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错位婚姻 > 第 26 页
    那男生回复了一句话,让她哭了又哭,湿了一条枕巾。

    那句话说:你有没有真正爱过我?如果有,我今生娶别人,下辈子非你不娶;如果没有,来生我们不要再相遇。

    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早上九点,许青兰陪着陈凯来她家道谢。.这次如果不是欧龙公司出钱出力,陈凯闯的祸也许会变成缠绕他今后生活的一道枷锁。

    他眼眶微红,低着头,沙着嗓子说:“对不起,以前的我太糊涂,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这次欧龙公司垫的钱,我会尽我所能的偿还。我和许青兰商量好了,房子我们暂时不买了,等那钱退回来,我就先还上一点,剩下的,以后我慢慢还。。”

    夏小星没等他说完:“陈凯,这钱既然他们出了,你还他们也不会要了,我也不会要,房子你就别退了,我只有许青兰这一个好朋友,我想她过得好一点,以后不要和我提钱的事了。”

    陈凯眼眶湿了,说了句“对不起”就紧抿着唇说不出话,许青兰把头伏在她肩上,有点哽咽:“小星。。”

    她拍着她的背,心里也有点酸:“别放在心上,比起你借我的十万块钱,欧雨声帮的这点忙不算是什么,一百万对他来说是个小数目,你们就别较真了。”

    许青兰半天才说出话:“。。你帮我谢谢他。”

    “嗯!”她答应着,“我会对他说的。”

    她真是这样想的,她要解燃眉之急的时候,许青兰拿出了她所有的身家来帮她,她真的不觉得这一百万就比这十万多。

    夫妻二人告辞出门,母亲还有点舍不得许青兰走,想留着她吃午饭,许青兰说:“阿姨,我会常来看你的。”徐淑云这才放开拉着她的手。

    她把他们送到北门外的大街上,看着陈凯扶着许青兰上了公汽才往回走。

    刚刚拐进小区,却突然在门旁的告示牌下看见了欧岚岚。

    似乎欧岚岚早就看见了她,见她望过来,就向她走了过来:“我刚在街上看见你,估计你很快会回来,专门在这等你一下。”

    她抬眼看着欧岚岚,她们俩从来就不是有话说的人,她在这等她,又想告诉她什么?

    看出了她眼里的疏离和冷淡,欧岚岚神情也淡淡的,她侧脸看向别处,随口说着:“我哥回来了,你知不知道?”

    夏小星一愣,立即就问:“他几时回来的?”

    欧岚岚这才把脸转向她:“你还真的不知道啊?他回来两天了,难怪龙辉让我假装碰见你,给你传个话。”她上下瞄着她,“我运气还不错,要再等不到你,我准备去按你家门铃了。”

    夏小星抿住唇望着她。

    欧岚岚看她一眼,似乎想替欧雨声解释一下:“龙辉说我哥回来了以后每天在开会,也许是太忙了。”

    看她还是不作声,她把脸又转向别处:“搞不懂你和我哥在玩什么,明明国外没什么事,却偏要跑出国去,现在回来了,还要别人来传话,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无不无聊?”说着连招呼都不和她打,转身便走了。

    夏小星愣在路中央,站了半天,直到旁边传来喇叭鸣笛声,她才赶紧让开了。

    回到家她犹在发怔,欧雨声回来了,却不来找她,他是什么意思?

    手机在桌上忽然响了起来,如果是之前,她百分之百会猜是叶枫,此刻,她却在想,会不会是欧雨声打来的?

    她走过去拿起了手机。

    还是叶枫。

    她心里渐渐产生了一种情绪,不是失望,仿佛是愤怒。

    欧雨声,他究竟在玩什么?!

    她接起了叶枫的电话,叶枫在那端轻声叫她:“小星。”她“嗯”了一声,她答应了今天下午去看他的,连着几天在陪许青兰,昨天又去拘留所接陈凯,她将近一周没见叶枫了。

    其实真要想见,又哪会没有时间呢?她只是听龙辉说,欧雨声要回来了,她才借机不见他的。

    叶枫!

    以后,她真的,真的,要慢慢不能见他了。

    欧雨声说的对,她身边不能同时存在两个男人,她改不了爱欧雨声的习惯,就像叶枫改不了爱她一样,他们是这样相似的两个人,所以她不能再和他缠下去了,即使不忍,即使已开始心疼,她也要狠下心了!

    她叫他:“叶枫。”叶枫应一声,她开口说,“我下午不过来了,欧雨声回国了,我没空来看你了。”

    电话里顿时寂静无声,就像她预料的那样。

    她装的没事一样的说着:“你去银行查了帐没有,六十万是不是已经到账了?”

    那女人住的房子她已经脱手了。叶枫住院以后,那女人后来来找过她,说那个男人害怕,躲了起来,然后就把钥匙交给了她,临走的时候,那女人脸上有解脱的表情,最后告诉她,她以后不回这个城市了。

    她随后就把房子委托给了一家房介公司,没想到卖了六十万,两天前,她把款打给了叶枫。

    叶枫终于说话:“钱到了。”又没了声音。

    她知道再说下去通话会变的越来越困难,于是说:“有空我再和你联系,我要挂电话了。。”

    话还没说完,叶枫就截住了她:“小星,后天是什么日子你记不记得?”

    “后天?”她一愣。

    “嗯,后天,五月八号。”

    “噢!”听见日期她反应了过来,立即笑起来,“我自己都忘了,我生日到了。”

    就听叶枫在问她:“那天我能不能见到你?”

    她笑容顿时凝住,不敢轻易的开口。

    又传来叶枫的声音,带着点乞求:“让我帮你点一次生日蜡烛好不好?你一次也没让我给你点过。”三年前,他每次带着生日蛋糕来见她,她都是和别人庆祝去了。

    想想从前,她好像真的很少给他好脸色。

    心里淤积了满满的歉疚,她模棱两可的答应他:“好,到时再说吧。”匆匆的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她怔着。

    欧雨声会不会记得后天是她的生日?结婚三年,三个生日都是她缠着他过的,今年要是她不说,他能想起来吗?

    他甚至回国两天了,都不来见她,他到底想干什么?

    她终于坐不住了。

    现在是上午十点,欧岚岚说他回国就在开会,她想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忙成那个样子?

    拿着车钥匙她起身出门,母亲在客厅,问她去哪,她只说:“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

    这个时段的道路比较通畅,她的车开到欧龙公司大门前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

    半人高的自动铁栅栏门拦在车前,她摇下车窗,把头探出窗外看向传达室,那里坐着一个人,看清了她的脸之后,立即把手按向了自动门的开关。

    门卫和她互相都认得,上次就是他关着门死都不让她出去,夏小星瞪着他,那门卫对她举了下手,认错似的向她笑着。

    她还是板着脸,现在想一笑泯恩仇啊,她是女人,女人是最会记仇的,别忘了。

    自动铁门缓缓的缩开了,她把车开了进去。

    绕过姹紫嫣红的大花坛,楼侧一排车,她看见了欧雨声的车也在里面,她找了个空位,停了进去。

    下了车她向楼里走去,身旁是五月的玫瑰和月季,开的正艳。

    进了楼她才想起她不知道欧雨声的办公室在几楼,但她却不想打电话,龙辉的办公室在三楼,先找龙辉也行。

    刚上到二楼,楼梯上就有一个笑嘻嘻的小年轻迎了过来,见了她,什么都不问,就说:“我带你去Boss的办公室。”

    夏小星愣一愣,那小年轻马上解释:“欧总在五楼开会,门卫给我们通风报信,我先带你去他的办公室,然后再去叫他。”

    她心里明白经过上次那出闹剧,大约欧龙公司的人都知道她了。

    跟着那小年轻来到四楼,她看见有个戴眼镜的女孩在一扇门旁站着,那门已经打开了,上面写着“董事长室”,见她过来那女孩就微笑着请她进去,带她上楼的小年轻一转身向楼梯跑去,想来是通知欧雨声去了。

    她进了他的办公室,里面很大,也很明亮,一排长窗,采光极好。旁边还有一扇门,敞着一条缝,她看见一个洗脸台,原来是个小小的盥洗室。

    整个房间布局简约大气,除了桌椅沙发,引人注目的就是一排书柜,占了一整面墙,从高到低砌满了书,中英文各占了一半,她想起他说的书房给她用,他的书都在办公室,想来他是把办公室当书房了。

    那戴眼镜的女孩给她沏了杯茶就退了出去,她走向书柜,透过玻璃去看那些书,竟然有《史记》,《孙子兵法》,《资治通鉴》,还有《资本论》,她忍不住腹诽,难怪她经常摸不透他,看这些腹黑的书,能不腹黑吗?

    她抽了几本书随意翻着,欧雨声并没有马上就来,似乎他一点都不急,大约半个多小时以后,她才听见走廊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抬起头,她看向门。

    记不记得

    门被推开,欧雨声走了进来。.

    两人目光对上,欧雨声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夏小星看着他,他脸色一贯的冷峻,没什么表情,眼睛望住她,反手带上门,就向她走来。路过办公桌的时候,随手就把手里的文件夹甩在了桌上,然后,就立在了她面前。

    夏小星合上手里的书,仰着脸望着他。

    从年前二月初他不告而别,到今天,五月六号,欧雨声离开她已快三个月,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只给她打了一次电话。

    欧雨声仿佛瘦了,肌肤晒黑了一点,真像里写的那样呈现一种小麦色,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明亮清澈,他半边脸像在闪光,另半边,却更显瘦削冷峻。他安详的望着她,眸光深不见底,仿佛并不曾丢下了她三个月,既不闻,也不问的。

    夏小星也很淡定,四目相望,她等着欧雨声给她一个解释。离开她之前,他说了他爱她的,唯一的一次电话里,他也说了越来越喜欢她,可是,为什么回来了,却不来找她?

    她语调淡淡的,先开了口:“是加州的阳光把你晒黑的吗?”

    欧雨声薄唇一抿,溢出一缕笑:“嗯,那里的阳光带着香气,骨头都可以晒化掉。”

    她冷冷的:“洋妞好看吗?”

    欧雨声向她靠过来,她自然的往后退,背就贴在了书柜上。

    “都没你好看。”

    她问:“那你干吗回来了还不来找我?”

    欧雨声俯视着她,声音低沉:“你是不是想我了?”

    她停了两秒:“没有!”

    欧雨声欺上来:“那你怎么找到这来了?”

    她后脑勺贴着书柜的玻璃,已经躲无可躲:“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忙到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她话音刚落,欧雨声伸手一捞,已把她搂在了怀里,一只手绕到她颈后,托住她头,便吻了下来。

    贴住她唇就用力的闯入她嘴里,密密的堵着她,不给她一丝喘息的机会,像要窒息她似的吻着她,仿佛干渴的旅人,终于觅到了一汪泉水,不住的吸吮着,却就是不够。

    她肺里的最后一点气也被他吸光,唇在他嘴里几乎不像是自己的,等欧雨声终于放开她,她只能在他的臂弯里调整呼吸。

    欧雨声捏住她下巴,稍稍抬起她的脸,凝视着她的眼睛,又问她:“你是不是想我了?”

    这次她不说没有,可也不回答。.

    她想了,但没想到寝食难安的程度,那,算不算想?

    欧雨声的目光在她脸上巡视着,似乎在极力的捕捉她每一分的微妙情感,两人眸子对住,他低语道:“我有太久看不见你爱我的表现了。这两天,我不知花了多大的力气才管住自己不去找你,我在想,要是夏小星来找我就好了,知道我回来了,她会不会立刻来见我?我在等你来,要是你再不来,我就没法工作了。”

    夏小星伸手推他:“你连电话都不打,我怎么知道你回来了?”

    欧雨声不放开她:“会有人通知你的,你这不是来了吗?是不是一知道就来了?”

    她是知道了就来了,可她不想承认:“你妹说的没错,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无不无聊?”

    “是不是觉得我很幼稚?”

    “不是幼稚,是不可理喻!这不是欧雨声该有的行为。”

    欧雨声收紧双臂:“我只是想在分离三个月以后,看见你终于有一点想我的表现了,你觉得是幼稚,那我承认,我幼稚了,你是不是想嘲笑我?欧雨声也有这样耍心眼,小儿科的时候,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夏小星!”

    说着,他又吻向她。

    吻的正酣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

    听见响声,欧雨声立即放开了她,扭过头去看,果然是龙辉,不敲门的,只能是他。

    龙辉只一个脑袋探进门内,假假的“啊”了一声,就夸张的做着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我来的不是时候,雨声,两点五十的飞机,千万别忘了。”

    欧雨声瞪向他:“滚!我没忘记。”

    龙辉笑着对两人做了个鬼脸,关上门离去了。

    欧雨声回过头,看向夏小星,她正抬眼望着他:“你刚回国,又要去哪?”

    他顿一顿:“去上海,突然有点事,临时定下来的。”回国以后,他是真的很忙,三个月,堆积了许多事,有很多是需要他亲自出面一下的。

    夏小星咬住了唇,那也就是说,如果她不来找他的话,他都没见她,就又去了外地。

    欧雨声伸手搂住了她,她头抵在他肩上,不做声,欧雨声在她耳边低声叫她:“小星。”声音带着歉意。其实他有点后悔了,不该耍那种心眼,回国就应该去见她的。.

    夏小星不动,只轻声问:“你哪天回来?”

    “两天以后,这次我下了飞机就来找你。”他忙着保证。

    夏小星抿住唇,不说话。

    两天以后,是五月九号,等他来找她的时候,她的生日已过去了。其实她并不是太在意,她知道他工作重要,可还是失落了起来,欧雨声,终究还是记不住她生日,倒是可以满足叶枫的愿望了,也许,叶枫做梦都在想着帮她点一次生日蜡烛呢。

    心里隐隐的觉得难受,似乎有个地方怎么也无法填满,仿佛像在漏风,一点一点的凉风,会不经意的吹的她冷。

    爱到底还是有深浅的,欧雨声,就算是说了“我爱你”,“我越来越喜欢你”,却依然没有把她放在心口最重要的位置,只能这样了吗?

    他在低头看她,她垂着眼不想和他对视,她不想让自己的失落曝光在他的眼里,现在的夏小星已成熟,戒不掉爱欧雨声,所以她最终选择了留在他身边,但她也学会了保护自己,她把自己的爱,也慢慢的隐藏了起来。

    可欧雨声固执的用手托起了她的下颚,他逼着她与他对视,凝视着她,他眼里像有许多的情绪在翻涌,动了下嘴唇,他似乎有话想对她说,但最终,却像是忍住了。

    她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眸子里藏起了失落,不开心大约是藏不住了,就让他以为她是在为他要去上海而不痛快吧。

    欧雨声似乎吻不够她,俯下脸又来亲她,她闭着眼,被动的承受着。很久以前她是积极回应他的,但现在不会了,她一直喜欢他的吻,技巧娴熟,有松有驰,很懂得把握节奏,知道什么时候该用力,什么时候该温柔,唇肌霸道的时候不容她躲闪,轻柔的时候她又觉得自己仿佛是他嘴里的一片花瓣,在被他细细的吮,慢慢的抿,他的舌进到她嘴里的时候,又常常缠绵到极致,她每每在他的唇下沉迷。

    今天也是,沉迷了,可是,心里却有失落,那失落和唇上的炽热交融着,就变成了难过的味道。那一些些的难过,会堵的心口很不舒服。

    其实她早已学会不奢望了,只是,此刻她才像明白,对现在的欧雨声,她也不能期待的太多,否则,失望也会更多的。

    欧雨声抬起头,望着她,她的唇被他吻的嫣红,他眸光一闪,拥着她,向里间的盥洗室走去。

    进去他就锁住了门,夏小星刚反应过来,人已被他抱起来搁在了洗脸台上。

    她一愣,他想在这里吗?她忍不住要阻止他:“欧雨声。。”话还没完,嘴又被他堵住了,他已在解她的衬衣纽扣,五月,天很暖和了,她只穿了一件米色的衬衣,挣扎中,衬衣已敞开了,欧雨声一只手伸到她背后,摸到她胸衣的暗扣轻轻一别,她胸前的两团柔软便跳了出来,欧雨声眸子一热,眼里像着了火似的,扶着她腰,已俯下了头去。

    夏小星闭上眼,咬住了唇,无力的说了一句:“有人来怎么办?”

    欧雨声含着她胸,语音不清的回答她:“不会有人来这的,再说门锁上了。。”说话的当口抓着她一只手向自己身体摸去,湿热的吻从她锁骨蔓延至耳根,在她耳边呢语,“小星,你到底想我没有?。。我想了你三个月。。你摸到的东西也想了你三个月,它想爱你,已经忍不住了。。”

    说着就把她下身的衣物褪了。

    盥洗室不大,只有细小的一扇旋窗在墙的高处,一线阳光透进来,照在幽闭的室内,不明不暗的,空气中氤氲出情!欲的气息,似乎有诱人的体香在窄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她伏在他肩上,眼前是欧雨声肌理分明,强健有力的肩背,他窄窄的臀不停的向她冲击着,夹着她一条腿,他恨不得把自己种进她身体里。隔着一条毛巾,大理石台面依然是冰冷的,她身体里却有欧雨声燃起的一团火,冰与火的滋味,就是她此刻心情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