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穿越小说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十三章 神迹
    忍者片刻之间就死了大半。

    连弩!

    密林中竟埋伏了不知多少弩手,用的竟是经三国诸葛亮完善、隋唐李靖发扬光大的连弩!

    连弩历来都是朝廷军营的机要秘密,经改朝换代,数次失传,均仗前人无双智慧再次挖掘出来。

    元朝之时,铁木真、忽必烈等人依靠铁骑纵横天下,对当年给元军造成极大杀伤的连弩深恶痛绝,因此连弩制造之法再次失传。但江山代有才人出,大明第一名将徐达偏偏又将连弩制造之法挖掘出来,对抗元朝,凭无上的文韬武略和连弩之助屡败大元,帮朱元璋打下了大明江山。

    朱元璋有感连弩杀伤极大,立国后,对连弩制法也是秘而不宣。直到成祖之时,为北伐准备,才又开始发展连弩,将连弩手划分给五军都督府调度,归都督府统领的五军营之下,叫做连机营,一直都神秘的存在。

    京城有歌谣流传,“锦衣无情,五军锋冷,三千神机,鬼神也惊!”

    这歌谣说的是大明四大让人心寒的军事力量——锦衣、五军、三千和神机。

    锦衣无情自然说的就是锦衣一卫做事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而五军锋冷,固然是说五军营数次北伐,长枪大刀般的纵横捭阖、铁锋无情,却也暗指五军营下连机营的连弩。

    藏地九天一心想要凭借本事开创另外的天地,因此对中原文化了解颇多,对前朝往事也是熟知。

    他在空中一眼就认出那伤他无数手下的就是连弩,往事电闪漫过,他也立即知道,凭一个浙江捕头,如何都动用不了五军营中的连弩。

    能调动五军连机营的势力,绝非等闲之辈!

    五军都督府派人到了这里?这本来就是个圈套,诱骗他们上当的圈套?

    这本来是忍者诱杀秋长风、夺回《日月歌》的一个局,藏地九天势在必得,搞不懂他们怎么会突然由猎人变成猎物?

    藏地九天在高空,而连弩的目标是人多的地方,因此他才能躲过一劫。

    就算忍者神秘诡异,将山林风火等技艺发挥到巅峰之境,每人都有独到之术,但在连弩堂堂大气、冷酷寒锋下,也如樱花般娇嫩不堪。

    藏地九天见众手下片刻死了大半,心都寒到阴山,空中振衣,一个转身就飘到几丈外,落地一弹一纵,没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见。

    那些忍者亦是心冷,不等藏地九天发令,早就转身逃命。连弩虽射完,又有一批弓箭手突然出现,长箭一顿乱射,又留下不少忍者。

    其余忍者若风行、似鼠遁、有的好像变色龙般倏然不见,融入青草黑暗之中。

    但见清风动草,草浪连江,影影绰绰下,也不知是草摇或是人动,可方才还能见到的忍者,倏然不见。

    密林中人倒也知道忍者的诡异,不敢怠慢,亦不猛追穷寇,只是一排出列,拔刀在前,弓箭手在后,虎视眈眈,更有弩箭手再上弩箭,又在弓箭手之侧。

    密林中涌出来数百人,成扇形向前逼去,但直走到秦淮河前,除了一些尸体外,再不见忍者出现。

    那数百人的领军之人,手按刀柄,虎目如炬,色若铁冷,正是五军都督府的卫铁衣。见忍者逃逸,卫铁衣轻舒一口气,喝令声中,众人缓步退回到密林处。

    密林处有脚步声传来,一人尖声道:“卫铁衣,把那些人都杀了吗?”

    卫铁衣施礼回道:“公主,杀了三十一名忍者,活擒三名。藏地九天带一些人逃走了。”

    来人正是云梦公主,闻言跺脚道:“你真没用,有叶姐姐帮手,还是让藏地九天逃了。”

    卫铁衣铁镌般的脸上有些发红,叶雨荷见状,说道:“公主,忍者诡异,就算沿海诸卫的指挥使调兵,都难以捉拿。这次你和卫千户联手,能一举捕杀这些人,已是极为不易。”

    云梦公主神色自得,终于笑道:“不错。那帮倭贼真以为本公主好欺负?本公主早想教训他们了,这次过后,看他们还敢不敢嚣张。我们立了大功,父皇肯定喜欢。”

    原来她和叶雨荷到秦淮河追踪忍者下落,叶雨荷发现竟有不少忍者汇聚河上,不由大奇。习兰亭、云梦见状,请卫铁衣调动连弩营前来帮手,暂时埋伏在河岸旁密林之中。

    叶雨荷无意发现秋长风去个画舫,又见忍者向画舫凝聚,当下潜水接近画舫,救出秋长风,将计就计,将藏地九天等人引到密林旁。

    卫铁衣见状,当然不肯错过机会,发动连弩,射杀忍者大半。

    这件事说起来,倒有七分实力、三分运气,但重创忍者,毕竟是事实,也值得云梦公主自傲。

    见秋长风躺在地上,还是昏迷不醒的样子,云梦公主恨得牙关发痒,一脚踢过去道:“你也有今天吗?”

    云梦公主见到秋长风就讨厌,一方面是因为对锦衣卫帮助二哥汉王没好感,另外一方面,却是因为这些天来,秋长风总是阴魂不散地跟在她身边,好像要偷回《日月歌》,害得她没有一日睡个好觉。

    叶雨荷不经意地拦在秋长风身边,低声道:“公主,他中毒了。”她虽也看不惯锦衣卫,但终究觉得秋长风和别的锦衣卫有些不同,倒不想他昏迷时被人羞辱。

    她并不知道,她拦在秋长风身前的时候,秋长风本是铁青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柔和——柔和的有如温柔的明月,可谁都没有留意。

    云梦公主一脚没有踢到,闻言叫道:“他不是很能吗,怎么还会中毒?好呀,最好他毒发身亡了,也能一了百了。”

    一人远远笑道:“公主错了,秋长风还不能死。”那人远远走来,神色儒雅,正是杨士奇手下的谋臣习兰亭。

    云梦公主见了,愤愤道:“别人都死了,他为什么不能死?他今天晚上,下了这家画舫、又去了那家画舫,忙忙碌碌,也不知丑。”她早就知道秋长风先上了媚娘的画舫,又去了云琴儿的画舫,只觉得秋长风不但讨厌,而且风流,怎么看秋长风都不顺眼。

    其实她心中,还有个古怪的念头。当初她在客栈时,百般用美色勾引秋长风,秋长风看起来都只有那么丁点的心动,反应远低于云梦公主的想象。本以为秋长风可能会有断袖之癖,可如今推翻了她的假设,她心中难免愤然去想,难道我一个堂堂公主,竟然还比不上秦淮的歌姬?

    习兰亭提示道:“公主不是一直想压过锦衣卫吗?如今你压过秋长风,又大败忍者,若是把秋长风送给上师,你觉得上师会怎么想呢?”

    云梦公主醒悟过来,终于放弃了古怪的念头,拍手笑道:“上师肯定认为锦衣卫都是一帮窝囊废,这一来,纪纲肯定面上无光了。”

    习兰亭笑道:“非但如此,上师还会认为公主宽宏大量,而且能力非凡。如此一来,公主如果求上师什么事情,上师定会酌情考虑。”

    云梦公主怦然心动,不经意地触摸下高耸的胸脯,感觉硬硬的书还在,问道:“可上师什么时候会来?我真有点等不及了。”

    习兰亭缓缓道:“公主不用等了,上师已到了南京,就住在乌衣巷。公主要见上师,天色已晚,不如明日……”

    云梦公主跳了起来,叫道:“事情紧急,还等什么明日。再说秋长风中毒了,片刻也耽误不得,我们这就送秋长风去见上师好了。”

    其实她并没有把救秋长风一事放在心上,只想找个借口见上师罢了。见叶雨荷拎起秋长风,忍不住叫道:“叶姐姐,不忙,等我踢他一脚解解气再说。”

    众人莞尔,向乌衣巷行去。

    乌衣巷是风流之巷。这个风流,非秦淮河上千金换一笑、不知明夕愁的风流,而是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风流!

    乌衣巷当得起这个风流。

    想当年乌衣巷本是三国东吴驻守石头城的营房,因军士身着黑色军服,因此以乌衣命名。乌衣巷年代久远,但真正开始被人识记,却是因为东晋高门士族王导、谢安等人在此居住。

    东晋开国功勋王导,淝水之战的谢安。

    地因人而灵秀,巷因士而风流。

    王羲之、王献之的泼墨,谢灵运的诗情……

    诸如此类,就足以让大文豪李白来此,都忍不住发出“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的感慨。

    让乌衣巷脱俗的是这些风流之士的光辉映照,而让乌衣巷真正不朽的却是刘禹锡的一首《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乌衣巷经六朝兴衰,到唐时颓废,雕琢新燕,早入寻常百姓之家。到大明时,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虽让秦淮河繁华优胜往昔,但乌衣巷却渐渐黯淡了下去。

    那简陋的巷道,安宁的古地,虽在默默陈诉着千古风流,但也有分寂寞。记得它的好像只有姚广孝。

    姚广孝到北京必住庆寿寺,到南京后,虽可入宫休息,但他只选乌衣巷。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如此,没有人敢去猜测他为何这样,但众人行在朱雀桥的时候,想着桥边野草黄了又绿,不知为何,望着前方幽静的巷子,心中都有分戚戚之意。

    云梦公主没有发古之幽思,只是在想,“这上师也真的奇怪,我其实不想见他,总觉得他好像不是人,嗯……更像个幽灵。但大哥这个太子要想顺顺利利的登基,一定要拉拢上师才行……”想到这里,轻轻地叹口气。

    众人下了朱雀桥,到了乌衣巷前,有兵卫上前拦阻查问,姚广孝在此,甚至不用说,五军都督府都会派人守卫这里。

    这里或许还有寻常的百姓居住,但不寻常的人,若不经过兵卫的允许,绝不能踏入乌衣巷半步。

    守巷的兵卫见是云梦公主前来,不敢阻拦,带着云梦公主等人到了巷子内最里的院门前停下。

    黑沉沉的巷子里,有着说不出的压抑气息。这里没有燕子,旧时王谢堂前的燕子,只怕也不敢飞到这里。

    众人隔着藩篱,只见到里面森森黑暗,黑暗尽头,点着一盏油灯。那油灯虽在黑暗中显得说不出的夺目,但昏晕迷离,又带着不尽孤独的意味。

    云梦公主心中嘀咕,“这个死和尚道士,父皇要给他修大宅子,建豪华的府邸,他从来不应,怎么就喜欢住在这种阴森可怖的地方?”

    兵卫小心翼翼地敲门,不多时,院门打开,一个小和尚走出来,道:“公主请进。”

    习兰亭目光闪动,突然问道:“小师父,上师还没休息吗?”他识得那和尚本是庆寿寺的和尚悟性,当初庆寿寺发生命案,服侍姚广孝的悟心身死,还是这个悟性最先发现的。

    悟性双手合十道:“上师最近睡得少。”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转身带众人入内,等到了厅堂,见四壁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上放着油灯,姚广孝一身黑衣坐在蒲团上,一如往昔的沉冷苍凉。

    听到脚步声,姚广孝缓缓地睁开了双眸,那双眸中,已有昏黄浑浊之意。

    比起在庆寿寺时,他似乎显得更加的老迈。

    习兰亭抢步上前,解释道:“上师,如此深夜,公主本不想打扰上师安歇,但秋长风中忍者之毒昏迷不醒,公主担心秋千户的安危,知道上师可能有办法会解,因此才冒昧前来……”他只怕公主有脾气,说了不该说的话,因此抢先说出缘由。

    习兰亭这个理由,倒是充足。在他心中,其实觉得姚广孝是能够解毒的。姚广孝在跟随朱棣之前,亦僧亦道,甚至通晓医术占卜,要解秋长风之毒,并非难事。更何况,他早听叶雨荷说,藏地九天要生擒秋长风,下的应是迷药,而非致命的毒药。

    姚广孝看了昏迷的秋长风一眼,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放下秋长风,你们回去吧。”

    众人一愣,不想得到这个答案。

    习兰亭苦笑,云梦公主却按捺不住,站出来道:“和尚道士,你让秋长风取的《日月歌》,他丢了,幸亏我找了回来哩。”

    路上来时,她早把《日月歌》从胸口取出来,藏在怀中,这刻顾不得许多,掏出那本书一晃,神色得意。

    姚广孝好像被“日月歌”三个字惊醒,浑浊的目光望向了云梦,半晌后,才落在那本不知经过多少辛苦磨难,这才到了这里的《日月歌》上。

    众人忍不住心中紧张忐忑,想看看姚广孝是什么反应。

    姚广孝如此苛责挑选人手,去取《日月歌》,就算瞎子都看出其中并不简单。如今《日月歌》到了姚广孝身边,姚广孝究竟会说出什么惊天答案?

    姚广孝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看着那《日月歌》,嘴角带着分笑。

    可那笑容,绝非喜悦、欣赏的笑,那笑容中,夹杂着哂然、讥诮,甚至还有恶毒、狰狞。

    云梦公主望见姚广孝的笑容,只感觉周身都有毛毛虫在爬动,大叫一声,突然手一抖,书竟掉了下去。

    叶雨荷微惊,伸手抓住了《日月歌》。

    室内沉寂,沉寂的连心跳、呼吸都可听到。就算习兰亭见到姚广孝的笑容,也忍不住地骇异,不知道姚广孝为何会有这般表情?

    就见姚广孝终于泯灭了笑,恢复了森冷,缓缓道:“不错,就是这本书,放下吧。你们……退下。”

    云梦公主又惊又怒,她本是满心欢喜,甚至盘算着上师得到《日月歌》后,喜不自胜,许诺帮她做几件事情,哪里想到,姚广孝居然是这种态度。

    难道说,她历尽了辛苦、费尽了心思、甚至经历了生死之险,就换来了这种结果?

    云梦公主才待喝问,习兰亭慌忙扯了下她的衣袖,低声道:“公主,上师累了,我们走吧。”他蓦地感觉有什么不对,只怕惹怒上师,弄巧成拙。

    云梦公主知道习兰亭言不轻发,见他如此张皇,恐怕有什么问题,只能道:“上师,那……我走了。”她委屈的告退,本以为姚广孝会安慰两句,不想姚广孝闭上了眼,再无言语。

    云梦公主忍不住跺脚,转身离去。

    叶雨荷放下了《日月歌》,跟在云梦公主的身后离去时,还是回头望了一眼。昏黄的灯火下,不知眼花还是怎的,她感觉到秋长风躺在那里,似乎皱了下眉头……

    夜凉如水,残月凝白。风吹梧桐,刷刷响声中,厅堂更静。

    孤灯明灭,照在姚广孝的脸上,显得阴晴不定。他还是迟钝的表情,望着那孤灯,神思仿佛过了夜,穿了灯,到了烽火照天地、兵戈乱紫烟的多年前……

    灯芯微爆,跳出一点火花到了静的夜,如流星一点经天,转瞬即逝。

    姚广孝眼中似乎也亮了下,突然道:“他们都不明白,你明白了吗?”

    他这句话问的奇怪,云梦公主等人早离去,房间内除了他,只有个昏迷未醒的秋长风,他这句话,却是对谁所说?

    “上师,卑职明白了一些,但有很多也不明白。”一人回道,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第三人在场,不然也会被这突如其来的回答吓了一跳。

    答话的人竟是秋长风!

    秋长风坐了起来,脸上的青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向的苍白,昏暗的油灯下,也显得明暗不定。

    他竟然醒了过来。

    姚广孝根本没有动手医治他,他中了东瀛忍者厉害的迷药,怎么会突然醒过来?

    姚广孝听秋长风回答,没有半分意外,只是望着灯火道:“火黄、风絮、木窍、土凋本是从四种并不常见的植物提炼出来的无毒之物。但世间万物奇妙,这四种粉末随便两三种混在一起,都能形成费解的毒性,若是掺水,毒性更强。但四种粉末加上水流混在一起,偏偏又会变得无毒。”

    他很少有说这么多话的时候,但对秋长风似乎是个例外。他说出这些不足为奇,因为姚广孝做和尚之前本是个道士,他当的是和尚,研究的不是佛教经典,却是玄学星相,五行术数。

    不但云梦公主觉得姚广孝是个怪人,世人何尝不是这么认为?

    秋长风笑笑,“上师果然见闻广博,这四种粉末配合一起,妙用很多,本来是正一派天师炼制符箓中无意发现的秘密。后来被不肖之辈偷取,在勾漏山成立桃花教兴风作浪,使毒方法起名五毒留行,倒是害了不少百姓。不过后来桃花教被朝廷剿灭,为首之人逃到海外,因此把方法传到东瀛,东瀛忍者把五毒留行之术融到忍术中的制毒一术,刻意神话,在外人眼中看起来很是诡异。”

    姚广孝望着灯火道:“你对此术了如指掌,当然破解也不难,既然如此,为何要装作中毒呢?”他虽在问,可好像对答案并不在意。

    秋长风缓缓道:“真的中毒大为不妙,但装作中毒却有很多好处。”

    姚广孝叹口气,并未问有什么好处,只是道:“我没有看错你,你也没辜负我的重托。你从顺天府出发后,一路上究竟看出了什么?”

    他这句话问的奇怪,秋长风却没有丝毫诧异,因为他去青田的任务根本就不是取《日月歌》。

    纪纲不知道,云梦公主想错了,孟贤不清楚,叶雨荷当然也料不到。除了姚广孝和秋长风外,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过,姚广孝当初在庆寿寺灵塔中和秋长风对坐了五个时辰,只说了三句话。

    青田有个刘太息,是刘琏的书童,手中有本《日月歌》,本是诚意伯刘伯温所写,预言了大明江山的走向。

    数月前普陀山出了连环命案,观海指挥使乔舞阳也死在其中,乔舞阳临死前,留下两句话,“龙归大海终有回,十万魔军血不停”,这两句话本是《日月歌》中写出来的。

    你去青田看看《日月歌》是否还在刘太息手上,到南京和我汇合,然后把路上和《日月歌》有关的事情告诉给我。

    这就是当初五个时辰内,姚广孝对秋长风说的一切。

    姚广孝只让秋长风看看《日月歌》是否在刘太息的手上,仅此而已。因此秋长风在《日月歌》失窃后,并不在意。他知道偷书的人是叶雨荷,是为云梦公主所偷,但他没有揭穿。

    当初秋长风只问了姚广孝一句,“《日月歌》要取回吗?”秋长风那时岂止想问一句,他有太多的问题想问。

    真的有《日月歌》这种近乎神迹的东西吗?刘伯温的这本《日月歌》,为何以前从来没有人知道?

    普陀命案和《日月歌》又有什么关系?

    “龙归大海终有回,十万魔军血不停”到底是什么意思?

    姚广孝显然早知道要取《日月歌》会有波折,姚广孝派秋长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太多太多的疑问要问,可姚广孝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于是秋长风踏上了前往青田的道路。

    这一路往返,从顺天府到青田,从青田到了应天府南京,秋长风明白了许多事情,但不明白的事情更多。

    沉吟片刻,秋长风才道:“卑职奉上师吩咐,带孟贤、姚三思两人从顺天府出发南下,一路到了青田。在杭州府分水后,才告诉孟贤二人目的所在,到青田后,才向李知县下令寻找刘太息这人,这之前卑职没有泄露风声。”

    秋长风若有所思望向姚广孝,姚广孝还是望着灯火,不知听进去没有。秋长风的言下之意就是,“我没有泄露风声,却不知道那些来抢《日月歌》的忍者,怎么知道的风声?”

    姚广孝不语,秋长风也不明说。云梦公主认为姚广孝风烛残年,很是糊涂,秋长风却知道,姚广孝比谁都清楚。

    “但在这之前,我发现青田有个冤案,过问了几句。那冤案死者叫做刘老成,有个儿子叫做刘能……”他将案子简略说了遍,顿了片刻,秋长风又道:“卑职若不知情,不会插手,但明知刘能被冤枉,却不能不管。”

    秋长风并非讲废话的人,当然不会把南下的所有事情提及,但刘老成死案这件事后来证明并非闲事,和《日月歌》有些关系,既然这样,他就要说。

    油灯一亮,姚广孝眸子中也有光芒一闪,突然问道:“为什么不能不管?”近乎神迹的《日月歌》就放在桌上,他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可对秋长风管的闲事,他好像倒有兴趣。

    云梦公主若是在这里,只怕要骂这两个人都不正常。

    秋长风昂首道:“卑职既然是锦衣卫,身负圣上期冀,时刻不敢怠慢。太祖在时,设立锦衣一卫,但那时的锦衣卫多少有些……枉法滥杀……”

    秋长风说得已是客气,其实当初锦衣卫何止是枉法滥杀,简直可说是杀人如麻。

    十多万朝廷官员、朝野相连的人,都死在洪武四大案、死在锦衣卫的酷刑下……

    过了片刻,秋长风才道:“事后太祖后悔,这才在晚年废除锦衣卫。圣上重设此卫,用意有二,一是想要弥补太祖当年的……过失,二来是想告诉天下人,‘匠成舆者,忧人不贵;作箭者,恐人不伤。彼岂有爱憎哉?实技业驱之然耳。’锦衣麻衣不过是个名字,立此卫真正的目的是维持大明法纪,而不是乱大明纲常,既然如此,卑职见到冤案不伸,定要来管,让之重回正途,方不负圣上重立锦衣一卫的良苦用心。”

    姚广孝昏暗的眼眸中突然带了分激动,喃喃道:“很好,你说下去。”

    秋长风道:“卑职本以为刘老成案和《日月歌》无关,不想找到刘太息时,才发现他被人刺死,《日月歌》被人抢走,却留下了王翠莲的线索……卑职感觉事有蹊跷,赶赴王翠莲所在的地方,不想竟然有忍者前来,劫走了公主……”

    他又开始讲述刘宅和破庙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就算事后说说,都有些惊心动魄、波诡云谲。

    姚广孝听着,却恢复了木然的表情,仿佛对这些诡异的事情,根本不放在心上。

    秋长风益发的奇怪,感觉姚广孝的反应出乎寻常。按照常理,姚广孝本应该吃惊诧异,追查究竟,可看姚广孝的表情,竟似意料之中、波澜不惊。

    秋长风陈述完后,这才困惑道:“很显然,那鬼面人和藏地九陷谈了条件,以劫持公主和取得《日月歌》作为交换条件,而藏地部要求鬼面人什么,却是不得而知。但那鬼面人费尽心思的劫持了公主,后来竟对公主毫发无伤,其中的用意,真的让卑职想不明白。而那《日月歌》,究竟写着什么,惊动这些忍者杀人来抢,亦是卑职困惑的事情。”

    说话间,秋长风目光落在《日月歌》上,心中满是疑惑。

    姚广孝突然问道:“按照你所言,这《日月歌》曾到过你手,但你从未翻过?”见秋长风点点头,姚广孝缓缓问,“为什么不看?”

    秋长风沉默许久才道:“卑职不敢看。”

    这实在是个奇怪的回答,书就是书,有什么不敢看的?难道这书翻开一看,会有惊天的祸事,因此他不敢看?但他怎么会知道有祸事?

    姚广孝却无半分诧异,似乎早知道这答案,“我不想看这《日月歌》,因为二十多年前,我已看过。可到如今,我不想再看,只想你来看看,因为我觉得……只有你……才能找到其中的答案。”

    这是期许,亦是命令。

    可姚广孝和秋长风到如今,不过只有两面之缘,他为何对秋长风竟如此期许?

    秋长风微震,目光终于落在了桌案的那本书上。

    姚广孝既然二十多年前就已看过《日月歌》,为何还要他去看看?书中究竟存有什么玄机?

    《日月歌》如果多年前就存在,为何偏偏到如今才兴起了无边的波澜?

    秋长风神色迟疑,终于还是伸出手去,接近了灯火下——静静平放的那本书。

    那是《日月歌》,刘伯温写的《日月歌》,预言大明江山走向的《日月歌》!

    这本书一出现,就引发了无数谜团,腥风血雨,这本书是否真如传说中那么离奇、神异,可预言后事?

    灯火昏黄,照在那略带残破、却又满是诡异的书上,泛着淡淡的光辉,有如神迹。或者说,那本来就是神做出的神迹!

    若不是神,哪个能预言后世的事情?

    刘伯温能?

    秋长风轻舒一口气,终于翻开了那书页,他初看时,眼中满是不解、困惑,只是片刻的功夫,他额头竟有了汗水,眼中带了分惊惧,甚至捏着书页的手都有些颤抖。

    他本是个极为冷静、镇定的人,就算对付最难缠的对手,亦能面不改色。可他看到那本书的时候,脸色竟如看到十万魔军挥刀成血的惨烈情形。

    书中究竟记载着什么,让秋长风这样的人也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