。”

    知恩呆了呆。“给我这个干嘛?”

    瞅着知恩的表情,程豫挑眉。“你不是想要这个?”他的脸往她靠近几分。“不然你刚才看着它在想什么?”

    男人的呼吸飘到了耳畔,咚咚的心跳鼓噪着,想起了方才的念头,程豫的接近又让知恩不知所措,她连忙把热热的小脸埋进怀中的薄荷草里。

    “谢、谢谢。”

    程豫站直了身,拉着知恩往前走。“天气很冷,还是找个咖啡厅驱驱寒吧!”

    知恩跟着他,抱着草,薄荷凉凉的味道舒缓了她的紧张。

    结果,连咖啡厅都是满的,两个人只好在便利商店买了热饮,坐在森林公园的长椅上。

    程豫从袋子拿出罐装奶茶,打开拉环后,才交到知恩的手上。

    “抱歉,委屈你吹风。”

    知恩摇摇头,用着罐装奶茶的瓶身暖手。“虽然冷,但是有阳光,这样晒晒太阳也不错。”

    她温柔的弯着笑容,小小的喝了口奶茶。一阵清风吹来,身旁的树沙沙作响。

    四周植物林立,树的香气浮在空气中,朦胧间,知恩脑海里有了一个似曾相似的景象,一个也有大树的庭院景象。

    仿佛间,知恩看见了程豫站在里面。

    “你也喜欢植物吗?”她问程豫。

    程豫愣了一下,颔首。“我妈喜欢。小时候看着她整理花草,跟着弄,也弄出了兴趣。”

    “难怪,你事务所的花园这么漂亮。”知恩又喝了口奶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放下罐子,从身旁的塑胶袋里拿出一个另外装的小盆栽。“这个给你。”

    程豫顿了顿,接了过去。“这是什么?”

    “弹簧草。”墨绿色的圆叶子一层层的堆成小株,微微弯弧的叶片像是有弹力张着生命力,知恩望着程豫细细的看着盆栽,她说:“很可爱喔!我今天才发现的。我买了两盆,一盆给你,算是薄荷的回礼。”

    “谢谢。”程豫笑开,又是那好看的笑容。

    知恩心口甜甜的,她伸伸手指,“老板说,现在是冬天,一个礼拜浇一到两次水就好,夏天的话,就要给到三次。”她尴尬的拨着发。“不过我养盆栽的技术很糟,以前买的好几盆花草都被我养枯了,我弟都要我别再杀生……”停了几秒,知恩把薄荷也拿出一盆交给程豫,“这个你也拿一盆好了。”

    “为什么?”

    “因为……我怕它们都被我给照顾死了。”

    程豫瞅着手里的盆栽,又瞅着知恩,他轻笑,“你不会。”

    眼中映着程豫的笑脸,知恩的小脸又热了。“你又知道?”

    “我知道。”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知道。

    知恩不明白程豫语气里的坚定从何而来。“为什么知道?”她有点好奇。

    程豫伸手,拉过知恩的肩膀。“你今天的话似乎有点多?”

    偎在他怀里,知恩有些发楞,程豫的一句玩笑话,又勾起了知恩的混乱情绪。

    话多?好像是这样子……知恩这才注意到,她今天的心情是久违的轻松。

    看着程豫的侧脸,混乱的情绪化成一股热流,暖着心,知恩突然觉得有些幸福。

    这些……是因为跟他在一起的关系吗?

    这个有着刚毅脸部线条的男子,与他认识、和他相处,也不过短短这一阵子的事情,但是莫名的,跟着他,总让知恩觉得很心安。

    是啊,心安。无论是家人或是朋友,没有一个人能让她有这样的情绪,但是程豫——对失忆的知恩来说,算是陌生的男子——却很自然的走进了她的心里。

    喜欢他的气息、喜欢他的笑容、喜欢跟他相处的每一分钟——

    原来,她喜欢这个男人,没来由的,却是自然的。

    “怎么忽然不说话?”程豫低低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男人的温暖,让知恩的眼神变得温柔,她开口:“你知道吗?自从我失忆以来,我的生活过得有些战战兢兢,其实状况已经改变了,但是因为家人的眼神,我总觉得自己应该照着过去的自己过活,只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又不得不勉强,渐渐的,我学会了戴着面具和他人相处。”

    “那你现在也是戴着面具跟我说话?”

    知恩轻呵,“没有,你没有。”她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你就是例外。”

    轻柔的嗓音说着,听得程豫满是心疼,他大手一伸,捞过知恩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以后要是觉得累,你就来依靠我吧!”

    胸口的暖意蓦地蔓延,知恩楞在程豫的肩膀上,笑意慢慢浮现,眼睛也有点酸酸的。

    知恩忽然知道,为什么她在听见程豫说爱她的时候有着感动了。

    也许以前的她,跟现在的她一样,喜欢这个男人很深很深。

    一时间,知恩对于梦中女人到底是谁、她对程豫的熟悉、及所有的疑惑,她忽然觉得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知恩低下头,把脸埋进程豫的胸膛里。

    “程豫。”

    “什么?”

    “我以后……真的可以依靠你?”

    “可以。”

    “那么,要是我的盆栽枯了,我可以去你那儿看吗?”

    “可以。”

    “那……程豫。”

    “什么?”

    “我们交往,好不好?”

    感觉到背上的手顿了一下,没看到他的表情,但是她听见了他的声音。

    “乐意至极。”

    于是,他们交往了。

    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圈,两个人终于谈起了情投意合的恋爱。

    不过,两个人都很忙,能见面的时间有限,所谓的谈情说爱大都是靠着发达的网路进行。

    即使如此,还是能谈得火热。

    有时,知恩会在MSN上问说:“你爱我吗?”

    程豫会回说:“爱。”

    知恩继续问:“有多爱?”

    程豫会说:“从地球到太阳来回一百圈那么爱。”

    还有的时候,知恩会问:“你想我吗?”

    程豫会说:“我想你。”

    知恩又问:“有多想?”

    程豫会回:“就像呼吸一样时时刻刻不间断的想。”

    有些话,见了面羞于启齿,但是在网路里,坦白得无所忌惮。

    程豫跟知恩的爱情因为这样,来得既快且浓烈。

    幸福在他们之间围绕,所有的问题,在他们之间似乎不再是问题。

    程豫不再想着以前,知恩也忽略了被她遗忘的曾经,他们的爱情是从现在开始,想的该是未来而不是过去。

    渐渐的,笑容重回到两个承载过往阴霾的人的脸上,他们的个性不再封闭,变得温煦且宜人,有如刚从冬天转换降临的春天一样。

    周遭的人深刻的感觉到了他们的转变,也猜得出是因为恋爱造成的结果,只不过,因为鲜少见面的关系,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对象,竟然是彼此的“过去”。

    “有空吗?”黎曜打开门,问道。

    程豫正好用MSN跟知恩约好见面的时间,他从荧幕抬头,笑着。

    “回来了。”

    “是啊!时差还没调回来就来见你。”

    设计工作室的工作蓬勃发展,为了因应国外的案子,去年在英国成立了分部,身为合伙人的黎曜,理所当然的接下了分部管理者的棒子,从筹备期就开始在伦敦长住。

    黎曜一脸慵懒,他穿着休闲服,肩上背着一个黑色旅行包,慢步走了进来。

    他随意拉了张椅子坐下,打开包包,拿出他刚在巷口买的水煎包大口吃着。

    “果然还是台湾的东西合我的胃口。”他的声音充满感动,抬眉瞥见程豫瞅着他笑,他扬手,“要来一个吗?”

    “不。”程豫摇头。“我住台湾,能吃到的机会比你多。”

    “啊,对!你住台湾。”高大的身躯往后一靠,椅背沉了几分。“什么时候我们交换一下?我相思病泛滥得很饣重。”

    程豫笑笑,“如果是一个月前的我,可能会答应你的要求。”

    黎曜楞了楞,眯着眼,忽然想起甫进门时小米跟他说的话。

    她说,总监这阵子很怪,老是笑容满面,所有人都猜他谈恋爱了。

    “我听说了。”黎曜似笑非笑。“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不会再谈感情。是什么样的人?”

    程豫一怔,望着黎曜,键盘上的手顿住。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他跟知恩复合,程豫有些犹豫,想了想,他语气淡然的说:“是知恩。”

    水煎包停在半空中,黎曜的慵懒被程豫弄醒几分。“你说什么?”是时差太饣重了吗?他怎么连听力都出现幻觉?

    “对方……是知恩。”程豫重申。

    黎曜楞在椅子上,一脸不可思议。

    程豫与知恩分开的这段日子里,程豫的悲伤他是看在眼里,他知道程豫很难过,也知道程豫很想念对方,但是他不知道程豫竟然还有勇气去把对方找回来!

    “知恩……我是说大嫂,她原谅你了?”

    摇摇头,程豫苦笑。“没有。她车祸失忆,忘了我。”

    黎曜又楞住了,他瞅着程豫,眉心拧在一起。

    “如果是这样,你这么做,是对的吗?哪天大嫂恢复记忆,会不会是另一场伤害?”

    望着黎曜的脸,程豫语塞,矛盾的心态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黎曜。

    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想过,但是,他想看着知恩、想听她说话、想为她做任何事,只要能把知恩再一次的留在自己身边,他什么困难都愿意克服。

    就算当知恩恢复记忆之后,不愿意再爱他。

    抿了抿唇,程豫口气无奈地道:“我第一次……爱一个人爱得这么不知所措。”

    黎曜沉默地看着程豫的表情,他挑起眉,心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天敌”。

    他叹口气,只能说造化弄人,两个人的缘分没有因为一张离婚证书就断得干干净净。

    黎曜又开始吃着水煎包,懒懒地摊在办公椅上。

    “你自己小心吧!这次重逢,大嫂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说不定会给你一顿拳打脚踢。”

    程豫耸耸肩,认真的看着黎曜回说:“只要她不离开我,怎样我都无所谓。”

    晚上,程豫跟知恩见了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