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转身说爱你 > 第七章
    即使不记得他,她还是无法不去在意他。

    是因为……他有着难以形容的熟悉吧。

    打从看见知恩开始,程豫的眼神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他看着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试图从知恩身上找出些蛛丝马迹。她话里真实的蛛丝马迹。

    她说,她不认识他。

    她竟然……说她不认识他?!

    难道三年的时间就可以忘记他们十年的交情?更不用说,这其中他们还当了五年的夫妻。

    三年来,他一直记得她。他记得她煮的料理、她说过的话、她的一颦一笑,还有……哭泣的样子。

    所有,他都记得。但是她不记得。

    是因为其他人的关系吗?

    程豫拧着眉,这才注意到知恩身旁有大张的存在。

    难道是这家伙?

    他看着大张亲切的帮知恩拉椅子、帮她拿茶水,而知恩并没有拒绝大张的好意。

    紧绷的脸沉了几分,程豫觉得胸口闷闷的。

    他不高兴。虽然知恩已经不是他老婆,但他就是不高兴有别的男人靠她那么近。

    他的肘撑在椅子扶手上,大手抵在薄唇边,蹙起的浓眉让他脸色更显严肃。

    小米送上了新的热茶,她站在程豫身边,小心翼翼的开口:“老板。”

    “什么事?”程豫头动都没动,眼光仍在会议桌对面窃窃私语的两人身上。

    “您今天去美国的行程,还是照原定计划吗?”

    美国?程豫挑起眉。

    对啊!他都忘了,他还有其它行程。

    嘴角一勾,程豫闷哼一声。“那要看冉小姐今天想访问到什么程度。”他说话的语气一派轻松,但是目光却相反的锐利。

    该死的!他们两个一定要靠那么近才能说话吗?

    知恩注意到了程豫的话,她转过头,面对他。

    她和大张两个人因此端正了姿势,相距在安全范围内,但对程豫来说,还是太近了。

    他拿起桌上的笔,轻轻转动,不想让自己的不悦被看出。

    “冉小姐怎么说呢?”程豫又说。

    知恩望着他,浅浅的笑了。“如果程先生今天就可以配合,我当然希望速战速决。”

    速战速决?听起来颇刺耳。

    程豫扬着眉,他还是在观察知恩。

    不过从开始到现在,知恩的态度似乎不像是假装。

    难道她真的不认识他了?

    “冉小姐跟我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应该知道我的习惯。”程豫说得轻描淡写,仿若不经意,实在试探,他要试探她是不是真的忘了他。

    知恩闻言一僵,礼貌的微偏头。

    “似乎程先生对于我说不认识您的说法,并不认同。”

    “是不认同。”大大的不认同。

    没道理他还惦着她,而她却忘了他。

    知恩瞅着程豫面无表情的脸庞,隐隐的感觉到酷酷脸色下隐藏的怒气。

    她不明白程豫为何生气。只是一看着他,没理由的,她就是无法把自己的眼光从程豫身上移开。

    是因为他令她熟悉吗?

    知恩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这么说很失礼,但是我真的不记得程先生。”她说,“就算有,请原谅我的失忆,我因为曾经出过车祸,造成我的记忆缺角,令我忘记了一些事情。”

    程豫的手停下,知恩认真的语气令他顿住了。

    车祸?失忆?

    他的眼光没有移开,他看着知恩,深深的看着她。

    在知恩清明的眼神里,没有爱情、没有伤心,平静得没有任何情绪——像是看陌生人一样的目光。

    她,没有说谎。

    她忘了他。她真的忘了他。

    一抹倜怅在程豫心中泛开,他忽然觉得老天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当他还在为对方依依不舍的时候,衪却让她忘了他?!

    是在惩罚他当年的无情无义吗?

    程豫终于把眼光移开。一时间,他差点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原来是这样。”他勉强的笑,“抱歉,我对你说话的口气不太好。”

    知恩看到对方有笑容,也笑了。“不会。就不知道程先生对这次的访问想法是如何?”

    程豫沉默的望着知恩一会儿,然后抬头,朝一直守在一旁的小米开口:

    “关于美国的行程,我明天再出发,请帮我安排延期。”

    小米点点头,晃着马尾走出去。

    当会议室的门关上,程豫笑说:“我们开始吧!”

    知恩愣了愣,“开始?”

    “你不是要访问我?”

    停顿了几秒,知恩才会意过来程豫的意思。

    他答应了?!这个难缠的设计师答应要接受采访了!

    她兴奋地对程豫笑开。

    看着她的表情,程豫仿佛又看见了过去。

    那个只会对他笑的女人……

    不过,现在的她,忘了他,完完全全忘了。

    苦苦的扬起嘴角,程豫将视线又停在知恩身上,他瞅着她欢欣的拿出准备的资料和录音笔,展开稿子,开始对自己进行采访。

    下次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

    她答应了他,答应了程豫。

    知恩对着大张拍回来的照片发呆。

    照片里,程豫灿烂的笑着,笑意柔和了他原本刚毅的脸部线条,令人觉得亲切而非难以亲近。

    她喜欢他的笑容。

    这份喜欢的感觉,也很熟悉。

    那天,她说她不认识他,她看到程豫眼底的落寞。

    似乎她的失忆,对于程豫是个饣重的打击。

    知恩望着他的失落,莫名的,她也觉得自己很不好受。

    她说不上来自己的这份感觉,就像是她不清楚对程豫的熟悉从何而来。

    知恩被自己的感觉弄得糊里糊涂。

    在访谈间,她注意到程豫凝望她的灼热视线。

    他看着她,也只是看着她,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光只有眼神,却让知恩莫名的觉得自己的耳根子快要烧起来。

    平常对大张,她可以毫无所觉;但是对于程豫,这个“记忆中”第一次见面的人……

    她无法不去在意他。无法。

    所以当程豫提出邀约,知恩像是着了魔,点头答应了他。

    明明,她不是对谈情说爱畏惧吗?

    重重的叹了口气,知恩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在整理采访稿吗?”蓦地,身旁出现了其他人的声音。

    知恩趴着转过头,看见花花可爱的笑着,手里还抱着一大束的桔梗。

    知恩坐起身,头发凌乱。“有事?”

    “这是楼下有人要我转交的。”她把花束塞进知恩怀里,一脸笑咪咪的指着知恩桌上的照片,“是那个人送的。”

    程豫?

    知恩楞在椅子上,抱着那束花,紫色的花瓣透出淡雅的香气,沁入知恩的鼻腔里。

    一时间,知恩突然感觉到自己心脏的悸动。

    她拧着秀眉,瞅着那束花。她不会动心了吧?

    无解的情绪,搭着越来越强烈的心跳,知恩无措的站起身,抱着花踱到窗前,想换个视线让自己不要想太多。

    可是当她从高楼低首,没有很困难,她看见了他。

    程豫,那个她无法不去在意的人;只要一看到他,就无法将自己目光移开的人。

    七层楼的高度,说近也不近,但她就是看到了他,在人群之中,那辆黑色的轿车旁,一抹挺拔的身影。

    凝望着,突然,知恩不知哪来的冲动,她就这样抱着花,冲出了出版社。

    电梯太慢,她走楼梯。

    脚上的高跟鞋让知恩行动吃力,但没有减缓她的速度。

    喀喀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回荡,知恩到达一楼时,她已经气喘吁吁。

    跨出大楼的自动门,小脑袋左摇右晃,四处搜寻。

    最后,她在对街的马路旁,找到了程豫。

    那一刻,知恩的世界忽然静止了。

    人世间的喧闹全没了,她的眼中只剩下程豫而已。

    她抱着花,慢步走过去,即使寒风呼啸,冻得她的脸颊微微发红,但她都不在乎。

    她一心一意,走到了程豫身边。

    程豫对知恩的出现微微诧异。“怎么来了?”

    知恩一愣,拿着花,“你送我花。”

    程豫看着她,笑笑,把挂在肩上的外套披在知恩身上。

    “你穿这样会冷。”

    知恩回过神,这才发现她只穿着衬衫跟套装短裙,连个薄外套都没有。

    程豫身后的车窗玻璃,映出她凌乱的发丝、微红的双颊、不整的衣衫。

    她看起来……像是充满迫不及待。

    知恩羞窘的把脸埋进程豫宽大的外套里,淡淡的烟车味飘入她的嗅觉。

    香烟的气息,也是熟悉。

    但是关于他的一切,她却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知恩抬头,望着程豫的笑脸,难以形容的情绪依然。

    程豫也看着她,默默的伸长了手,拨开缠在她脸上的几缕发丝。

    “现在有空吗?”他的声音,低低的。

    知恩点点头,“有。”

    “那一起去吃饭吧。”

    他的手牵住她的,暖暖的温度透过掌心传递,蔓延到知恩的心底。

    悸动又开始了……

    知恩怔忡无语,她的眼光只能注视着这个男人,移不开。

    果然,即使不记得他,她还是无法不去在意他。

    是因为……他有着难以形容的熟悉吧。

    他和她,到底曾经是什么样的关系?

    对不起……

    梦中哭泣女人的景象再次莫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