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错位婚姻 > 第 33 页
    脑子里想都没想,她的手就敲出了巴黎,没有太阳,白天黑夜两张小图上,都是一朵云下面带着两粒雪。巴黎,在下雪,还不是小雪,因为下面写着,阵雪转大雪。

    那不是很冷?巴黎好像是不太下雪的。

    叶枫,不会让自己感冒吧。

    很自然的,她上了MSN去看他在不在。那个头像照例不给她惊喜,还是暗着,显示不在线。没有新的留言,只有那一条,是她来海南度假前两天,在她不在线的时候,从巴黎发出来的。

    说:小星,我很好,最近工作有点忙,还要和女孩子约会,所以没时间上MSN,有空再和你联系。

    当时她看了这条留言,愣了好几分钟。

    不是为了他说的要和女孩子约会,而是那句“有空再和你联系”,这样的话是叶枫说的吗?那也就是说,没空他就不和她联系了。

    她太了解叶枫对她的深情,这样的话,不像叶枫说的,除非,他遇见了奇迹。

    一点一滴的,她心里有了越来越深的怀疑,但她宁愿相信他的留言,也不愿深想,因为想下去,就会生出恐惧。或许叶枫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很忙,又交了女朋友呢。

    跟着欧雨声,她来了海南,幸福的补度蜜月,和欧雨声寸步不离,身边新鲜的事物太多,白天她忘记了那些令她担忧的事,只在夜深人静,欧雨声熟睡的时候,她才会想起叶枫。

    想起来了,她也对自己说,那是因为太幸福,所以才会想起他。绝对不是因为担心,叶枫没什么值得好担心的,他肯定好好的。

    此刻,又看着这条留言,她抑制不住的想给叶枫打电话。现在市北京时间夜里十点多,巴黎是下午三点多,叶枫的手机应该是开着的吧。

    拿起电话,她说服着自己。

    打个电话是多么容易,可她却不敢随便的给叶枫打过去。不是怕打扰他,而是怕,电话打不通,或是通了没人接,那样的时候,总是让他失神。

    今天就打一次吧,她给自己找着理由,聊个两三句话,就挂掉。问问叶枫巴黎的雪景漂不漂亮,再嘱咐他多穿点衣服,不要感冒了。这样的时候打这样的电话,是多么的不唐突,又是多么的说的过去。

    她只是要听听他的声音而已。

    只要听见叶枫的声音,从此以后他在MSN上的留言,无论他说的多么不像他,她都相信他,她都不再怀疑。她只要听一次,哪怕只两个字,一声“小星”,或是一声浅笑,她就踏实了。

    她拨了出去。

    电话通了,她惴惴的等着,又是没有人接。她愣了一下,又拨,又通了,依然没有人接。她怔住,愣了好一会儿神,低头又去拨,这次却不通了。

    她呆住,坐在书桌前,看着,她不知自己怔了多久。或许是由于一动不动的瞪着荧屏,她觉得眼睛涩胀的难受。就在她茫然无措不知道是不是要一直这样怔下去的时候,她忽然发现MSN上叶枫的头像亮了。

    她扑向键盘,飞速的打字。

    ——叶枫!

    他回答她了,虽然比她想象中的迟缓了许多。

    ——我在,小星。

    她笑起来,眼眶热乎乎的,又飞快的敲着键盘。

    ——你怎么一直不上线?

    ——有点忙,就没上。

    她发了一个拍打他的表情过去。

    ——我们视频,现在。

    ——我在上班,不方便。

    她醒悟过来,发了个鬼脸表情。

    ——噢,我在海南度假。

    ——你上次说了,好玩吗吗?

    ——我没到处玩,就每天看海,吃海鲜。这里的海鲜多,水果也多。

    ——哈,你说的我都馋了,想吃芒果。

    她笑,发了个鄙视他的表情过去。

    ——都在说,海南的本地芒果特别甜,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肯定是真的,你有喝芒果汁吧?只有海南这种地方才会拿芒果来榨汁,你看见,千万别放过。

    她的笑容骤然不见了,盯着这行字,她不敢相信,好半天,她才说。

    ——你叫我喝芒果汁?

    ——是啊,芒果是热带果王,维生素最丰富了。

    她感觉胸口窒闷,手指发硬,敲不动键盘。见她许久不回话,那边又打来一行字。

    ——小星,我以后可能不能和你常联系了,否则我会忘不了你。那个手机号,我也准备不用了,以后你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她惊醒过来。

    ——叶枫,让我看看你,就当是告别。

    ——我不能视频。

    ——你发张照片给我看,和上次一样,我要今天的。

    ——今天的太麻烦了,我拿手机去拍,还要找数据线上传,下次有空我再给你发一张吧。

    她紧抿住唇,飞速的敲字。

    ——我现在就要看,你去拍照,随便找人有MP3或MP4的,你问他们借根数据线,我等你一小时,你不给我看,我就来法国找你。

    隔了好一会儿,那边回了一行字。

    ——你等等。

    她站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等着,视线里一半是漆黑的海面,一半是璀璨的星空。忽然她鼻子一酸,就想落泪。

    抑制住上涌的泪水,她走进卧室。欧雨声安静地睡着,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她趴在他脚边,把脸埋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一动不动的趴了一会儿,她又起身,去了书房。

    对话框里来了一张照片,是叶枫,站在一幢建筑物前,身上穿着冬衣,对着镜头在笑。是一个晴朗的冬日白天,有灿烂的暖阳,背景里没有下雪的痕迹,叶枫的脸上洒满了阳光。

    他的笑容进到她眼睛里,她像被灼了一下似的,视线瞬间模糊了。努力的看着键盘,她打字。

    ——这张照片,是你刚刚拍的吗?

    ——是的,上传搞了半天,你放心了吧,我很好。

    她脸上凉凉的,有濡湿的东西在往下流。

    ——你是叶枫表哥?

    ——不是,我是叶枫,怎么这样问?

    ——你不是叶枫,叶枫不会让我喝芒果汁,而且巴黎今天在下雪,你到底是谁?

    那个亮着的头像突然黑了,她愣了两秒,抓起桌上的手机拨电话,电话先是响了几声,接着就提示对方已关机。

    她胸口一恸,手机滑出手心,落在地毯上,一声闷响。她两眼直视着荧屏,还做着握电话通话的动作。

    欧雨声睡到早上七点多才醒过来,睁开眼,他找着夏小星。床上没有,窗前的椅子上也没有,他叫了一声:“小星。”

    没听到回答,他起走出了卧室。

    夏小星在书房的落地窗前站着,一定不动的凝望着远处的海湾。

    他走到她身后:“叫你怎么不答应?”

    夏小星仿佛抖了一下,回过头,她脸色有点苍白:“我没听见。”

    欧雨声看着她的脸,眉微微皱了起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脸色这么难看。”

    她僵硬的笑了一下:“起的太早。”

    欧雨声的眼神变得有点宠溺:“十一点的飞机,起那么早干什么?等我洗个脸,我们去吃早餐。”

    夏小星“嗯”了一声。

    他们去了一楼的西餐厅。

    西餐很丰富,说是西餐厅,其实也有中式早餐供应,两人各端了一盘。欧雨声的以西式为主,火腿片,煎三文鱼,面包等等。夏小星看来看去没什么胃口,舀了碗稀饭,配了点酱菜,最后看虾饺晶莹剔透的,就拿了一小蝶。

    坐下以后,欧雨声又去端饮料,饮料品种异常丰富,除了牛奶酸奶,仅鲜榨果汁就有七八种,欧雨声给她拿的是橙汁,他自己的那杯也是黄澄澄的,可夏小星知道,两杯是不一样的,欧雨声的是芒果汁,这些天,他天天喝的都是这个。

    她看着他手里的杯子。

    “是不是有点馋,可惜你不能喝。”欧雨声举起杯子。

    她眼睛刹那之间有点潮湿:“欧雨声,我也想出国。”

    欧雨声一愣,显然她的神情让他很感意外,放下杯子,他声音温柔了三分:“这次来不及了,没办你的签证,过段时间,等我们俩都有空的时候,我专门带你出去玩一趟,到时你说去哪就去哪。”

    她眼里水汽弥漫,克制着不断上涌的泪意,她抿住唇,不能言语。

    52、梦是假的

    三亚凤凰机场的候机室里,广播里响起通知,前往C市的XX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旅客马上登机,夏小星和欧雨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欧雨声把手里装着衣服的塑料袋递给夏小星。

    “下机前就把羽绒服穿好,帽子也在里面,别忘了戴。接你的司机你见过的,他肯定会提前到。我到了香港就给你打电话,这段时间,你正好陪陪你妈。”

    “嗯。”夏小星答应着。

    “飞机要飞两个半小时,你可以睡一觉,早上你醒的太早。”

    “嗯。”她点头。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毕,欧雨声拍了下她的肩,“去吧。”他的航班比夏小星的晚一个多小时,龙辉已在香港等他,他昨天就过去了。

    夏小星却站着不动,抬起头看他。

    “还有话要说?”欧雨声眼里带了点戏谑。

    夏小星只望着他,不言语。

    她的神情让欧雨声的笑容渐渐敛去。从早餐开始,夏小星就有点异样,这会儿她一脸欲语还休的表情,两个眼睛黑漆漆的望住他,欧雨声只觉得胸口某个地方柔软的像在塌陷似的,心顿时一软。他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我最多走十来天,就会回来的,下次再出去,一定带你一起走。”他想起她早餐时说的,“欧雨声,我也想出国。”

    夏小星把脸埋在他胸口,没说话,广播里又在催促顾客登机,欧雨声松开了手臂,她抬起头看他一眼,转身向登机口走去。

    她想说那几个字的,“欧雨声,我也想出国。”她又想告诉他一次的。

    可她没能说出来。

    飞机一起飞,她就眯着眼睡觉,一宿没睡,到底是累了。她把羽绒服盖在身上,连头都蒙住。迷迷糊糊睡去,就到了梦里,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她站在A大滨湖后门的石桥上,叶枫在她对面,离她两步远,周围好像有雾,水汽似的浓,叶枫的面容有点模糊,她在对他说话,期期艾艾的,竟不利落。

    她先听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后来用尽了力气,排除一切干扰,才恍惚听见,原来是在道歉,叨叨絮絮的,对着叶枫在念:对不起,我不值得你这样来爱,我有什么好,你要这样喜欢我,我从来都看不见你,一直忽视你,为什么到了最后,你还要爱我呢?你的深情,我总是辜负……

    又仿佛在嘱咐他,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再去淋雨,要永远活下去,要好好的,不要死……叶枫轻轻的笑,对她说:小星,你知道我活不长啊……她看见自己开始流泪,不喊也不闹,很安静的样子,眼泪却一个劲的流,不停的叨叨:你给我活下去,你给我活下去……不停的抽泣着,止也止不住。

    她被邻座的旅客拍醒:“小姐,小姐,醒醒,醒醒。”

    是个中年男乘客,一脸好奇的盯着她:“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又说,“你一直在哭,是不是梦见伤心的事情了?”

    她摸自己的脸,都是水,她不好意思的笑:“做了个恶梦。”

    那中年男乘客多半把她当小姑娘了,调侃着:“是梦就是假的,不用这么伤心。”她抹着脸,嘴里重复着,“对,是梦就是假的。”

    是假的,就不是真的,叶枫肯定好好的,她要去看一看。

    飞机停稳,她步出机舱,不意外的寒冷让她打了个寒颤,裹紧身上的羽绒大衣,她走下旋梯。

    欧雨声安排的司机在出口处等着她,见到她,就上来抢走了她手里的拉杆小包,现在,龙公司上上下下已没有不认得她的人。她随着这司机上了车,坐在了后排,眼睛看着窗外。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进入了市区,街上还残留着过年的气氛,元宵节不到,中国人的年似乎就不算过完。

    她拿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到家;又拨欧雨声的电话,还关着机,他还在飞机上;手顿了一下,她又去拨那个法国号码,不通,从昨晚开始,这个号码就一直不开机了。

    她让司机直接送她去母亲那,车拐向去往市委小区的道路,两边都是店铺,她看着前方,忽然喊:“前面停一下!”

    司机“噢”了一声,变了个车道,就在一个临时停车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说了声“麻烦你等我一下”,推开车门便向后面走去。司机回头看她,她进了不远处的一间店里,那是一家知名旅行社的分号。

    夏小星一推开旅行社的玻璃门,坐在台后的两个接待小姐就热情的望向她,店里没有其他客人,一个小姐站起来:“欢迎你,您是要去旅游吗?”

    她走到台前:“我想问一下,要是办一个去巴黎的自由行,有护照,你们这儿签证最快几天可以办下来?”她出过国,护照还有三年才会过期。

    那小姐马上说:“你要是有护照的话,签证一周就可以拿到,要是你办一个随团的自由行,还可以更快,更方便一些。”

    她问:“要什么手续?”

    边上另一个小姐帮忙递上几张表格,“需要填一些资料。”

    十分钟以后,她走出了这家旅行社,回到车上,司机继续送她回家,欧雨声的来电,这时响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你到了香港了?”

    “嗯,刚下飞机,”欧雨声在关心她,“司机接到你了吧?”

    “接到了。”

    “衣服穿好没有?”

    “穿好了。”

    “帽子呢?”

    “也戴了。”

    “还在路上吧?”

    “嗯,马上到家。”

    “你是不是直接去你妈那儿?”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