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 > 穿越小说 > 帝宴1·步步杀机 > 第六章 藏地
    秋长风冲上了屋梁。

    黑丸未落时,他人已冲起,一把抓住空中本是系着王翠莲的绳索,借力跃上了横梁。

    来者是谁,目的何在?他心中惊诧万分,但知道所有的关键,就在这黑衣人身上,他不能让此人逃脱。

    见到刘太息身死时,他心中就有种强烈的不安。其实云梦公主的猜测,半对半错,他南下来到青田,的确和一本书有关,但秋长风也想不到,这本书会引发一连串的凶案。

    刘老成死、刘太息死,那本书应该到了凶徒之手,秋长风一直觉得凶徒是在故作迷雾,这件事本来不应该和王翠莲有关。

    可事实出乎了他的意料,凶徒居然胆大包天,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过来,凶手怎么会有这种神通,避开了燕勒骑的视线?

    凶手是要趁乱杀了王翠莲,还是目标本在公主?秋长风并不知晓。凶手要杀王翠莲的话,这又说明王翠莲本和刘太息的死有关,可那血字明明应该是凶手留下的,凶手要杀王翠莲灭口,早就可以做到,根本不必引云梦公主等人到此,他们为何等到这时候才下手?这根本讲不通道理。可凶手若不是要杀王翠莲,那目标是谁?他们故意引公主等人来此,难道目标是公主?

    公主才到青田县,怎么就会被对手盯上?哪里来的凶徒,竟然有这么嚣张,敢打公主的主意?

    电闪之间,秋长风想不明白,可见到那黑衣人掷出黑丸后,冲破了屋顶。他片刻没有犹豫,闪身上了屋顶,陡然间,面前光华大现。

    有光华如月,月到眼前。

    这本是雷雨的天气,怎么会有月?

    秋长风转念之间,立即发现一剑刺到了面前。

    那一剑明耀、惊艳,杀气凛然,秋长风亦见过不少高手,可从未见到如此犀利的一剑。

    他大喝声中,陡然一个后仰,坐在屋瓦之上。他这招看似狼狈,但极为突然简洁,竟然避开了势在必得的一剑。

    出剑那人似有错愕,可长剑如银河倒卷,倏然下刺。

    眼看秋长风避不开那剑,不想一点寒光倏然而起,直刺那黑衣蒙面人的咽喉。

    寒光如星,虽不如银河闪烁,但其中的杀意,早寒了那黑衣蒙面人的眉间。

    叶雨荷出剑。她只比秋长风晚一步上了房顶,见秋长风遇险,立即出剑,围魏救赵,剑刺黑衣蒙面人的咽喉。

    那剑突然,快逾电闪,眼看黑衣蒙面人躲不开那致命的一剑。不想光华一闪,明月笼罩。

    黑衣蒙面人回剑,一剑削在叶雨荷的长剑上。

    “嚓”的声响,长剑折断。光华一闪,光芒反刺到叶雨荷的面前。

    那黑衣蒙面人用的竟是宝剑。

    叶雨荷未料这点,优势逆转,心惊之下,人向后纵,手腕一翻,断剑脱手而出,射向对手的面门。

    黑衣蒙面人一挥剑,就击飞了叶雨荷的断剑,不想一物飞来,击中他的胸口,“乒”的大响,瓦屑四飞。

    原来是秋长风掷出一片屋瓦,正中那人的胸口之上。

    那人闷哼一声,跌下屋顶,可才一落地,就霍然跃起,突然上了高墙,没入了黑暗中。

    秋长风暗自诧异,他方才掷出屋瓦,不亚利刃,本以为屋瓦会切入那人的胸口,不想只是击退那人。闪电之间,秋长风一把抓住落在屋顶的绣春刀,纵上一颗大树,再是一跃,出了高墙,落在地上。

    叶雨荷几乎不分先后的和他同时落地,才待举步,就见数点黑影打了过来,叶雨荷才待挥剑击落。秋长风突然色变,用力撞在叶雨荷身上。

    叶雨荷防备了前面,却不想秋长风对她出手,整个人被他一撞,飞了出去。她心中恼怒,不待喝问,只听到惊天的一声轰响,那几个黑点掷在墙上,蓦地炸开,石屑纷飞。

    叶雨荷翻身站起时,心中凛然,不想那几点黑影竟是火丸,她若用剑刺中,只怕现在也变得和那面墙一样。

    不到炷香的功夫,叶雨荷就两次死里逃生,心中骇然对手的奇诡多变。烟尘弥漫中,叶雨荷虽惊不怕,才待再追,突闻马蹄声雷动,转目一望,遽然色变。

    黑暗中,有五匹黑马从夜幕中闪电奔出,虽没有磅礴无俦的气势,但如黑夜幽灵般的诡异。

    五骑奔来,势如风卷。马上五人,均是黑巾罩面,为首一人的马背上,赫然横着云梦公主!

    那五骑并非燕勒骑,云梦公主竟然落在敌人手上?

    叶雨荷一念及此,心中大惊,搞不懂在卫铁衣的卫护下,云梦公主如何会落在敌人的手上。她念动身动,霍然纵出,一剑刺向为首那黑衣人肋下。

    不想为首那黑衣人尚未行动,身后一匹马上的黑衣人蓦地警觉,陡然断喝一声,一刀斩下。那黑衣人纵马狂奔,刀在马鞍,可一遇危机,立即拔刀就斩。

    那刀长五尺,刀身笔直狭窄,竟非寻常的长刀,更像是把长剑。

    他拔刀挥刀间,天地间竟似划出一道耀目的闪电,闪电先一步,击在叶雨荷的面前。

    叶雨荷剑虽快,但剑已折断,比起这五尺的长刀,更是短如匕首般。她断剑还离那人三尺之远,刀锋已及面。叶雨荷大惊失色,霍然断剑斜刺,竟格在电闪的刀背上。而她片刻间,借力后弹,落在雨地上,面颊水滴流淌,一颗心大跳不停。

    她几经生死,但从未有如这一次,离死亡如此之近。

    那黑衣人一刀斩空,马儿已驰出数丈,回望叶雨荷一眼,如狼般的眼中似乎有分诧异。可马儿不停,转瞬和其余四骑奔入了黑暗。

    陡然见到秋长风不知何时到了身边,叶雨荷嘶声道:“你怎么不追?云梦公主在他们的手上!”

    秋长风脸色苍白,暗自皱眉,心道我怎么来追?我两条腿,怎么跑得过他们的奔马。他们怎么能劫持了云梦公主,卫铁衣在干什么?方才那人的长刀诡异,绝不是中土所有……

    所有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长风饶是思绪如飞,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前方马蹄声才消,马蹄声又从身后传来,秋长风霍然扭头,见夜幕中,有数十骑奔来,为首一人,脸色铁青,赫然就是卫铁衣。

    卫铁衣远远见到秋长风,嘶声道:“秋千户,上马!”

    秋长风早就跃起,落在卫铁衣的马上,急问道:“怎么回事?”

    叶雨荷亦是飞身而起,落在一骑之上,叫道:“公主怎么会被他们抓走?”

    卫铁衣鞭马不停,又怒又惊说道:“我和公主才退出内堂,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竟然乔装成我们的人摸进来,我本想去帮助你们,就将公主交给他们护卫。发觉不对的时候,公主已被他们劫持。他们劫持了公主,立即上马逃走,我只能带人追赶……”

    叶雨荷忍不住道:“你怎么这么大意?”

    卫铁衣又羞又愧,低声道:“我怎想到他们胆大包天,竟会这么来劫持公主?”转瞬坚决道:“我就算追到天边,也要追回公主。公主若有不测,在下以命抵偿好了。”

    叶雨荷见卫铁衣如此自责,反倒不好再说什么。可她心中发冷,暗想若自己是卫铁衣,碰到敌人如此,只怕也要落入对手的算计。

    可叶雨荷更奇怪的是,敌人这般深谋远虑,究竟所为何来?难道只是为了劫持公主?可他们劫持公主何用?

    秋长风双眉紧锁,安慰道:“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追回公主才是要紧。”

    他奉上师之命南下,只感觉命令古怪,但始终不认为任务是难事。可不想一到青田,诡异事情就连连发生,到如今云梦公主都被绑架,一切好像落入个涡流之中,越陷越深,难道说,这一切只是因为那本书?

    可那本书,究竟有什么古怪?

    秋长风思索间,卫铁衣早命令燕勒骑空出两匹马来,秋长风、叶雨荷换了单骑,马行更速,一路向西北行去,风驰电掣一般。

    可前方的马蹄声,早消失不见。

    卫铁衣鞭马如飞,目光如鹰盯着路面,正行进时,身子一旋,挂在马鞍一侧,几近地面,被马儿拖着前行,衣衫猎猎,如同扯起的风旗一般。等卫铁衣再次上马时,秋长风立即问,“看出什么了吗?”

    卫铁衣目光如鹰,盯着前方的黑暗处道:“五匹马奔西北的方向,暂时无差。”他方才纵马不停,却在贴近地面的时候观察马蹄痕迹。

    在这么快的奔程中还能看出泥泞中马蹄印的多少,这并非神话,而是经验。

    卫铁衣毕竟还有几分本事,他不是无能,只是因为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太过离奇、甚至还有几分诡异的味道,这才让他应变不及。

    秋长风信卫铁衣的判断,望着远方道:“据我所知,前方再行三十里,就近小连山了。”

    卫铁衣、叶雨荷点头,心头沉重,暗想小连山顾名思义,群山相连,地势复杂,那些人如果逃入小连山内,更难捕捉。

    狂风刺面,如同刀割,前途险恶,险阻重重,但众人却没有半分退却之意。

    云梦公主虽是刁蛮任性,做事没有分寸,但她毕竟是天子最疼爱的女儿,若是有了不测,只怕众人都脱不了干系。

    疾风如刀,众人不知奔了多久,前方已见山脉连绵,蓦地出现一片密林,分出了两条岔路。

    卫铁衣陡然勒住马儿,只见两条岔路都现出马蹄印迹,左面那条路上留有三匹马的痕迹,另外一条路上,只有两匹马留下的痕迹。

    可公主从哪条路被劫走,卫铁衣再无从分辨。

    卫铁衣又急又怒,求问道:“秋千户,叶捕头,这帮贼子狡猾多计,依你们来看,他们带公主走哪条路离去的?”

    叶雨荷立即翻身下马,凝神留意马蹄的痕迹,秋长风亦翻身下马,不看马蹄印迹,反走到了林子边缘,向上望去。

    卫铁衣奇怪秋长风的举止,急问道:“秋兄,怎么了?”

    叶雨荷突然道:“他们应该是带公主从右面的道路下去的。”

    卫铁衣精神一振,忙问:“叶捕头为何这么说?”

    叶雨荷道:“对比马蹄印记,这右手的两匹马儿有一匹马的蹄痕最重……”

    卫铁衣惊醒道:“是了,他们带着公主,多了一个人,因此马蹄印要重很多。”一想通这点,不由佩服叶雨荷身为浙江头名捕头,果然名不虚传,翻身上马,才待追下去,见秋长风还立在竹林边,目露思索之意,不由喊道:“秋千户,我们追吧。”

    秋长风鼻翼动动,突然摇头道:“你们兵分两路追好了,前面也有敌人,我去前面看看。”他话一说完,竟弃马穿林而走,转瞬不见了踪影。

    叶雨荷、卫铁衣一怔,呆在当场,不知道秋长风为何突然放弃了公主,从林中而走。难道说,秋长风早不满公主的所为,这次借故离去,是想让云梦公主自生自灭?

    雨歇云散,明月如眉。

    雨后的空气更是清新,可月光总不肯爽透地洒落,轻纱般笼罩着怪石嶙峋的山路。

    卫铁衣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抉择的时候,云梦公主也是一样的心情。

    云梦公主从来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她被人如同小鸡一样地拎在手上,娇美如玉的脸庞几乎要贴到砂石地面。

    乱草拂来,抽打在身上,丝毫没有往日踏青的舒适惬意。一人拎着云梦公主,大踏步地向山上走去,他步伐飘忽,虽是上山,但简直如同擦地飞行一般。

    云梦公主惊惧的同时,心中奇怪,不知道这些人究竟要把她带到哪里,冒险抓住她做什么?

    抓她的贼人,有着狼的凶狠、狐狸般的狡猾、蝙蝠般的神通。这几人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前方突然现出岔道。

    云梦公主正不知贼人要去哪里的时候,拎着她的贼人倏然从马背上跃起,只是凭借一根绳索,就系住了高树,从树枝上纵跃,如履平地。

    擒住云梦公主的人,哪条路都没有选,只是穿林而过。

    而另外的四个贼子,两人突然骑在一匹马上,三人向右手道路奔去,另外一人却带着三匹马,向左手的道路行去。

    云梦公主并不算笨,很快意识到,这般人这么做,无疑是制造迷踪,要甩掉身后的追踪。

    明白这点,她心中蓦地害怕起来,若贼人一直跑下去,她还信叶雨荷、卫铁衣能找到她的下落,可敌人这么狡猾,让她很是担忧。

    幸运的是,那贼子对云梦很是瞧不起的样子,从不看云梦一眼,也没留意云梦公主还会使诈。

    云梦公主一直装作软弱昏迷的样子,却悄然地留下分线索,心中紧张。她只怕叶雨荷他们发现不了她留的线索。

    就算云梦事后想想,都觉得要发现那线索,非但要细心,还要有无边的智慧。

    脑海中闪过那张苍白的面孔,云梦公主心中暗恨,恨秋长风若早说出了上师的任务,她就不用受这般苦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秋长风。

    她却从不想,这一切的变数,只是因为她出现的缘故。

    正胡思乱想时,陡然感觉身子急落,云梦公主骇得忘记了叫的时候,就听到“砰”的声响,已重重落在地上。

    原来拎着她的那个人一松手,将她掷在了地上。

    在卫铁衣、李知县的眼中,云梦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可在那人的眼里,云梦公主好像还不如一件货物。

    云梦公主摔得早不知道浑身哪里痛,却还能有心情看看所在的环境。她抬头望去,远见星光闪烁,近见蛛网尘结,看其所在地,竟是个破烂的庙宇。

    不远处有个神龛,可神龛断腿,上面的神像斜倚在地上,没有了宝相尊严,反倒有着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云梦公主突然发现一个道理,人和佛都是在高处耀眼尊严,若是跌落尘埃,也是滑稽可笑,佛如此,她不也是如此?

    苦难总是让人快速成长,也会让人蓦地发现以前从未留意的细节。

    面对未知的恐怖,云梦公主忍不住坐起来,蜷缩着身子,望着身前的那个人,脸上带着难言的惊惧,“你……究竟……要做什么?”

    她直到现在,才看到擒她那人的一张脸,一颗心揪了起来。她从未见过那么难看的一张脸。那张脸上的五官如同糨糊糊上去的一样,却没有一件糊到了正确的位置。不仅如此,那脸还异常的苍白、如同棺材店中的纸扎。

    和这人一比,秋长风那死人脸在云梦公主眼里,可说算是潘安了。

    那人看着云梦公主,突然咧嘴笑笑,好像要吃人一般。云梦公主骇了一跳,就听那人森森道:“人和东西……我都带来了。”那人不但长的恐怖,声音也极为古怪,像是咬着舌头在说话。

    云梦公主一怔,不明白那人什么意思。可很快发现那人并不是对她说话,而是望向她的身后。

    她身后有人?

    云梦公主扭头望去,见到身后只有一片黑暗,暗得让人心寒。就听黑暗中,有人道:“果然是云梦公主……”那声音冷得像冰,云梦公主听到,只感觉有虫子从自己背心爬下去,说不出的讨厌憎恶。可她就算睁大了眼睛,还是看不到说话的那人在哪里。

    那人怎么会知道她是云梦公主,那人认识她?云梦公主心中奇怪。

    长得如糨糊那人道:“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到了。”顿了下才道:“可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黑暗中那人道:“我只看到了云梦公主……”

    挟持云梦那人突然一抖手,“哗啦”声中,一物飞向暗处,有如飞蛾。

    暗处遽然伸出一只手来,接住了那物。那只手坚定、有力,手指细长,云梦公主不待细看,那只手又缩了回去。

    云梦公主这才发现,黑暗中的确站着一人,可那人直如融入黑暗中,就算身影都是模模糊糊。

    黑暗中,就听到刷刷的声音,那是纸张翻动的声音……

    云梦公主听到,一颗心怦怦剧跳起来。她立即想到,那人翻的东西是本书,从刘太息手中抢走的那本什么“歌”的书。

    可那究竟是什么书?让这些人不惜杀人,甚至不惜和朝廷作对?

    不待多想,云梦公主就听黑暗中那人“咦”了一声,口气中满是惊诧。片刻后,就听黑暗中那人道:“这书……怎么会是这样?”

    挟持云梦那人冷漠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本书是我们从刘太息手中拿到。东西都已经交给了你,我要的东西呢?”

    黑暗中那人沉默片刻,缓缓道:“都说如瑶秀天地,藏地撼山川……今日看来,果真名不虚传。”

    挟持云梦那人又道:“我要的东西呢?”他呆板的口气中,带着些不耐烦,似乎对所要的东西极为看重。

    云梦心中暗想,如瑶秀天地,藏地撼山川,这句话究竟什么意思?听他们的意思,抓我的那人原来是用我和那本书换些东西,这神秘人要那本书什么目的,要抓我又是什么用意呢?

    黑暗中那人似乎笑了笑,“你放心,尔黄……”突然顿了下,才道:“答应过你们的事情,绝不会食言。”

    云梦公主更是奇怪,不知道尔黄究竟又是谁?

    挟持云梦那人仍旧是那句话,“我要的东西呢?”

    云梦公主突然发现,挟持自己的那人不但面容僵硬,就算是声音都有些生硬,似乎那人舌头发直,很多地方如同他这个人般,无法拐弯。

    黑暗中那人道:“你要的东西我有……”见挟持云梦那人就要上前,黑暗中的那人叹口气道:“可你要取走你要的东西,还是要先帮我办件事情。”

    挟持云梦那人身子僵硬,眼中露出不满,问道:“什么事?”

    黑暗中的那人悠悠道:“杀了跟着你进来的那个人。”

    挟持云梦公主那人微怔,突然心中惊凛,回头望去,就看到庙门口,月光如水,一人静静的、如岩石般地立在那里。

    那人脸色苍白的垂手而立,看起来神色平静,只有一双眸子却是闪着天星般的光芒。

    那人赫然就是秋长风!

    挟持公主那人惊住,实在想不通秋长风怎么会到了这里。他费尽心思,换乘坐骑,居然还没有摆脱秋长风?

    云梦公主一见秋长风,差点欢喜地叫了起来。她看似不愿秋长风追来,可秋长风蓦地出现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对秋长风的态度,毕竟和对敌人不同的。

    秋长风似乎看出了脸如糨糊之人的困惑,微笑道:“不用想了,我怎么追来的,你做梦都想不到。”他若有意若无意地看了一眼地上的云梦公主,又笑道:“如瑶秀天地,藏地撼山川,甲贺流风水,伊贺火里英……听闻近来沿海一带,多有东瀛忍者出没为乱。而东瀛忍者万千,但眼下以如瑶、藏地、甲贺、伊贺四部最为有名。就算燕勒骑都没有发现你们的潜入,想必你们土遁潜入刘宅,这应是藏地一部的绝招。阁下如此胆大妄为,甚至不惜和大明朝廷作对,莫非是东瀛忍者藏地一部的高手吗?”

    脸如糨糊那人眼中露出惊诧之意,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寻常、普通的锦衣卫,轻易就猜出了他的来历。

    云梦公主暗自惊心,她早知道东瀛倭寇一直为祸沿海一带,不想捉她的竟是忍者。

    黑暗中的那人拍掌道:“好,好一个秋长风,果然有点门道,但你若能猜出他究竟是谁,那才算是本事。”

    秋长风心中凛然,不想那人也知道他的名姓,心中虽诧异,仍旧波澜不惊的表情道:“听说藏地部其中有才干的不少,但有野心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藏地九天,另外一个叫藏地九陷。有才干的人要有野心才会漂洋过海到了大明,阁下莫非是藏地九天?”转瞬摇头道:“不会,听闻藏地九天很是狂傲,绝不会像阁下这么隐忍,这么说……阁下想必就是藏地九陷了?”

    话音落地,破庙中再无声息。就算黑暗中的那人也没了言语,似乎也难解秋长风判断为何如斯精准。

    云梦公主更是诧异,在庆寿寺的时候,她只感觉秋长风多了分运气,懂得乱猜,在青田的时候,她又发现秋长风有分棺材店老板敛尸的本事,可她想不到,秋长风还能如此博学,轻易猜到对手的底细。

    一次可能是蒙的,可次次如此,就不由让云梦公主心中奇怪,感觉这个秋长风,的确和别的锦衣卫有些不同。

    不知许久,脸如糨糊之人握紧刀柄,缓缓道:“不错,我就是藏地九陷!”他不知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压住震惊的心情。

    秋长风不过是个锦衣卫的千户,却对忍者流派、性格特征了如指掌,藏地九陷震惊的不是秋长风的见识,而是在想锦衣卫是天子的亲兵,行事神秘,同时还代表着天子的用意。秋长风对东瀛忍者这般了解,难道说……朱棣早就暗中留意,想对东瀛下手吗?

    黑暗中人终于叹口气道:“秋长风,我们倒是小看了你。”

    秋长风目光闪烁,转望黑暗处道:“你们对我们这般了解,莫非是我们的相好?”

    黑暗中人呼吸略为粗重,半晌才道:“你这么聪明,为何不猜猜我是谁?”

    秋长风扫了公主一眼,摇头道:“这个,倒是很难猜的。”他这句话并非客气,实在是因为他真不知道黑暗中人究竟是哪方势力。

    其实秋长风本猜不到藏地九陷的身份,但当黑暗中人说及如瑶秀天地两句时,秋长风已然追到庙外。云梦公主不知道这两句什么意思,秋长风却见多识广,凭这两句就推出青田连环案可能与东瀛忍者有关,心下震惊,再想到敌人劈叶雨荷的那一刀,更像东瀛所出,又多了一分确定。

    他现身出来,凭借推测言语诈出对手的身份,忍不住又想,根据上师所言,刘太息手中的那本书内容奇异,有哪些人会对此有兴趣?而黑暗中人刻意通过东瀛,让藏地九陷劫持云梦公主,目的何在呢?

    这些事情看起来连环紧迫,秋长风在追踪途中,却早就想出很多不通常理的地方,但眼下他最大的疑惑却是,黑暗中那人究竟是何方势力?

    黑暗中人恢复了平静,淡淡道:“原来你也有猜不到的事情。”

    秋长风哂然道:“我何必去猜呢?”

    黑暗中人不解道:“哦……为什么?”

    秋长风迈前一步,笑道:“我不必猜,因为我问你们就行了。”

    藏地九陷饶是隐忍,听秋长风竟有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意思,忍不住怒道:“秋长风,你未免狂了些。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云梦公主就在我手,你以为凭借一己之力,就可对抗我们?”

    秋长风微笑道:“公主在你手中,与我何关呢?”

    云梦公主本一直为自己和秋长风担心,早觉得自己和秋长风是一条船上的,闻言脸色大变,叫道:“秋长风,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暗中人冷冷道:“他的意思就是,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宰了你!”

    云梦公主本对秋长风印象改观,闻言不由心惊,喝道:“他敢?”

    秋长风接道:“公主,我是不敢的。可我是锦衣卫,天子有令,锦衣卫为成任务,可不择手段,事后无咎。当然了……”笑容中带些暧昧道:“我肯定不会杀你……”

    “但他可借我们的手杀你,事后推到我们的身上,这不是他们锦衣卫的一贯作风?”黑暗中人立即道。

    云梦公主急怒攻心,差点晕了过去。她本以为等到了救星,不想来了个煞神,盯着秋长风,云梦公主咬牙道:“秋长风,你莫要让我活着回去,不然凭你今天的话,你死定了!”

    秋长风看也不看云梦公主,扭头望向藏地九陷道:“现在公主的问题解决了,你们两个,我只要抓住一个,就可明白真相……”

    藏地九陷突然长吸了一口气,瞬间又回到木然的表情,身形躬起,双手几乎垂地,只是说了一个字,“请!”他能由怒极变得平静,倒不愧是东瀛藏地部少见的高手。

    秋长风见藏地九陷姿势怪异,就如个巨型的田鼠要冲过来撕咬的样子,心中凛然,可神色不变,问道:“不一起上吗?”

    藏地九陷何尝不想与黑暗中人联手,但他身为忍者,自有狂傲,这种话,打死也不肯开口的。正犹豫时,黑暗中的那人平静道:“秋长风,你真的这么有把握?”

    秋长风淡淡道:“总比躲在暗中不敢见人要有把握些。”

    他话音一落,破庙中沉寂如死。不知许久,脚步声响起,一人蓦地走出,云梦公主也想看看那人长的什么样,可见到那人的一张脸时,一颗心差点跳了出来。

    那不是一张人脸。

    出来的那人浑身黑色,狰狞五彩的面目,简直如黑暗中冒出的厉鬼!

    可云梦公主转瞬发现,那人不过是在脸上涂抹了五色油彩,遮掩了本来的面目。

    那人出了黑暗,却仍旧和黑暗一样的神秘缥缈,他缓步走到公主身边,从怀中掏出一卷书,亮向秋长风道:“我知道你们不远千里前来,就是为了这本书……”

    那本书封面被撕掉小半,月光下,只有“日月”两字浓墨而写。当初叶雨荷曾从刘太息手中取到小半页纸,上面只写个歌字。若是和这封面一凑,赫然就是“日月歌”三字。

    《日月歌》!

    这本书难道就叫《日月歌》?这本书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竟能吸引这些人赶来,兴起一场腥风血雨?

    云梦公主见了那本书时,一颗心怦怦大跳。就听秋长风轻淡道:“你这般谋划,不也是为了这本《日月歌》吗?”

    鬼面人嘿然笑道:“不错,我很想看看,刘伯温的《日月歌》,究竟写了什么。可不想一看之下,大失所望。”

    云梦公主心中一跳,想不到这让众人抢得你死我活的《日月歌》,竟是刘伯温所写。

    云梦公主当然知道刘伯温,也知道刘伯温对得起大明,对得起朱元璋,但朱元璋却有点对不起刘伯温。

    传言中,朱元璋虽得刘伯温相助取得天下,但对刘伯温出神入化的能力很是忌惮,因此只封刘伯温一个诚意伯的官衔。刘伯温告老还乡,也是因为怕太祖猜忌罢了。而刘伯温病死后,膝下有两子,长子刘琏,被当时的宰相胡惟庸手下逼死,而次子刘璟,因对太宗朱棣直言“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被锦衣卫捕捉下狱,死在牢中。

    刘家人对朱家很是厚道,但朱家人对刘家似乎不算厚道。

    这种时候,云梦公主还能想到这些事情,她事后想想,也感觉有些奇怪。可她更奇怪的是,听闻刘伯温有通天彻地之能,他如果写了本《日月歌》,定当传世留名,可她怎么从未听旁人说过?

    秋长风脸色有些苍白,看着那本《日月歌》,微笑道:“你一会儿只怕会更失望。”

    那鬼面人蓦地放声长笑,笑声中带着说不出的孤傲,双眸在朦胧的月色下闪着妖异的光芒,“秋长风,你很狂。我真的很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失望?”

    话未落,藏地九陷已出手。

    而那鬼面人几乎同时间手腕一翻,从腰间抽出一条白带,迎风展动,亮如匹练。