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穿越小说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七章 过招
    月光清冷,肃杀满怀。藏地九陷最先出手。

    藏地九陷是东瀛高手,渡海到了大明后,本想凭借一身本事开创藏地家族另一个天地。

    东瀛忍者最厉害的不是武技,而是忍者之术。

    忍者之术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其中对五行、暗器、毒药、障眼等术的运用,可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藏地一部深精毒药及五行中的土遁之法,藏地九陷身为部中高手,对此自是精熟,不然也不会只凭几个手下,就突破了卫铁衣所布的埋伏。

    可藏地九陷最自负的还是武技。

    他不得不如地鼠一样的活着,但却有向往苍鹰的豪情。落魄不得志、有抱负的人均有这种情怀。他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因此他劫持了公主,因此他抢先出手。

    一出手就是九陷大法。

    他出手时,双膝微蹲只是一撑,整个人就如弩箭般射了出去。他武技取自田中硕鼠,一举一动,均是效仿鼠类的举止。因此他虽有苍鹰的情怀,还不能脱离鼠类的习性。

    刹那间,他已扑到了秋长风的面前。

    秋长风急退,一退就到了三丈外。如果说藏地九陷是犀利的弩箭,那秋长风就是飘逸的轻风。

    弩箭射空,藏地九陷落地一顿一陷,身子好像都要没入土地的时候,再次爆发了出去,这一次,他攻得更急、更猛、更加犀利。这本是他的绝招,停顿为了更好的蓄力,若等他第九次蓄力之后,他相信,就算是长风闪电,都会被他追上。

    不想秋长风并没有再退,也等不到九陷之法完施展。秋长风身形一闪,就和藏地九陷擦肩而过,扑向了那鬼面之人。

    二人擦肩而过时,藏地九陷只感觉脚踝微微刺痛下,再次落地时还待转身再攻,可剧痛从脚踝传来,差点惨叫出来。

    他低头望去,见到脚踝上早就鲜血淋漓,心中怒极,可也怕极……

    秋长风在擦肩而过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在他脚踝上轻割了一条口子,那口子若在平时,根本无足轻重,但藏地九陷落地时,正要施展第三陷的攻击,那时候他的脚踝承受的压力,远超平日。

    他平日可以承受,但他裂开伤口的脚踝却是难以承受,重压之下,伤势恶化,已不异被人砍了一刀。

    这个秋长风,恁地出招这么精准毒辣?竟利用藏地九陷最强的那点,重创了藏地九陷自己!

    秋长风不管藏地九陷,早扑到了鬼面之人的面前。在他心中,真正的对手,无疑就是这个幕后之人。

    鬼面之人似乎也没想到过,秋长风一招就重创了藏地九陷。他虽亮刃,但并未急于出手,他还想利用藏地九陷看清秋长风的武功路数,可他竟也没有看到,秋长风是如何伤了藏地九陷。

    妖异的眼中闪过分凌厉,那人手中白练一展,陡然后退。一退丈许,然后断喝一声,挥出了白练。

    白练是刀——一把软刀,软如绸,硬如钢。

    刀光如月照风雪,月在天,风雪满人间。

    那一刻,鬼面之人施展秋长风方才对付藏地九陷的方法,以退为进。他退一步,拉开最能发挥刀法威力的距离,然后出刀。

    刀光如雪,肃杀清冷;风中有火,如火如荼。秋长风无疑就是那扑火的飞蛾,眼看就要撞到如雪如火的刀光中……

    就算云梦公主,都骇得差点叫起来。她虽恨秋长风的冰冷傲慢,但知道若秋长风死了,她只有更惨。

    秋长风陡然顿住,再退。

    他攻势如离弦之箭,看似没有回退的余地,但蓦地退后,直如飞矢化烟,烟飞云散。

    但就算是飞烟,看起来都逃不过如月的刀光,云梦公主只见到冷月般的刀光罩在了秋长风的身上,然后有飞絮蒙蒙,秋长风落在地上,脸色更白,肩头有血,衣衫绽裂。

    他终究还是没有逃过那一刀,不但被鬼面人一刀绞碎了衣裳,还被那人伤了肩头。伤是轻伤,斗志更昂。

    刀光一击而收,寒气仍在,清光犹存,而那鬼面人眼中的战意,如同烈火般燃了起来。

    望着刀尖上一滴鲜血垂落尘埃,鬼面人缓缓道:“好身法。”

    秋长风竟还能笑得出来,“好身法也不如好刀法。听闻这泼风刀法本缘起东汉太平道,传到大隋第一高手李玄霸手中后发扬光大,自李玄霸身死,泼风刀也就再也不见,我本以为失传了,不想能在阁下手中见到。”

    鬼面人眼中闪过分惊凛的光芒,缓缓道:“秋长风,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个锦衣卫的千户、朝廷的鹰犬,现在看来,要对你重新评估了。”

    秋长风笑笑,并不介意道:“鹰犬也罢,锦衣卫也好,天子赋予我们权利,就是要将你们这些叛逆一网打尽!”

    鬼面人握刀的手紧了下,寒声道:“你莫要拖延时间了,卫铁衣那帮人不会赶到了。就算赶到,反倒会成为你的桎梏。”

    秋长风抚掌笑道:“你可真知我心,大伙分功劳,当然不如一个人领要好!我亦是不想卫铁衣他们前来,更不想拖延时间,可你一刀得手,反倒收手,却是什么道理呢?”

    鬼面人淡淡道:“你这种高手,也算少见,若就这么杀了你,不是可惜吗?其实我倒觉得,你若投靠我们……”他拖长声调,话音未落,突然一个健步就窜到了秋长风的身前,手起刀落,片刻之间就砍出了三刀。

    那人故意用言语懈怠秋长风,倏然出刀,端是诡计多端。

    秋长风猝不及防,左支右绌,似乎无从应对这种犀利的刀法,甚至拔刀都没什么机会。

    转瞬之间,秋长风已退到了佛龛不远歪倒的佛像旁。

    云梦公主见了,只觉得那人刀光就如风雪狂涌,虽不识货,也知道这是极高明的刀法,一颗心忍不住提了起来。可蓦地见到一件事情,忍不住眼露惊骇之意,喊道:“小心。”

    就在这时,平坦的地上突然凸起一物,寒光闪动,刺到了秋长风的背心!

    鬼面人见状,心中大喜,刀法又变,刹那间左右当头各砍三刀,封住了秋长风的退路。他拖延时间,其实就在等着这一刻。

    原来鬼面人方才和秋长风谈话之际,早与藏地九陷互通消息。藏地九陷知道和秋长风相差太远,放弃与秋长风斗技的念头,利用土遁之法,潜在佛像之旁。

    鬼面人攻得急,就要将秋长风逼到藏地九陷身边。鬼面人见藏地九陷出手,立即封住秋长风的其余三路。

    转瞬间,秋长风已四面为敌。

    云梦公主惊骇交加,只以为秋长风再也躲不开这致命的攻击。

    不想寒芒堪堪到了秋长风的背心,秋长风陡然反踢一脚,竟将藏地九陷连人带刀踢飞了起来。

    藏地九陷眼见刀尖入肉,甚至早一步体会到手刃仇敌的快感,哪里想到秋长风还有这招,惨叫一声,只感觉下体剧痛,惨不堪言。

    秋长风早在等着藏地九陷。他把鬼面人当作最大对手,但以他心机缜密,又如何会忘记藏地九陷?他故作中计,却是在引藏地九陷上当。

    后方危机瞬去,可前方杀气更浓,鬼面人九刀连环,就像刀山般迫过来,秋长风一脚踢飞藏地九陷,但却把自己陷在绝境之地。

    眼看他再也躲不过鬼面人的泼风刀。

    “砰”的大响,藏地九陷摔落在地。

    “乒”的声响,刀光散去,火星四溅。

    鬼面人一刀砍实,震得手腕发麻,大吃一惊,倒退一步。却听“当”的大响,佛像落地。

    原来方才功夫,秋长风居然举起地上的佛像,抗住了鬼面人的九刀。

    那佛像少说几百斤的分量,竟被秋长风硬生生地举起。那佛像极大,根本不用招式,已尽数封住鬼面人的刀势。

    鬼面人算了千万种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过秋长风竟能力举佛像挡了他这一刀。

    可秋长风随即丢佛像在地,反身一纵,已如苍鹰般扑到了藏地九陷身旁。

    这时藏地九陷才摔在地上,冷汗直冒。他一直像地鼠般的活着,虽重重摔在地上,还不算疼痛,可他两腿之间,实在和裂开一样。

    见到秋长风扑来,藏地九陷的豪情壮志突然消失,再没有对阵的勇气,他双手一展,黑衣倏然解体,向秋长风罩来。秋长风奇异般地一扭,避开黑衣,可眼前的藏地九陷,突然消失不见。

    这会功夫,云梦公主终于挣扎站起,躲到角落处,可目光还是追随秋长风,只盼他能够击败对手。她无论如何厌恶秋长风,可这种时候,若一定要有个人胜出,她当然希望是秋长风。

    黑衣舞动,藏地九陷陡然不见,云梦公主也是看直了眼睛。她实在想不到,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凭空消失不见?

    秋长风却半刻迟疑都没有,陡然一拍刀鞘,喝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芒!”

    他那一声断喝,直如天雷滚滚,鬼面人才待扑去,身形陡凝。那一声断喝,就如沉雷般击在鬼面人的心口,他从未想到过,一个人竟能发出如此的喊声。

    “锵”的声响,长刀出鞘。

    秋长风出刀。

    方才秋长风只凭空手,就已挡住鬼面人,重创了藏地九陷,如今他已出刀,鬼面人虽是自负武功,但如何敢正撄其锋?

    长刀空中一闪,不刺鬼面人,反倒钉在三丈外的地上。

    云梦公主魂飞魄越之际,怎么也想不通秋长风为何要使出这莫名其妙的一招,但她很快就明白了秋长风的用意。

    地底一声惨叫,鲜血射出,藏地九陷霍然出现,只是一条小腿,已被秋长风的单刀斩断。

    藏地九陷见秋长风迫来,只能用土遁之术逃命。不想秋长风不但看出了他藏身之处,而且只出了一刀,就破了他自傲的土遁之法。

    云梦公主大喜,就见秋长风向她的方向望过来,目光凌厉。云梦公主心头一沉,几乎以为秋长风对她动了杀机,不想陡然间身子一轻,转瞬身不由己地飞出窗外。

    鬼面人在秋长风出刀的那一刻,先一步纵到云梦公主面前,一把抓住了云梦,蹿出了窗外。他不想再战,因为他发现,这一仗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个秋长风的本事,远超过他的想象。

    秋长风身形一纵,随即扑到了窗口。

    “嗖”的声响,三把飞刀破空而来,直奔秋长风的面门。秋长风人在空中,陡然抓住窗棂,提身而起,避开一把飞刀,双脚连环一踢,竟将其余的两把飞刀踢了回去。

    那飞刀回转,去势竟比来势还急。

    鬼面人听到风声,陡然一旋。一把飞刀割破衣襟,远远没入黑暗之中。

    秋长风一招得手,听身后一声闷哼,忍不住心头一沉。

    回头一望,就见一把飞刀正钉在藏地九陷的胸口!

    方才秋长风看穿藏地九陷的藏身之地,却只断了他的腿,就是为了留活口逼供。但鬼面人显然看穿秋长风的用意,明是算计秋长风,暗地杀了藏地九陷灭口。

    秋长风不再去看第二眼,径直追了出去,才追出两步,陡然间感觉脚下异样,秋长风伸手一抓,手上蓦地多了一物。

    那物竟是《日月歌》。

    四野幽冷,清风动树,树影婆娑。

    云梦公主这才发现,原来她的噩梦没有结束,不过是刚刚开始。

    那鬼面人拎着她,一纵一跃之间,就到数丈之远,她就算乘马时,都不见得有这么快捷迅速。她脸孔向下,只感觉山石就要撞到头上,知道鬼面人是带她向山上奔去。

    云梦公主睁大了眼睛望向身后,却看不到秋长风的所在,才想呼救,鬼面人冷冷道:“你若敢喊,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云梦公主天不怕、地不怕,可听到那鬼面人阴森的话语,不知为何,竟不敢发出声响。

    不知许久,鬼面人终于奔上山巅,停下了脚步。喘息数声,叹口气道:“秋长风,你也算是执著了。”

    云梦公主艰难地望过去,见到不远处的树下悠闲地站着一人,正是秋长风。

    秋长风也不迫近,只是淡淡道:“我不急……”

    鬼面人目光闪烁,缓缓道:“你放任我离去,只因我带着个包袱。我若始终带着公主奔行,体力消耗过巨之时,想必就是你出手的时机。”他时而狂傲,时而诡异,杀藏地九陷的时候,心狠手辣,和秋长风交谈时,又显得心机颇深,思维缜密。

    秋长风对这种敌手,戒备极深,却怎么也想不到此人是谁,用意究竟何在,可他还能微笑道:“你也可以想像是你技高一筹,我始终追你不上了。”

    鬼面人放声长笑道:“好,很好。秋长风,我此次能够见到你,也算不虚此行。你《日月歌》已经到手,还是紧追不舍,原来终究要救公主的。”他发现《日月歌》已然失落,可脸上并没有什么急迫的表情。

    云梦公主一听,心中惊凛中还带分喜悦,她方才只见到那飞刀破空划破鬼面人的胸襟,还在埋怨秋长风不知分寸,如今一想,才知道鬼面人的《日月歌》也在那时失落。

    见秋长风得到《日月歌》,还继续追踪,云梦公主心底蓦地有分自得,暗想秋长风还是在意自己的。不想转瞬听到秋长风说了一句话,云梦公主肺几乎要气炸。

    秋长风只是道:“救不救公主,不在我任务之内。你也可以想我是……要将你这叛逆绳之以法了。”

    云梦公主不等大骂,鬼面人哈哈大笑道:“你说对公主性命根本并不关心……我还不信。”

    秋长风神色不变道:“那你可以试试。”

    鬼面人目光一闪,喝道:“那我就试试。”话音才毕,振臂一挥,竟将云梦公主向远方的山坡抛了过去。

    云梦公主顾不得大骂,惊叫一声,从山坡滚了下去。

    而那鬼面人身形一展,向相反的方向飞掠而去,没入黑暗之中,再也不见。

    秋长风怔住,绝没有想到鬼面人这么做。他若不追鬼面人,下次再要揭穿鬼面人的底细,不知何年,可他若追鬼面人,公主这般滚下去,说不定会有性命之忧。

    云梦公主的惨叫声在黑夜里,有着说不出的凄厉惊怖。秋长风只想掩住耳朵,可终究还是身形一展,向云梦公主滚落的方向追去。

    他虽看似对云梦公主的生死并不在意,但那不过是和敌人比拼意志,他知道若是露出半分关切之情,只怕就会受制于人,因此故作冷淡。可如今公主性命攸关,他又怎能视而不见?

    他冲下山坡时,突然从怀中掏出个竹筒,捻燃后举到半空。

    “通”的大响,紫色烟花高高冲天,无比炫丽,片刻后,繁华散去,恢复了夜空的落寞。

    秋长风手上不停,脚下亦如追风,可一直顺着草痕追到山脚,仍不见云梦公主的踪迹,忍不住皱眉。

    突然止住了脚步,侧耳倾听,秋长风眼露警惕,目光已扫过不远处的一株大树。原来他蓦地察觉,树后传来极为低微的呼吸之声。

    他一直想不通,为何鬼面人费尽心思抓了云梦公主,却又轻易放手,只感觉其中必定有什么诡计。难道说,鬼面人放了公主到山下,还埋伏人手在附近,只要取他秋长风的性命?

    秋长风能活到现在,实在是因为素来说得少,想得却多,一念及此,故作向大树相反的方向行去,可遽然身形一纵,突然到了树后。

    一道乌光倏然而出,直指秋长风的咽喉。

    树后果然有埋伏,秋长风遇变不惊,刀鞘陡出,倏然格开那乌光。

    树后之人不想秋长风竟有这么快的反应,心中微惊,才待再刺,秋长风退后一步,放下刀鞘,皱眉道:“叶捕头,是我。”

    树后那人顿了片刻,从树影下移出,在月色中露出清冷的面容。

    那人竟是叶雨荷。她居然也追踪到了这里。

    秋长风见到叶雨荷,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他知道叶雨荷不笨,相反,也很聪明。她追到这里,是迟早的事情。

    见是秋长风,叶雨荷有些意外,但也舒了口气,问道:“敌人呢?”

    秋长风反问,“公主呢?”他问话间,抬头向树上望去,见到树杈上躺着一人,衣着如火,正是云梦公主。

    叶雨荷见秋长风发现,也不隐瞒,说道:“方才我追过来,公主见我后,只说了一句‘救命’,就昏了过去。我以为有敌人追来,这才躲在树后。”

    她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秋长风会明白。那种时候,她只能藏起公主,等待来敌再做决定。

    纵到树上,叶雨荷将云梦公主抱了下来,迅疾地检查下她的周身,见云梦公主如火的衣裳早就褴褛,幸运的是,只有手足刮伤,看起来伤势并不算重。

    叶雨荷轻呼几声,云梦公主却是双眸紧闭,昏迷不醒。叶雨荷蹙眉,说道:“公主受到了惊吓,我们必须立即离开这里,给她找个大夫。”

    秋长风看着云梦公主,若有所思道:“我们?”

    叶雨荷只是关切云梦的伤势,说的并没有什么深意,听秋长风重复一遍,反倒好像有什么意味,脸色一板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秋长风望着叶雨荷如霜的脸庞,突然道:“你怎么会追过来的?”

    叶雨荷冷淡道:“天底下,并非只有你一个聪明人的。”她虽是这么说,可心中对秋长风的追踪之术,也是佩服。

    若非秋长风在前,她几乎就顺着敌人布下的圈套追了下去。见秋长风还是不咸不淡的样子,叶雨荷皱眉道:“这里哪有大夫呢?”她自言自语,当然是希望秋长风能帮助出谋划策。

    秋长风似乎对云梦公主的伤势,并不放在心上,淡淡道:“公主死不了的。你既然来了,想必卫铁衣也离得不远了?”

    话音未落,远方就有脚步声繁沓,一人道:“烟火应该就是这附近。”

    另外有人道:“你们成扇形搜上去……”那声音虽还镇定,但已有焦灼之意。

    叶雨荷一听,心中微喜,叫道:“卫千户,公主就在这里。”

    那镇定的声音露出分惊喜,叫道:“是叶捕头吗?”转瞬火光燃起,脚步声急来,一群人围了过来,为首一人,汗水满面,神色如铁,正是五军都督府的卫铁衣。

    卫铁衣见到公主果然就在这里,脸现喜意,见到秋长风,更是惊喜,不待开口,旁边一人喜道:“秋千户,你真的在这里?”

    那人浓眉大眼,喜不自胜,却是姚三思。他身边站着一人,短髭根根如针,眼中恨意一闪而过,说道:“秋千户胆识过人,我就说过不会有事的。”那人口气虽像欣喜,但难掩酸意,正是锦衣卫千户孟贤。

    原来秋长风入了刘宅,孟贤、姚三思却循正门而入,其后随即公主被劫,卫铁衣追踪下去,孟贤、姚三思满是错愕,但亦是硬着头皮追下去。

    叶雨荷发现异样,终究没被马蹄痕迹迷惑,穿林而过追踪秋长风,卫铁衣、孟贤、姚三思等人摇摆不定,卫铁衣一狠心,又追叶雨荷而来。

    方才秋长风放出烟花,却是锦衣卫示警所用,姚三思见到,立即判断秋长风在此。

    姚三思这次倒没有想错,卫铁衣寻来,正见到叶雨荷、秋长风和云梦公主三人。

    卫铁衣虽寻到云梦公主,暂放心事,见云梦公主仍旧昏迷不醒,不由焦急道:“秋千户,追敌一事不如暂且放放,先救公主要紧,你说如何?”

    秋长风斜睨一眼昏迷中的云梦,见到她虽闭着眼,但眼珠微动,心中明白,轻淡道:“敌人早就跑远,追不上了,更何况我本没有任务追他们,由他们去好了。至于救醒公主一事,本是卫千户的事情,在下也就不参与了。在下还有事要做,就此告辞。”

    他一拱手,转身就走,众人一愣。

    卫铁衣不想秋长风撂手就走,不由错愕。可他也没有阻拦的理由,眼看秋长风离去,一时间说不出什么。

    不想一人突然喝道:“秋长风,你慢走!”

    众人扭头一望,脸色大奇,喝止秋长风的,竟然是云梦公主。

    秋长风止住脚步,也不回头道:“还不知公主殿下有何吩咐。”叶雨荷、卫铁衣对云梦昏迷一筹莫展的时候,秋长风早留意到云梦公主眼皮下眼珠微动,已经醒来。

    旁人或许不明白云梦公主为何还在装晕,秋长风却是心知肚明。

    云梦公主挣扎站起,又羞又恼,又气又急,她一直风光无限,这次在众人面前出丑,本想故作昏迷混过去,以后再说。可见秋长风要走,想起一事,顾不得装晕。

    望着秋长风的背影,云梦公主突然伸出手来,叫道:“你走可以,把《日月歌》留下。”

    众人神色异样,有的不知道公主说什么,叶雨荷、卫铁衣二人却是心中一震,暗想公主要的,难道就是刘太息手上的那本书?

    秋长风缓缓转过身来,脸上带分揶揄道:“这本书本是卑职几经辛苦取得,不知道公主有何理由让卑职留下呢?”

    云梦公主听出秋长风是说她并无寸功,心中委屈。可她自觉没有功劳,总还有苦劳,见秋长风如此冷漠,横蛮性格发作,怒道:“我让你把书留下,你就留下。你敢不听我的命令吗?”

    秋长风看了云梦公主良久,这才道:“锦衣卫自创立以来,只听一人的命令,那就是天子!”

    他虽未明言,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他不会听云梦公主的吩咐。

    说完后,秋长风道:“姚三思,孟千户,我们走。”他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云梦公主又急又气,对卫铁衣斥道:“你们是木头呀,怎么不拦住他!”

    卫铁衣两下为难,低声道:“公主,秋长风是锦衣卫,圣上早有命令,锦衣卫做事,我们无权干扰的。你……你还是养伤要紧,不如先回青田……”

    云梦公主跺脚道:“我养什么伤。”眼看秋长风再也不见,云梦公主咬牙道:“秋长风,你胆敢和本公主作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脸上突然露出分狡黠的笑,“哼,你真以为跑得了吗?你等着瞧,总有一天,要你知道得罪本公主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