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都市小说 > 错位婚姻 > 第 25 页
    春节过完她开始上班,她不再是每天去医院,而是二天去一次,只是电话每天没断过,最后一句永远是“小星,你什么时候来?”而她不是答“我今天来”,就是“我明天来”。

    这天中午从党校出来,她没有开车去广告公司,而是去了蓝天小区。

    欧雨声离开已有半个多月,这段时间里,她没有来过新家。  地板上落了一层灰,她走进客厅,身后留下一串犹犹豫豫脚印。

    站在客厅,她环顾四周。自从她想离婚以来,她就在封冻对欧雨声爱,那之后她越来越吝啬流露对他感情,从他承认喜欢她,开始追她,她就始终处于被动接受状态。

    她甚至开始怀疑对他爱到底还剩多少。

    但这一刻,在欧雨声离去了之后,她真真实实在想他。他是不是想用这样离开,来提醒她他存在?在她因为叶枫忘记他,忽视他时候,他用消失,让她无时无刻不记得他。

    脱了外衣,她撸起袖子开始做清洁。先抹桌椅窗台,从书房,客厅,再到卧室,走去床头柜时候,她看见抽屉半敞着,随手就准备推上,低头却看见里面都是钱。她愣了一下,把抽屉整个拉开,眼前是一二十沓捆整整齐齐红色票子,至少十几万,也许是二十万。抽屉敞着,显然是为了让她看见,这是欧雨声专门留给她现金。

    他是不是怕她再突然遇到什么急事,所以放些钱在这里。  这个人情商一向都这么低,贿赂了母亲,现在又想贿赂她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舍得给她打个电话

    从新家出来,她去了广告公司,在策划室坐了一会,小安看她心不在焉,就叫她:“星姐,你是不是累了?”她一下站了起来,小安吃了一惊,“星姐,你有什么事吗?”

    她摇摇头,“没事。”径自出了策划室就去敲童颜办公室门。童颜看见她就直起身:“小星,找我有事?”

    她开门见山:“嗯,我想问一下龙辉电话号码,原来有,不知被我丢哪去了?”

    “噢,我给你一张他名片。”童颜说着,就从抽屉一叠名片里翻出了一张。

    她接过名片谢了一声就出了经理室,站到走廊里,掏出手机,她照着名片上号码拨了过去,“嘟”声响了几下她便听到一个随意声音:“喂?哪位找我?”

    她没有自报家门,也没有喊他名字,而是直接说:“你告诉欧雨声,让他有本事话,就这辈子都不要回来见我,也不要给我打电话,没有他骚扰,我现在不知有多清净,你就说是夏小星说,让他再也不要回来了!”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一转脸,却看见童颜在她身后站着,见她望过来,立即越过她向前走,嘴里说着:“我什么都没听到。”头也不回一下。  她一声不响收起电话,回了策划室。.

    欧龙公司,下午两点。

    三楼会议室外面,龙辉缓缓放下举着手机胳膊,低头看向手里电话,他嘴咧了一下  伸手推开旁边门,天花板上明亮光照着椭圆形长条会议桌,桌上是依次排开十几部,每部前都坐着一个人,在园桌前端墙上,有一个大屏幕,欧雨声正端坐在里面,在倾听这边一个部门经理发言。

    欧龙公司两地视频会议正在进行中。

    龙辉走回到自己座位上,静候会议结束。

    一个多小时以后,在欧雨声一句“今天会议就到这里吧”总结语中,开会人纷纷起身,屏幕上欧雨声欠了欠身,似乎也想离开,龙辉叫住了他:“雨声,等一下。”

    他停住,看向龙辉。

    龙辉把椅子稍稍一转,正对住前方摄像头,两人在荧屏中面对面互望着。  等最后一个人走出了会议室龙辉才开始说话:“我刚接了个电话,你看见了吧。”欧雨声点了下头,龙辉接着说,“你老婆电话。”

    欧雨声一怔,没说话,等着他下文。  “她让我转告你,说你这辈子有本事话,就不要再回来见她,也不要给她打电话,她过得很好,没你骚扰,她落得清净,她说是夏小星说,让你不要再回来了!”

    欧雨声半天没动,隔了好一会儿,才抿住唇笑了起来。

    “你想玩到什么时候?”龙辉皱着眉,“把这么一大摊子事情撂给我,你知道我最怕被人拘着,你赶紧滚回来好不好?”

    “我不是每天都在和你们开会吗?你监督着点就行了,你也该管点正事了。”

    “我宁肯管你闲事!”龙辉表示不满,“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想把你老婆让给别人吗?”

    他抬一下眼:“我是这样人吗?”

    “那你在玩什么花样?”

    欧雨声缓缓地说道:“我只是跟着直觉走,不想让她将来太后悔,至少有一段时间,不管是几天,她是在陪着他。”

    他停了下:“我永远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叶枫如果是真心爱她,也不会让她毕生背负这种负疚,可万一呢?。。。我怕万一,我不敢想象,也许那一天她会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然后就会离开我。我走开,是给叶枫一个机会,在没有我情况之下,让她能够全心全意对他,他每天能够见到她。”

    “还有,我不想让她太累,同时哄两个男人,她会很吃力。”只一天,他就在夏小星脸上看出了忐忑,她想全身心照顾叶枫,可是,又怕冷落了他,所以才会对他说,“你早点过来。”可她心那时也许还在医院里,他不想看到这样身心分离夏小星。

    “你这样走掉,就不怕你老婆真被他抢跑?”

    “要能抢跑,他几个月前就抢跑了。我这样走开,她能够专心照顾他,可是,她心里也会想起我更多,刚刚电话,你不是听见了吗?”

    龙辉跟他对着干:“她叫你不要回来!”欧雨声只是笑笑,他又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欧雨声沉吟了一下:“等他出院时候。”  那时候,他希望夏小星可以不再管叶枫了,她身边不能同时存在两个男人,只是,他不确定是,她狠得下这个心吗?他看见了她为叶枫流眼泪。  其实他也是在赌博,拿离开她时间,去赌她爱了他十年心,也许分离,能让夏小星想起来,她曾经那样深深爱过他。

    他会用一生,去报答那个小女孩爱,他想让她远离叶枫,以免她要拿一生,去背负那个她无意中造成伤害。他很自私,他只能管自己爱人,他管不了叶枫,虽然他也深深同情着他。

    突如其来

    托龙辉给欧雨声传话的当晚,夏小星接到了欧雨声的电话,那时已过了十点,她刚钻进被窝。欧雨声大约就是守到这个夜深人静的点给她来电话的。

    他叫她一声“小星”,声音听着很温柔,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喊完就不言语,静静地等她开口。

    她没有委屈的跟他抽抽搭搭,而是平静的说:“欧雨声,你回来,我们俩去离婚。”

    欧雨声说了句:“别胡闹。”

    她这才责问他:“谁胡闹?你还是我?你一声不响的走掉是什么意思?”

    欧雨声不辩解,也不扯理由,更不回答为什么,只说:“对不起,别生气了。”

    可她还是生气:“你回来,我们俩去离婚!”

    “你爱上别人了?”欧雨声竟然说,“要是你爱上别人了,我就答应你离婚。”

    她赌气说:“对!我爱上叶枫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可以回来离婚了吧。”

    “别把离婚挂在嘴边,”欧雨声轻声说一句,完全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叶枫现在怎么样了?”

    她终于也觉得闹没意思,情绪有点低落的说:“慢慢在好起来。”

    “好好照顾他。”她没料到欧雨声会这样说,他的声音里似乎没有嫉妒,不知是真的不嫉妒,还是功力强大,伪装的好。

    她没回答。

    “小星,”欧雨声在叫她,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不是不嫉妒,虽然懂你于情于理都应该好好照顾他,可我还是有点不舒服,否则我不会走这么远。。。所以,等我回来的时候,如果叶枫的身体好了,你能不能以后不见他?”

    她愣住。

    “你上次对我说,让我别欺负他,可是,倘若他一直忽视我的存在,自顾自的只管靠近你,那是不是就在欺负我?”

    手举着电话,坐在被窝里,她半天说不出话,许久,她才说:“叶枫没有痴心妄想,他只是。。。”她停住了。

    “他只是情不自禁想留在你身边,想多看你几眼,想陪你等公汽,想等你给他送两杯豆浆,是不是?”

    她骤然难受起来,这就是叶枫,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就爱上她,离开了她三年,却仿佛比从前更爱她,她的每一次拒绝,哪怕是稍稍的一点冷淡,都能让他坠入地狱,她越来越对他狠不下心,越来越不知该拿他怎么办?原来欧雨声看得这么明白。

    “小星,”欧雨声叫她,她只听着,“没有那个丈夫能容忍自己的老婆身边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存在,我也是,即使知道你不会和他怎么样,可也难以忍受,所以在你必须照顾他的时间里,我走开了,等我回来,你还要我继续容忍吗?”

    他接着说:“我喜欢你,越来越喜欢,我只悔恨自己以前那样待你,想起你受的委屈,我知道自己今天是活该,现在我只想和你好好过下去,除了分开,我什么都答应你,所以,等叶枫好了以后,你不要再见他了,行不行?”

    夏小星说不出话来。.

    欧雨声又说:“你现在不用回答我,你还是好好照顾他,让他尽快好起来,等到那时,我再回来,然后你给我答案,好不好?”

    她始终无法说出一个好字。

    欧雨声来过这个电话以后,又像之前一样无声无息了,她也没给他打过去,只是去医院的次数多了,又变成了每天都去。

    几乎每次都给叶枫带豆浆,有空就给他送饭,有一次周末,还把他领回家里来吃饭。徐淑云待他很热情,炖了补身的骨头汤,一直说他太瘦,叫他多喝,叶枫真的喝了两三碗。

    饭后夏小星送他回医院,路上对他说,那汤喝多了腻味,不及吃别的菜来的舒服,你干吗拿那汤管饱?

    叶枫坐在副驾驶座上,嘴角噙着最大的心满意足对她说,这是妈妈汤,有妈妈的味道。

    夏小星横他一眼,说,既然知道有妈妈,那你干吗还开快车?

    叶枫把脸转向窗外,轻声说,我克制不住。

    他已经知道欧雨声出国了,夏小星最终还是告诉了他,然后对他说,我现在可以多陪陪你。后面的话夏小星没说出来,可他也像听到了。

    他知道自己正在享受一顿奢侈的饕餮之宴,也许要不了多久,宴会就将散席,到那一天,他该怎么办?

    时间一转眼过了两个月,已是四月底。

    叶枫的身体基本康复了,那天傍晚,夏小星去看他,又听见值班的护士说:“你马上就能出院了,高兴吧?”

    叶枫抿着嘴一笑,不言语。她也没作声,等护士走了才开口:“今天不想下跳棋了,我们斗地主吧。”

    两个人也能斗地主,发三份牌,一份扣着不动,拿另外两份斗,输的人往嘴上贴纸条。不一会,两人上下嘴唇上就沾满了白纸,一说话,纸条便被吹得飘起来,还不敢做大动作,否则纸条会被吹走,又得重贴一次。两人一个盘腿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床边的椅子里,一高一低的,对着脸僵着嘴唇吵架,还要控制着出口的气流,都挣着要当地主,最后看着对方的滑稽模样,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起来。

    夏小星俯在床沿笑的肚子疼,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气,听见病房里只剩了她的声音,抬起头去看叶枫,见他正痴痴的望着她,她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四目相望,对视几秒,她扭头去了卫生间。

    对着镜子她把贴在唇上的纸条一张张揭下来,有两三张已经干透了,和皮肤粘在了一起,她先没当心,拿手一扯,唇上就一疼,竟然把嘴唇皮撕破了,渗出一点点血。她赶紧把余下的纸条用水打湿了才取下来,搞完立即走出卫生间,看见叶枫站在病床边,手捂着嘴脸上有疼痛表情,她骂一声:“你是猪啊,你不会把它舔湿了再拿下来?有你这么蠢的吗?”

    说完她舔一下嘴唇,舌上一缕血腥气,叶枫上前一步抱住她,脸埋在她耳边:“小星,我不后悔,要是重来一次,我还会那样做,但是我会当心一点。”

    她没有听懂:“你做了什么要重来一次?”

    没有听见叶枫的声音,隔了许久,才听他轻声说:“。。来见你。”

    四月底,她穿着薄薄的开禁毛衫,叶枫穿着衬衣和马甲,他的双臂紧拥着她,她感觉到他在激烈的颤抖,她没有推开他。

    许青兰没有去成加拿大,她启程的前一天,陈凯酒后驾车,撞了人,开的是单位的车。

    当时她正在叶枫的病房里,接到许青兰的电话:“小星,陈凯出事了。”

    声音带着哭腔。

    她驾着车和叶枫赶到另一家医院,陈凯已被警察带走了,被他撞伤的中年男子正在里面抢救,家属哭成一团,许青兰被堵在墙角,她微微歪着身子站着,像一棵疾风里无助发抖的幼树。

    医院要五万元押金的抢救费,叶枫说,我去银行取钱,她说,不用,我有钱。

    开着车她就回了新家,在床头柜里拿了十万块钱便赶回了医院,交了押金,剩下的钱她放在包里,准备等会都给许青兰。她去拿钱的时候,叶枫一直陪许青兰在墙角站着,前面围着一圈情绪激动的人,她冲进去,站在叶枫面前,扭头对他说:“等会不管出什么事,你都给我站着不要动!”

    叶枫望着她,轻声说了句:“好。”

    她一只胳膊伸向后面,握住许青兰的手,对那群人说:“你们有话对着我说,我是她姐姐,先救人要紧,别的等下再谈。”她比许青兰大三天,三天,也可以算姐姐了。

    明争暗斗

    正文  明争暗斗

    -

    -

    手术室门前,不久就更加混乱。.

    伤者的亲戚朋友来的越来越多,每多来一人,伤者的妻子和女儿便要哭一次,那女儿十四五岁,一脸的泪水,嘶哑着喉咙一直冲着他们叫:“你们把我爸爸还回来!你们把我爸爸还回来!”

    围着他们的一群人情绪就越来越激动。

    夏小星站在许青兰和叶枫的前面,脸上不时的被大声斥责陈凯的人喷些唾沫星子,她都忍着,没抬手去擦一下。

    没一会儿手术室里出来一个医生,对家属说要做剖脑手术,还拿着病危通知书要家属签字,哭声顿时响起,事态的发展愈来愈严重。

    趁伤者的亲戚与朋友都围着医生的空隙,夏小星扭头看了下许青兰,她脸色冰凉,两眼茫然的望着她。叶枫轻声的说了一句:“要不要我打电话叫我表哥过来?他们人太多了。”像这样下去,等会不知会怎么样。

    夏小星想了一下,点了下头:“好,你叫你表哥过来,我也叫个人。”

    她想的是,让叶枫的表哥过来赶紧把叶枫接走,她和许青兰不要紧,即使被这群人推几下也没关系,但叶枫不行,他是男人,容易受到攻击,而现在,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碰他一根手指头。

    欧雨声远在美国,她想到了龙辉。

    龙辉的名片还在她的包里,她低头找了出来,拨了过去。

    龙辉几乎是立刻就接起了她的电话,显然是已认得或是已储存了她的电话号码,开口就来一句:“是不是又有什么话要我转告雨声?”

    她没有时间和他废话,说了“不是的”三个字之后,就快速的对他说:“我这有点麻烦,你来帮我一下。”

    龙辉聪明透顶的人,听声即辨出了异常,语气顿时一变:“你在哪里?出什么事了?”

    叶枫的表哥先到了,但和他们一站到一起,也被围住了,那群人明显的是更不想放过男人。龙辉比他晚到半个多小时,不过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三个人,来了他就把自己的名片给了那对哭泣的母女,成功的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以后,他真诚道歉,然后说:“对不起,这件事,欧龙公司会负责到底。”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知道欧龙公司,看见由它出面承担了责任,才放过了他们。龙辉让自己带来的人陪着伤者家属一起等手术结果,他送他们几个出医院。

    进出电梯,过医院大厅,几分钟的路程里,龙辉一直用眼角余光暗暗的打量着叶枫,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叶枫真人,只一眼,他心里便生出惋惜。

    这男子,如此的清俊秀逸,如果不出车祸,必定是个神采飞扬的潇洒情种,会痴情,会沉迷,但却绝不至于像今日这般沉沦的无可救药,不可挽回。

    他心里叹息一声。

    出了大厅,他站住和四人告别,最后对夏小星说:“雨声让我把事情处理好,他在准备回国了,后面的事由我们来管,你们不要操心了。”

    夏小星还是担心:“要是人救不活怎么办?”

    “该怎么赔就怎么赔,满足家属的要求,交警那边我也派人去问了,要真是酒后驾驶,可能会有点麻烦,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交代完,龙辉就返身回了医院。

    夏小星把叶枫送上他表哥的车,隔着摇下的车窗对他说:“这两天大约不能过来看你了,我要陪许青兰。”

    叶枫点头,微笑一下:“我知道,你管好她吧。”

    她挥挥手和侧脸望着她的叶枫表哥道别,看着他们的车开走,她才向许青兰走去。

    两人坐进她的车里,她刚想点火,许青兰低下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直直的垂落。

    “早上出门前,他就求我,说你能不能不去加拿大?我没答应他,还是说,我想出去看看。中午他又给我打电话,说办公室几个人在一起吃饭,他吃不下去,然后又问我,能不能不走?我没有说话,他等了半天,才挂掉电话。不到一小时,就出了这个事。”

    眼泪把她的裤子染了一片深色,夏小星抽出纸巾递向她,她伸手接过:“要是那个人救不活,陈凯会不会坐牢?”抬起头,她问道。

    夏小星伸出胳膊抱着她肩:“别想这么坏。”可其实她也在这样担心。

    许青兰还在流泪:“是不是我害了他?”

    夏小星安慰她:“不是,你没有。”

    许青兰还是哭:“是我害了他,也害了被他撞的人。。”她只是想为自己活一次,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那个撞伤的人最终被救活了,可是大脑受到损伤,昏迷了五天之后醒转过来,智力回到了婴儿时代。

    欧龙公司一次性赔付了那对母女一百万元,并承诺负担以后所有的医疗费用和伤者女儿今后的教育费用,这件事算是以私了的方式快速妥善的解决了。

    一周以后,夏小星陪许青兰去拘留所把陈凯了回来。

    从铁门里出来的陈凯,一见许青兰,就上前一把抱住了她,丝毫也不理会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嘴里只说着:“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去加拿大!”大滴的眼泪,就滴在许青兰的肩上。

    许青兰旁若无人的大声哭了出来,夏小星跟着红了眼睛。

    只有她知道,许青兰这一刻的哭声里埋葬的是什么,也许是她这辈子唯一一次的真正爱情,这样的情难自禁,以至于想任性的放纵自己一次,想从此为自己活,却还是被束缚住了。

    许青兰告诉她,她给那个一直等她的男生发了最后一封电邮,说:找一个值得你爱的女孩吧,忘掉瘸腿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