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穿越小说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十六章 幕后
    有刺客!

    刺客要杀宁王!

    那道黑光如同电闪雷轰,竟比连弩射出的弩箭还要快上三分。

    蟒蛇大口一张,黑光就冒,看客们正在看戏,做梦也想不到,太子请来的戏班中,竟有人要杀宁王。

    趁宁王大寿的时候,要杀掉宁王。

    宁王德高望重,表面是听曲做戏,谈道论琴的与世无争,实则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度日,又有谁会费这种波折,冒这种凶险,来杀宁王,目的何在?

    难道说,有人不想宁王说出金龙诀的秘密?

    没有人想得到,就算汉王好像都没有想到,可秋长风早有预感。他一直感觉这寿宴要有事情发生,因此留意周围的动静。那戏台的猴子翻跟头的时候,他已在留意,别人都觉得那猴子跟头耍得好、耍得精彩,秋长风却有分诧异,总觉得那猴子的身手,绝非一般戏班子的身手,而更像是技击高手。

    等那猴子腾上旗杆时,秋长风心中凛然,立即知道不对。那种轻身功夫,绝非“龙凤呈祥”戏班子的人能够用出。

    一个戏班子中,怎么会藏个武功高手?

    那一击选的时机本来极为巧妙,就选在“梦斩云山蟒”这出戏的高潮——众人融入戏中之时。这时候的一击,就算有人防备,只怕也要懈怠几分。

    偏偏那一击之前,秋长风就已警觉。黑光一现,秋长风霍然站起,在刹那之间,伸手抄了桌案。

    秋长风一动,汉王未动,可他身后的四人均已有了动作。

    除了天子、上师外,没有谁敢在汉王面前妄动——妄动者,杀无赦!

    就算汉王对秋长风态度不错,但只要秋长风稍微露出对汉王不利的举动,那四人就要将秋长风格杀当场。

    众人不是看戏,就是在看宁王,只有那四人的目光,始终在汉王周围,因为他们是天策卫的二十四节——以卫护汉王为己任。

    那四人就是二十四节中惊蛰、谷雨、霜降和秋分。

    惊蛰早看秋长风不顺眼,见秋长风似有不轨,纵身冲了过去,喝道:“住手!”

    秋长风没有住手,他手臂一抡,桌案飞出,居然和黑光同时到了宁王的面前。

    “乒”的一声大响,黑光被桌案击飞,直奔顶棚,还在空中时,“轰”地炸裂。

    那道黑光看似弩箭,可箭身中竟然藏有极烈的炸药,若非秋长风将其击在半空,只怕炸裂开来,在场的众人都难免被波及。

    可就算如此,一股热浪夹杂着火星袭来,也让众人如在酷暑。

    “砰”的一声大响,惊蛰出拳,一拳击在秋长风的胸膛。秋长风被一拳击中,就如断线风筝般飞出了看台。

    惊蛰这才发现秋长风出手是救人,不由一呆。他这一拳可击倒奔马,秋长风被他一拳击中,焉有活路?

    空中弩箭炸裂,星火零落,卫铁衣早就一把拉住了云梦公主,但心中焦急……

    二十四节的任务是保护汉王,他卫铁衣的任务却是保护公主,可汉王、公主都有人保护,那谁来护卫宁王?

    宁王听到金龙诀时,好像就已吓呆,见到弩箭射来时,眼前发白,居然晕了过去。

    一人闪身而出,拦腰抱住要软倒的宁王,闪开火星,那人看起来寻常,但在非常时刻,却是镇定非常,那人正是汉王的手下——谷雨。

    谷雨虽镇定,可场上最镇定的却是汉王。

    弩箭飞来、炸裂,看台上火光四射,汉王立在那里,并不稍动,只是如刀锋般的目光,再转到戏台之上。

    眼看火星就要落在汉王身上,霜降立在汉王身边,突然衣袖一挥。有风起,风如霜落,漫天火星,竟然倏然不见。

    霜降脸色如霜,双眸深陷,出手为汉王解围后,并无丝毫得意之色,立即垂手立在汉王身后。

    惊蛰、谷雨、霜降三人出手之际,汉王只看着戏台,这里的好戏落幕,那里的戏份才要上演。

    一人如落叶般飘零,早到了戏台上,扑向扮演猴子之人,那人正是秋分。秋分当初曾和秋长风在秦淮河有过一面之缘,甚为孤傲。

    他也的确有孤傲的本钱,二十四节各有所长,而他的专长,就是杀人。别人在为汉王宁王解围时,只有他最先窜出,要擒住行刺之人。

    宁王遇刺,汉王在前,若不擒住刺客,他们二十四节如何向圣上交代?

    那扮猴子之人才扳动机关,放出弩箭,不等离去时,就见一人到了眼前。

    秋分一身黑衣,眼中却透着死灰一样的光芒,看台虽高、戏台虽远、假山还在喷云吐雾,但秋分已到了扮猴子之人的身边。

    他的轻身功夫,竟如秋鸿惊雁,快捷无伦。他人到手到,五指有如鹰爪般的犀利,霍然抓向那扮猴子的人,喝道:“留下。”

    汉王冷酷的脸上终于露出分笑容,二十四节没有让他失望,秋分更没有让他失望。刺客袭击发动的虽突然,但他的手下,总是第一时间发起最猛烈地反击。

    那扮演猴子之人就算真的是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看起来也躲不开秋分致命的鹰爪。

    扮猴子之人一笑,油彩画的脸上诡异非常。那爪到眼前时,他遽然跺了下脚。

    巨蟒突然炸裂。

    二人本在巨蟒之上,巨蟒炸裂,自然立足不稳。变生肘腋,秋分脚下空虚,一抓成空,但他反应奇快,脚尖一点,凌空而起,就要采用苍鹰博兔之势。无论如何变化,他都信刺客逃不脱他的鹰爪。

    陡然间,有四人从炸裂的蟒身中飞出,夹击秋分。而那扮猴子之人一声长笑,身形空中翻滚,就要落在戏台的长杆之上……

    那从蟒身飞出的四人,均是手持尺长短剑,分成四面刺来,剑芒一闪,已刺入了秋分的体内。

    那四人一招得手,反倒大惊,因为他们只感觉一剑刺出,如刺在空中。

    长衣爆裂,秋分倏然怒吼一声,竟脱衣而出,手中厉芒电闪,等到他落地之时,空中那四人停顿片刻,倏然两半。

    从头到腹,分成两半。

    鲜血暴喷,如秋枫红叶。秋寒未至,人已双分。

    原来这电闪的功夫,秋分以长衣为障目,吸引四人的注意,而真身却闪到空中,连劈四刀。将那四人皆是斩成两半。

    好狠的刀,好快的刀!

    秋分出刀得手,却没有半分喜悦之意,因为他知道,那扮猴子之人才是真正的主脑,那扮猴子之人趁那四人拦截秋分之际,就要到了长杆之上……

    那人只要借旗杆的弹力,就能出了宁王府,任凭秋分如何剽悍迅疾,也奈何不了他半分。

    这次刺杀的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时机可说是恰到好处,退路自然安排的妥当。出了宁王府,自然海阔天空。

    天空海阔,云卷风疏,但那么宽广的空中,偏偏有一人和他同时而到,狭路相逢!

    那人苍白的脸孔,深邃的眼眸,如风如絮,已飘到了扮猴子之人的面前。

    扮猴子之人心中一冷,突然发现计划并非天衣无缝,因为他少算计了一人。

    秋长风!

    他还是低估了秋长风,惊蛰也低估了秋长风。惊蛰那一拳,只是将秋长风打飞了出去,秋长风飞出看台时并未停留,就如秋空长风一样到了戏台。

    在秋分应对扮猴子那人时,秋长风早早地拦住了敌手的去路。

    汉王人在看台,见秋长风倏然而出之际,双眉一动,喃喃道:“好一个秋长风。”他本是凌厉清冷的双眸中,陡然现出咄咄大志。

    秋长风出刀!

    刀如紫电惊虹,汇聚天光地气,倏然从扮猴子那人的脖子上划了过去。这一刀,时机也是算的极准,有如刺客精心策划的一击,一击必中。

    人头飞起。

    秋长风的一颗心却沉了下去。

    汉王双眉一轩,眼中蓦地现出极为诧异古怪的神色,眼前发生的事情让身经百战的汉王,一时间也无法适应。

    众人都难以置信眼前的情形。

    无头的扮猴子之人竟然没死,而且在空中一翻,一脚踢在了自己的头上。那猴头带着油彩、惊怖甚至十分的诡异,向秋长风射了过来。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人在青天白日下看到,心中也升起鬼气森森之感。难道说这扮猴子之人,真的是什么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神通广大,变化无穷,头都没了,还能活命?

    有胆小的,甚至吓得尿了出来。

    秋分不怕,他毙了四人,终于扑了过来。就算那扮猴子之人是鬼,他也要补上一刀,让那扮猴子之人鬼都做不成。

    秋长风目光一闪,倏然而落,喝道:“闪!”他才一落地,就连环滚了出去。

    猴头碰到了旗杆上,只听到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烟尘弥漫。

    秋分虽得秋长风提示,还是被那股热浪冲击在身,一口鲜血涌到喉间,几乎要喷了出来。原来那猴头中竟藏了烈性炸药,一经引发,就爆炸开来。

    戏台四分五裂,烟尘高起,等到烟雾散去后,扮猴子之人和秋长风,都已不知下落。只余一帮看客目瞪口呆地坐在看台上,甚至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秋长风知道。

    他知道刺客要杀宁王,他知道刺客最少有五人渗了进来,他知道武功最好的刺客,就是那扮猴子之人。那人居然在他出刀之际,用东瀛罕见的偷梁之忍术,逃得性命!

    刺客居然是个忍者。

    方才被秋长风砍下的猴头,并非那人真正的脑袋,不过是忍者常用的障眼法。这种戏法本是西域那面传过来,传到东瀛,又变成忍术之一,但在假的头颅中加了极为猛烈的火药,可说是极具威力的杀招。

    如瑶秀天地,藏地撼山川,甲贺流风水,伊贺火里英!

    藏地部擅长土遁之法,伊贺家族却擅长火药制作,炸药如此强烈,难道说刺客是伊贺部的高手。

    这些忍者阴魂不散,从普陀到青田、南京,从普陀命案到抢《日月歌》,直到如今刺杀宁王,处处都有他们的踪影,他们所为何来?他们来杀宁王,又是为了哪般?

    秋长风思索的时候,早出了王府,窜到巷口,要追寻刺客的下落。但举目望去,哪里还有那刺客的踪影。

    陡然有道青影从秋长风身边一闪而过。

    秋长风一把抓住那人的衣袖,喝道:“你……”话音未起,半空一道电光划过,秋长风立即松手倒退,感觉青峰入骨般的寒冷。

    一剑划落,几乎擦着他的手腕而过。

    要不是秋长风缩手够快,几乎被那一剑把手砍下来。

    那青影一剑划落,才要继续前行,秋长风突然道:“刺客是忍者伊贺部的高手。”他已经认出,青影就是叶雨荷。

    叶雨荷终于止步,冷漠道:“那又怎样?”方才刺客袭击宁王时,她第一个念头是要救宁王,可见到谷雨出手,见公主也被卫铁衣守候,立即转念要擒刺客。

    事发突然,看台众人各有目的职责,只有叶雨荷目标摇摆。幸亏她犹豫片刻,不然冲到戏台上,只怕要被炸药波及。她慢了一步,见炸药如此犀利,忍不住惊心。

    叶雨荷毕竟是捕头,立即判断这是刺客的障眼法,目的是逃出府中,当下跃出高墙。闪目间,见到远远处有人影闪动,才待追去,就被秋长风制止,等再扭头看去时,刺客早就踪影不见。

    秋长风望着叶雨荷,眼中有分隐藏的关切,还能平淡道:“你就算追,也要小心些。”

    叶雨荷望着远方,冷漠道:“不用你假扮好人。你拦住我追刺客,莫非是自己想追,讨个功劳?”她终于还剑入鞘,可眼眸中寒光似乎比剑锋还要冷漠。

    她快步前行,显然还没有放弃追踪刺客的念头。

    秋长风紧跟在她的身后,说道:“叶……捕头,我还没谢谢你前晚救了我。”

    叶雨荷目光流转,冷笑道:“你不是对公主说,什么都忘了吗?”

    秋长风双眸中带分怅然,若有所指道:“有些事情,我永远忘不了的。”

    叶雨荷霍然止步,冷淡道:“秋长风,我救你,只因为觉得你还不该死。但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瓜葛,我根本不想再见你,也不要你记得。你这些风言风语,最好留到秦淮河上去说。”

    她转身又走,听秋长风在身后道:“叶捕头,其实秦淮河上,并非你想的那样。”

    叶雨荷冷冷道:“我想的是什么样?”

    秋长风噎住,一时间不知如何解释。他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情本来越描越黑,他也一向淡定自若,智珠在握,但在叶雨荷面前,他总好像少了冷静,多了惆怅和惘然。

    顿了片刻,见叶雨荷走远,秋长风终于扬声道:“你好像对锦衣卫很有成见?其实锦衣卫做事……很多也有苦衷。”

    叶雨荷突然手握剑柄,止步转身,秀眸中竟然夹杂分怒火,“那好,你告诉我,解缙被杀,你们有什么苦衷?”

    秋长风微怔,不等回答,就见叶雨荷冷笑道:“答不出来了吧?”

    秋长风笑容苦涩,喃喃道:“其实其中也有内情。”他说得很轻,轻得连叶雨荷都没有听到,见叶雨荷远走,他抬头望向天空。

    天蓝蓝,蓝如海,高远深广的如同寂寞的心。

    他眼眸中突然闪过分诧异,追上去叫道:“等等……”

    “锵啷”声响,叶雨荷拔剑,一剑就指在了秋长风的咽喉前。

    长街无声,那剑光肃杀,催落了几点落花,花红如血。

    她那一刻,表情比冰还冷,脸色比雪都要白。华清如水的眼眸中,带着难以亲近的寒冷,“你不要再跟着我!”

    长剑映白了秋长风苍白的脸,他脸上带分苦涩,却退后一步,点了点头。

    那本来深邃如海的眼眸中,好像带了分失落。

    可转瞬间,秋长风不再理会叶雨荷,身子一纵,突然上了身边的高树,再是一跃,居然借大树上了一旁的屋檐。他上了屋檐后,伸手从屋檐处捡起了一件戏衣。

    他方才抬头的时候,阳光照耀下,看到屋脊闪亮有异,忍不住过来查看。看着那戏衣,秋长风脸色陡然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那猴王的衣服。”叶雨荷道。

    秋长风早知道叶雨荷跟了过来,并不意外,却也没有斗嘴,只是道:“那猴王刺杀宁王不遂,急于逃命,但身上的戏服显然太过晃眼。”

    叶雨荷从侧面望去,只见到那苍白的脸上,带了分专注思索,心中微动,点头道:“所以他从屋檐而走,避人耳目,脱了戏服,就会变成寻常的人。他不用逃。”

    秋长风点点头道:“你说的一点不错,他不用逃,或许他就在我的身边。”可心中却想,当初刺客出手前,汉王也曾提及过金龙诀,汉王怎么会知道金龙诀?

    本来以为《日月歌》极为神秘,这些事情,也只有上师和公主那面才知道,可秋长风蓦地发现,其中还有不少关系,他没有发现。

    难道说上师派他来宁王府,就是为了探索这些关系?上师究竟又有什么打算?刺客要杀宁王,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想着这些纠葛的时候,反倒觉得缉凶事小,叶雨荷却是脸色微变,突然身形一展,从屋檐纵了下去。

    叶雨荷下落,只因为她听到了一声碎响,像是瓦罐落地的声音,然后她就听到一个人哑着嗓子道:“你……出来!”那声音中竟带着说不出的紧张之意。

    叶雨荷心悬刺客一事,立即想到戏衣在此,莫非那刺客脱了戏衣,就藏在这院落中?看那院落不小,但有些残破,似乎没有多少人住着,岂不正是刺客绝佳的藏身之处?

    她想到做到,人从屋檐落下时,就看到一人正在庭院中,对着庭院的一角,微躬着身子,不用看,就感觉那人紧张非常。

    庭院那角,杂草丛生,难道说藏着刺客,这才让那人紧张?

    叶雨荷一想到这里,空中拔剑。

    剑如电闪,带着午后斜阳的一分绚烂。

    叶雨荷堪堪落地,就听到两声怒吼,有两道灰影一左一右的向她扑过来。叶雨荷眼尖,立即见到那是两个人扑来。

    那两人扑来,就如豺狼般迅疾狠辣,双手虽无利刃,但一出掌、一使拳,左右夹击过来,恨不得将叶雨荷立毙当场。

    这莫非就是个圈套,诱骗秋长风、叶雨荷上当的圈套?不然怎么会叶雨荷才落下,就遭到这般猛烈的攻击。

    那两人拳能开山,掌能裂碑,拳掌若是击在叶雨荷身上,只怕她要筋骨断。

    电光火闪间,叶雨荷出剑,一剑就刺在了地上。

    她这招极为古怪,那两人见了也是不由吃惊,但拳掌不停,可拳掌未到,伊人踪渺。

    那一剑入地,剑身弯曲再展。叶雨荷一刺一弯再加上一弹,不等落地时,身形如燕般,从那两人头顶掠过,到了院角那人的身边,出剑。

    剑指喉间。

    叶雨荷并未刺下,因为她看到那人背影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等见到那人正脸的时候,更知道他绝非是忍者,更不是猴子。

    这人更像是一头猪。

    猪都没有那人那么胖。

    最少叶雨荷从未见过那么胖的猪。

    那人身材虽不算矮,但就和个球一样,肥头大耳,面有油光。无论谁一眼都能看到,那是货真价实的肥肉,那人根本不能扮猴子,他扮作猪八戒还差不多。

    不过这胖子头发半黑半白,看起来很有些苍老的样子。

    叶雨荷的本意不是那胖子,而是院角,因此她一剑制住了胖子,就冷喝道:“莫要出手。你让谁出来?”

    那胖子这才发现脖颈前的长剑,脸上突然现出惊骇欲绝之意,叫道:“别……”他身子一扑,竟向前扑去。

    叶雨荷反倒吓了一跳,慌忙缩剑。她在画舫上虽对忍者下手无情,但毕竟是个捕头,若无证据,怎能轻易杀人?

    那人像是不知长剑能要命一样,扑倒之时,双手竟去抓叶雨荷的右脚。

    这一招,实在出乎叶雨荷的意料。

    刹那间,她甚至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这胖子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故作迷阵,甚至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借她收剑之际,要暗算于她?

    叶雨荷想都不想,一脚踢出,同时人已后飞,长剑护在胸前。

    “乒”的一声大响,叶雨荷一脚踢在了那人的脸上。那胖子闷哼一声,虽有几百斤的重量,竟还被叶雨荷一脚踢倒,眼角处,立即青肿起来。

    叶雨荷一脚踢中,反倒怔住。她蓦地发现,那人确实不会武功,半点也不会!

    那胖子仰天栽倒,先前那两个灰影终于赶到,见状不追叶雨荷,反倒护在那胖子的身边,厉喝道:“你是谁?”

    那两人目光森冷,一高一矮,看起来恨不得将叶雨荷撕成四截,叶雨荷见到那阴冷的目光,也不由心冷,“你们又是谁?藏起的那人在哪里?”

    蓦然间,见到秋长风不知何时,立在众人的身后。叶雨荷微有心喜,向秋长风道:“你对付这三人,我去搜!”

    她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只想把烂摊子交给秋长风。可向院角望去,只看到杂草青青,哪里有忍者的踪影?

    那两个护卫胖子的人发现身后有人,更是脸色大变,霍然转身望去。

    秋长风微微一笑道:“叶捕头,我对付不了这三人,还是交给你处理吧。”

    叶雨荷微愕,怒道:“这三个废物你都对付不了,还能做什么?”话一出口,陡然见到秋长风脸上的古怪,心中一怔。

    那两个护卫终于怒道:“你是谁派来的刺客,竟然敢对太子无理!”

    叶雨荷怔住,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那两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太子?什么太子?就见秋长风抱拳施礼道:“锦衣卫千户秋长风见过太子。”

    叶雨荷脑袋“轰”的声响,差点晕过去。

    还有哪个太子?大明天下,不就一个太子?

    太子朱高炽!

    这个肥得和猪一样的人,被她用剑挟持,一脚踢在脸上,骂做废物的人竟是太子朱高炽?

    这怎么可能?太子怎么会跑到这废园子之中?

    可秋长风绝非无的放矢之人,他绝不会用太子来开玩笑。一想到这里,叶雨荷握剑的手都有些发抖。

    那胖子捂着半边脸,在地上嘶嘶哈哈的,一时间竟不能起身,见秋长风施礼,忍痛道:“秋长风?我知道你。”

    秋长风倒有些意外,他见过太子朱高炽,却不想太子居然知道他。伸手要去搀扶太子,那两个属下若有意若无意地挡在秋长风身前,抢先拉起太子。

    太子实在太胖,那两人虽是武功不差,但拉起太子也显得很吃力。

    太子终于站起来,捂着脸,没有威严,也没有客套,突然怪叫一声,转身向前走了几步。

    叶雨荷忍不住退后,她不过是定海的捕头,竟敢一脚踢在太子的脸上,那还了得?

    太子并未去看叶雨荷,又扑倒在地。

    那两个属下看起来脸都有些发绿,着急道:“太子,属下来找就好。”

    说话间,太子右手已粘起一物,脸上满是悲痛,惨叫道:“狼抗,你不能就这么去了呀。”

    叶雨荷虽是胆怯,可也不由定睛去看,只见到太子手上,竟捏着只蟋蟀。

    那蟋蟀个头不小,可惜是扁的,早就死去。

    叶雨荷见太子悲愤欲绝的向她望来,突然意识到什么,这蟋蟀,难道是她纵跃的时候,一脚踩死的?

    太子不顾性命地去扳她的脚,难道是救这只蟋蟀?

    叶雨荷感觉好笑,但却笑不出来。她知道有些人喜欢斗蟋蟀,为了个蟋蟀,甚至可一掷千金、倾家荡产,看太子这表情,甚至把蟋蟀当作朋友兄弟,可这蟋蟀,竟被她一脚踩死了。

    叶雨荷嘴里发苦,只感觉自己好像也变成了那只蟋蟀。

    太子悲痛的神色渐渐森冷,看着叶雨荷,如同看着杀父仇敌,喝问道:“秋千户,这家伙给了我一脚,踩死我的狼抗,究竟是什么来头?”

    秋长风道:“太子殿下,这位是浙江头名捕头叶雨荷,本负责定海命案,后来和公主在一起。方才她追刺客到这里,我本以为她是个谨慎的人,不想这般冒失,认为你是个刺客。你要罚就罚好了,她和我们锦衣卫无关。”

    叶雨荷见秋长风急于撇清关系的样子,暗自冷笑。见太子望来,咬牙道:“太子,不就是个蟋蟀,我找一只赔给你好了。”

    那两个属下齐喝道:“这狼抗价值千金,你赔得起吗?你敢殴打太子,该当何罪?”

    叶雨荷心头一沉,哑口无言。

    太子望着叶雨荷,发肿的脸上满是阴冷,缓缓道:“你要想赔,只有一个办法。”

    叶雨荷见到太子的表情,身发冷,还能倔强问道:“什么办法?”她本来就是倔强、公正的人,冷漠不过是她保护自己的手段。她知道自己错了,就不会逃避。

    太子望了叶雨荷许久,突然道:“你要赔我,就陪我一起喝杯茶吧。有朋友自远方来,我岂能连杯茶都没有?”

    叶雨荷不由愣住,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太子终于展颜笑道:“叶雨荷,我早听过你的名字。听云梦说你武功好得不得了,今日一见,真的不得了,能一脚把我这么胖的人踢倒,好家伙,一脚不得有几百斤的力道。好功夫。”

    太子竖起大拇指,一脸真心钦佩的神色,仿佛方才叶雨荷踢的是别人。

    叶雨荷呆住,心中突然有种感动,她从未想到太子是这种人。她终于明白,为何云梦每次提及太子的时候,都是同情中带着慕仰。

    那高个护卫喝道:“太子宽宏大量,对你既往不咎,还不谢恩。”

    叶雨荷才待上前谢恩,太子摇头摆手道:“谢什么谢,不知者不罪。”看着手上的蟋蟀,眼中又露出惋惜伤感的神色。

    太子身边的矮子护卫道:“太子,这狼抗……”

    秋长风一直在旁边看着,说道:“这狼抗真的值千金吗?”

    矮子护卫似乎对秋长风有些戒备,冷笑道:“这还有假不成?”

    秋长风不咸不淡道:“天子重廉俭,若知道太子花千金买个蟋蟀,不知会如何想?”

    太子和那两个护卫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高个护卫喝道:“秋长风,你在威胁太子?”

    太子见状,忙笑道:“裴护卫,不要这样。”上前一步,胖脸几乎要凑到秋长风脸上,“秋千户,这狼抗,其实只花了几百两银子,不值那么多钱。这钱……是我省了几个月省下来的。你照顾下,莫要对圣上说及此事。”

    秋长风脸色一板,“圣上若问,我怎能不说?”

    太子苦着脸,一时间头痛不已。

    那两个护卫见状,不由对秋长风怒目而视。叶雨荷本是对太子心怀歉然,更见不惯秋长风没事公事公办的嘴脸,一旁道:“秋长风,这不过是个小事,你们锦衣卫何必事事针对太子?”

    叶雨荷跟随云梦久了,自然也知道太子、汉王、内阁、锦衣卫的关系。她也知道,锦衣卫一直是看好汉王,见秋长风如此,心中恚怒。

    秋长风皱了下眉头,肃然道:“这岂是小事,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今天底下不知有多少穷苦百姓,食不果腹,太子数百两银子却用来买蟋蟀玩乐,若被别人知道,岂不心寒?”

    叶雨荷一滞,怒道:“我不和你讲什么道理,你还欠我一命是不是?你若还懂得知恩图报,就不要将这件事情说给圣上听。”

    太子目露感激之意,可还是上前一步,搓手道:“叶捕头,不用了,这本是我的错。”他本是滑稽的脸上,突然现出一分肃穆。

    叶雨荷见了,更是愤然,说道:“这虽有问题,但秋长风却在小题大做……”

    秋长风望着叶雨荷,突然截断道:“我是欠你一命,你若让我还,拿我的命去就好。可如实对圣上禀告所见之情,本是锦衣卫之责,又如何是小题大做?”

    叶雨荷见状,怔了一怔。她几次见到秋长风,感觉都是不同。在庆寿寺、青田时,她看到秋长风的机智沉着,感觉他毕竟和别的锦衣卫有些不同;在客栈时见他故作糊涂,又感觉此人难以捉摸;见他秦淮河风流、对乞丐的冷漠,又让她感觉此人终究难逃纨绔的秉性;可这时见到他如此凛然执著,突然又察觉到秋长风不近人情的陌生面孔。

    秋长风究竟有多少面孔,叶雨荷真的难以捉摸,可她那一刻,只感觉他还是锦衣卫。

    或许秋长风一直都是锦衣卫,可她忽略了这事实罢了。

    正迷惘时,太子上前苦涩道:“秋千户说得对……”话音未落,前院突然脚步声急促,太子一怔,不知道会有谁赶到,扭头望去,两人行色匆忙,却是云梦公主和卫铁衣,不由又惊又喜道:“云梦,你怎么有空来了?”

    云梦冲过来,见到叶雨荷和秋长风在此,也是奇怪,可顾不得询问,气喘吁吁道:“大哥,快和我入宫!”

    太子皱眉道:“入宫,入宫做什么?”

    云梦公主急得跺脚道:“入宫见父皇呀,二哥来抓你了。”

    太子色变,那两个护卫也是骇然失色,失声道:“什么?汉王怎么能来抓太子?”

    云梦公主来不及多说,一把拉住太子道:“没时间解释了……”她本想拖着太子前行,可怎拖得动太子,跺脚道:“你快走,我们边走边说。”

    太子镇定了下来,摇头道:“云梦,不急,我问心无愧,不必慌张。二弟不会对我不利的。”

    云梦公主焦急道:“你知道什么……”话音未落,前院呼啦啦冲进来不知多少人手,已将众人团团围住。

    来人均是神色冷然,满是肃杀之气。

    众人一望,脸色均变,认出来的居然是天策卫的兵士。

    汉王越众而出,黑衣缓带,神色不羁,淡淡道:“云梦,你要带太子去哪里?”见云梦不答,不再理会,盯着太子抱拳道:“高煦见过太子。”

    太子见到汉王,略带尴尬,回礼道:“二弟不必多礼。”看了眼身边剑拔弩张的兵卫,不解地问道:“二弟这般,所为何来?”

    二人对话极为客气,但却少了兄弟间应有的情感。

    汉王缓缓道:“宁王今日寿辰,说太子今日染恙,这才不便去贺寿,现在看来,太子贵体不像有恙的样子。”

    太子苦笑指着脸上的青肿道:“我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秋长风突然道:“太子脸上青肿,是方才才受的伤,应该和不去拜会宁王无关。”

    太子略有尴尬,叶雨荷心中不满,瞪秋长风一眼,秋长风只是哂然笑笑。

    汉王看了秋长风一眼,示意嘉许,转瞬淡漠道:“太子殿下,不知秋千户所言是不是真的?”

    太子看看秋长风,只能叹气道:“是真的。”

    汉王嘴角露出嘲讽的笑,“那太子为何不去宁王的寿宴呢?”

    太子迟疑,云梦公主不满道:“二哥,大哥礼物到了,不去贺寿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这般问,审犯人吗?”她当然知道大哥为什么不去,太子不去宁王府,是怕汉王也去。而汉王去的地方,太子通常是不去的。

    汉王哂笑道:“其实我倒知道太子不去的缘由。”

    太子微怔,吃吃道:“你知道。”

    汉王目光如刀锋,钉在太子脸上,缓缓道:“太子想必知道,宁王府定会有场恶斗,只想置身事外,因此不去。”

    太子失笑道:“谁敢在宁王府打斗呢?”看到众人的表情,太子笑容凝住,诧异道:“宁王府有事发生?”

    见众人不答,太子望向秋长风,惊诧道:“你方才说追查刺客,难道是宁王府出了刺客?”

    秋长风点头,缓缓道:“不错,宁王府有刺客要行刺宁王。而刺客就是在太子请去的戏班之中。”

    太子脸色苍白,终于明白了事态的严重。

    叶雨荷也是一脸的惊诧,想明白了什么。宁王府出了刺客,要杀宁王,而刺客就是在太子请的戏班之中。难道说,要行刺宁王的是太子?

    太子知道宁王府有事发生,这才托病不去,置身事外?

    这个肥胖、木讷、看似有些蠢笨的太子,难道说就是行刺宁王的幕后主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